第三百七十八章 合作愉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莱昂乘坐飞机在东部时间十点多抵达了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这里依旧繁忙,所有人步履匆匆,和菲尼克斯一点儿都不一样。莱昂在停车场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曼哈顿,今晚十一点他有一个约会。

夜色早已笼罩了整个大纽约地区,从外表看这里依旧灯火繁盛,911事件已经过去了6年,进入第七个年头,原本双子大楼所在的位置还是空空荡荡,这是袭击在城市里留下了上伤疤。但莱昂知道,一场更加可怕的袭击已经到来了,他经过7年的酝酿,已经大军压境,兵临城下。

出租车行驶在678号大道上,司机是个五大三粗的白人司机,一脸的络腮胡,看上去很久没有打理了。不过他的音响里却播放着泰勒-斯威夫特的流行乡村单曲《r&bsp;s》,这首轻快的歌和司机本人并不是那么相配。只是看起来司机很喜欢这位今年刚刚崛起的乡村小天后,音乐响起他就摇头晃脑和莱昂聊起天来。

莱昂坐在后排,黑暗隐没了他的面容,所以司机并没有认出这是大名鼎鼎的铁拳教头,他自顾自道:“她的声音真是棒极了,听到她的歌我就想起我女儿,她喜欢玩吉他,住在长岛的乡下,也喜欢乡村音乐。嘿,你喜欢什么音乐?”

这位白人大叔看起来是个很爱女儿的爸爸,莱昂回道:“交响乐。”

“哦,是吗,交响乐,交响乐!城里人的玩意儿,听个音乐还要穿得一本正经,好像要去参加葬礼一样,哈哈哈!还是乡村音乐好,在乡村,在小酒吧里,你可以跟着一起唱。”

莱昂倒是没有反驳什么,附和道:“说的没错,以后我也会去乡下买一栋别墅住,和我的女儿一起。”

一提到房子,出租车司机的语气一变,用劝导的语气说道:“哦,现在买房子可不是什么好时候,你知道吗,我去年刚在亨普斯特德买了房子,百分之百的贷款,今年我已经把它抵押给银行了,哈哈,因为房子跌价缩水了,让我还贷款买价值更低的东西?没门!”

莱昂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看样子这个司机也卷入了这次危机中,而他想大多数人做的那样,直接放弃了房子。这无疑是明智的选择,因为房价下跌,房子的价值缩水,如果继续还贷,他们就是亏本。因为在美国,房产贷款是享有无追索权的,也就是你从银行贷了100万买了房子,房价下跌房产缩水到70万,贷款人可以选择直接把房子让银行收回,自己断供,而剩下的30万损失银行自己承担,不得通过贷款人的其他财产追索。

这项规定让很多人愿意积极贷款买房,同样在房价下跌的时候,把银行推向了深渊,因为房价越是下跌,市场越是疲软,大量缩水房产就囤积在手里,导致银行大面积的坏账,现金流出现问题。

当然,这不过是所有问题揭开面纱的序幕而已,莱昂捏了捏拳头,随着汽车的飞驰,越靠近曼哈顿,他就感觉到血腥味愈加的浓厚了。

……………………

车开了将近40分钟,晚上路上的交通状况不错,出租车从皇后区中城隧道过了伊斯特河,抵达了曼哈顿,已经将近晚上11点。不过曼哈顿看起来和七八点钟没有什么区别,还是很热闹。车停在了纽约视觉艺术学院附近的一家德国餐厅旁边,这里是莱昂和人约的地点,在曼哈顿中城的东南片区,这里是娱乐和饮食场所聚集的地方,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餐饮店,还有电影院、喜剧俱乐部。

莱昂付清了车费,径直入了餐厅,或者应该说叫啤酒馆,里面的人很多,他穿越哄闹的人群,现在正是啤酒爱好者们大肆痛饮的美好时光。莱昂一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正拿着啤酒瓶和人对吹的大汉,那大汉一口气没顺住嘴里的酒都呛了出来,莱昂忙摆手道:“对不起,对不起。”

可这个大汉显然有些醉了,周围几个朋友见他的糗样都笑了起来,让他下不来台,大汉只好拿莱昂出气,嘴里骂骂咧咧,想去揪莱昂的衣领,结果莱昂轻松躲过,转身就要走。可大汉还是不依不饶,上前摁住了莱昂的肩膀,莱昂回身挡开大汉的手,接着突然一记直拳打了出去,“嘭”的一声把大汉手里抓着的啤酒瓶瓶颈给打飞了!

酒瓶还剩下一个瓶身握在大汉的手里,他呆呆的站在那里,感觉脑子一下清醒了很多,那一拳如果打在他的鼻子上,估计会和那个瓶颈一样,直接飞出去吧。莱昂看了看这个大汉,嘴里还是说了声“抱歉”,转身走开了,这回没有人敢拦他了。

当然,整个啤酒馆还是热闹非凡,莱昂的这一拳只是让一个人醒了酒,并没有影响其他人的狂欢取乐。他上了二楼,进到预定的包厢里,终于见到了早先联系好的一位金融经纪人,来自纽约德意志银行的投资分析人,尤金-许。

尤金-许是个美籍华人,个子小小的,圆脸,戴着一副眼镜,给人的感觉就是典型的亚洲小男子,他毕业于复旦大学,很早就来到美国读金融学,之后就到了德意志银行供职。在今年年初,他和自己的上司李普曼就感觉到美国金融市场暗流涌动,一个小对冲基金的精力违背常理的大量买入德意志银行的ds,对赌房地产市场房价下滑。

之后,李普曼和尤金-许一起开始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查分析,在这个过程中国,莱昂利用他在纽约的关系联系上了尤金-许,用他强大的数学统计、分析能力帮助他们进行定量分析,指出了李祥林d定价模型的缺陷,认为美国房地产市场存在巨大的结构性风险。

这一众人嗅到了危急中诱人的香味,那是只有食腐动物才能闻到的味道,是尸体刚刚开始腐烂的味道。美国金融市场从2007年初就已经死亡了,只是这个市场太过庞大了,层层叠叠的金融工具对信息的传递有滞后效应,所以过去了半年多,腐烂才刚刚开始。

莱昂坐下,朝着尤金-许笑了笑,从一旁抽出一张纸巾,把右手擦了擦,上面有些碎玻璃渣子,手上有了点小伤口。尤金-许见状问道:“你的手怎么了?”他说着地道的中文,他知道莱昂精通中文,事实上这也是两人认识并合作的原因之一,尤金-许没想到莱昂一个波多黎各人,中文说的那么溜。

莱昂擦干净手,说道:“有些问题,用拳头解决比嘴巴来的更好用。怎么样,想清楚没有?李普曼是什么意思?要不要跳出来单干?投行有没有动作?”莱昂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尤金-许推了推眼睛,回道:“我还在考虑,如果机会好的话。李普曼已经搞定了金融市场部,下一个t会由他来操盘,你要确定能搞定波士顿财团哦。投行早就开始有动作了,摩根和高盛已经着手做空了。”

和聪明人说话会省力很多,之前莱昂和尤金-许在商讨两个问题,一个是他和李普曼离开德意志银行出来自己做投资咨询,或者成立对冲基金,二就是利用这次危机,拉一个大的对冲基金,大量买入ds,做空房地产市场。依靠第二点,莱昂和李普曼一众人能赚上一大笔,不过莱昂看中的不仅仅是这么点钱,他想让这两人脱离银行自己出来干。

莱昂清楚,他们会不会出来干,关键就看这次这一笔了,他除了帮助他们做数据分析外,另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说服老丈人的波士顿财团旗下的基金加入进来,增加杠杆,让收益再翻一番。

莱昂喝了一大口面前的啤酒,对尤金-许说道:“波士顿那边我肯定会搞定,如果你们决定出来单干,及时告诉我,我会帮你们在纽约找一间便宜又好用的办公楼。”

尤金-许笑了笑:“我们会考虑的,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