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6章 心胸狭隘的女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老大,我们先走一步了啊。”说着,胡莱他们几个便是带着几个女生打车走了。

余下的,便只剩下张丹琳以及梁小涵和郝建三个人了。梁小涵等下跟郝建一起回去,而梁小涵则是说等下她爸会过来接她,所以她不需要人送。

夜色下,三个人站在维也纳KTV的门口,场面开始有点儿尴尬。郝建想跟张丹琳说点什么,毕竟今天还是她生日,但是他还没有单独跟她说一次生日快乐。如若是往常的话随口就说出来了,可关键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有点儿尴尬,便是说不出口了。

他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做,说不是不说也不是,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毕竟她爸还没有过来接她,他也不好意思就直接带梁小涵走了,让她一个女孩子单独留在这。

然而,就在这时,梁小涵却是推了他一下,貌似猜透了他的心思一样,居然主动推他一下。郝建有点儿讶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梁小涵便说:“哎呀,好渴啊,我去买水喝去,你们要喝水不!”

郝建和张丹琳两个人都是有点儿赫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这个时候梁小涵已然是跑远了。借口说是买水,其实只是趁机溜走,然后给郝建和张丹琳一个独处的机会,把该说的话好好说了。

梁小涵走后,就只剩下郝建和张丹琳两个人了,两个人一下子有点束手无措慌张起来。不过郝建作为男生还是拿出了他男生该有担当,笑了一下,就朝张丹琳说:“那个,生日快乐啊,刚才那么多人在也怪不好意思跟你说的。”

张丹琳一笑,就说:“谢谢。”

因为已经开了口,也就没有刚才那么尴尬了,这个时候,郝建便是看着张丹琳说:“你爸会来接你,他大概还要多久才到啊,要不然我和梁小涵一起送你回去算了,反正也顺路,饶不了多远。”

郝建不该提起梁小涵,一提起梁小涵张丹琳就是想起了那天看到的一切,又是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有点儿尴尬,不想去面对,勾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她便嗯了一声,说:“算了吧,我打电话跟我爸说了,他说马上就到,估计要不了多久就来了。”

“哦。”郝建也觉得有点儿尴尬,两个人就像是在尬聊一下,“那行吧,等你爸来接。“

这句话一说完之后两个人就是没再说话,就那么站着,场面一下子尴尬了起来,而张丹琳的爸爸也是一直没有到,梁小涵去买水也是一直没有回来,两个人都是有点儿措手不及起来。

这个时候,张丹琳仿佛像是挣扎了很久一样,突然开口说:“那个……谢谢你今天能过来参加我的生日,谢谢了。“

“哪里。“郝建说。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么客气的时候就感觉两个人之间有了一层距离了,往往关系好的人都是不需要这么客气的,一旦客气起来两人之间便是有隔阂了。郝建感觉到了,估计张丹琳也是感觉到了。

不过,这对于郝建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这样子的话张丹琳慢慢的就会淡忘他,那么她就不会去想他了,估计要不了多久等他走了之后就忘了一干二净了,这是一件好事,皆大欢喜。

索性的,明明发现了两个人关系之间的变化,他却也是没有去改善,而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他不说话张丹琳也是不说话,两个人默默的站着。不多时,梁小涵便是买水回来了,而这个时候张丹琳的父亲也是过来了。

车在张丹琳的面前停了下来,她见是自己的父亲便打开车门上了车。张丹琳她爸对她虽然不太关爱,但多少还是有点做父亲的样子的,见郝建和梁小涵是张丹琳的同学,一直陪她女儿在等他过来,就摇下车窗说:“你们是丹琳的同学吧,谢谢你们啊,丹琳有你们这些朋友真好。“

梁小涵十分甜美的说:“哪里叔叔,我觉得我有丹琳这个朋友才是我这一生的幸事。“

默默一笑,气氛一下子拉近了起来。张丹琳父亲见郝建和梁小涵两个人还站在路边等车,就问:“你们俩住哪,要不我顺路给你们送回去吧,大晚上的打车也是不方便。“

刚才已经够尴尬了,郝建可不想再跟张丹琳坐在同一辆车里面,更何况里面还有她爸,要是让她爸知道他回来那晚他还和她女儿单独待在他家的话,估计他爸会杀了他吧。

他就摇摇头说:“算了吧叔叔,太麻烦了,你还是直接送丹琳回去吧,我们打车回去就好了。“

张丹琳父亲见郝建婉言拒绝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就说:“那行了,那我就先带丹琳回去了,你们路上小心,到家了给丹琳发消息。“

“嗯,好的叔叔。“梁小涵说。

随即的,张丹琳父亲便是发动了汽车,然后开车走了,不一会儿路上就是看不到他的车影了,消失在了夜色里面。夜色下,便是只剩下了郝建和梁小涵两个人,此刻,郝建饶有深意的看了梁小涵一眼。

梁小涵便白眼回敬郝建,说:“看什么看啊?“

郝建一笑,就问:“你刚才特意假装去买水然后留下我和张丹琳两个人在这里,你安的是什么心啊你。“

哪知梁小涵一听郝建这么说脸色就不好看了,登时就是一拳直接锤在郝建的身上,怒怒说:“好你个郝建,我这不是看你俩有什么话要说我在这里你们俩不方便嘛,所以特意走开给你们两个好说话,你居然把我的好心当作驴肝肺,行,那我下次不这么做了。“

郝建有点儿意外,梁小涵居然会这么好心,以前他可是一旦和张丹琳多走近一点她就会像是一个私家侦探一样过来提醒他啊。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梁小涵,就说:“不可能吧,你以前可是生怕我和她单独待在一起,哪怕多说几句话都不行,现在怎么突然这么说了。“

梁小涵白了郝建一眼,就说:“对你好不行,对你不好也不行,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郝建讶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梁小涵又说:“以前是以前,那是我觉得你虽然没有贼胆但是有贼心,但是这一次不同的,我感觉你对我表姐还是一番真情实意的,应该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所以还是网开一面,既然你们两个有话要说,那还是让你们说吧。“

听着,郝建不说话,不置可否,一副认同梁小涵话的样子又是一副不认同的样子。而梁小涵一说完,当即又是一拳锤在郝建的胸口上,就质问说:“唉,你这话说的不对啊,好像说的我就是一个心胸特别狭隘的女人一样,我跟你说你要是这么认为我就有脾气不开心了啊,我今天还帮张丹琳把你给约来了,缓解了你们尴尬的关系,并且在表姐面前也没有说你的坏话,你要是这么认为那可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说完梁小涵还特别赌气的望了郝建一眼,一看,一思量,郝建就是赶紧安慰梁小涵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是我错怪你了,你原谅我好不,就当我是一个小人。“

听到郝建这么说自己梁小涵的表情才是好看了一点,但还是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说:“行了,男人呐就这副臭样子,下次你别再渴望我帮你做什么了,哼。“

郝建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就说:“唉,对不起嘛。“

梁小涵还是嘟着嘴,他就在路边拦下了一辆车,然后两个人乘着车回到了家。回到家后梁小涵就是把外套给脱了,只剩下一身内衣穿在身上,看的郝建差点儿就是起了反应了,这丫头还当真不把他当作是外人啊,居然没遮没拦,就不怕他突然禽兽发作?他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赶忙转移了注意力。

喝了那么多久,又是打的一身的蛋糕,当然要洗澡,梁小涵便是抢在郝建面前洗澡。而今晚梁小涵喝了不少的酒,虽然没喝酒,但还是一身的酒味,郝建便是趁机去煮了一点儿醒酒汤等下给她喝。

梁小涵洗完澡出来之后看见桌上摆着一碗醒酒汤有点儿惊讶,不过还是端起来喝了。随即的她洗完了郝建便是去洗了。

她独自回到卧室睡觉去了。

而郝建洗完澡又忙完一切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然是凌晨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课,趴在课桌上睡觉哪有躺在床上睡觉舒服,他便也没有继续干其他的什么了,赶紧闭上眼睛睡觉。

这一天,就这样子过去了,在睡梦中他好像又将今天这一天在脑海里面过了一遍一样,先是白天上课,然后晚上张丹琳生日,玩游戏唱歌喝酒打蛋糕,以及后面发生的一切,如实的在脑海里面重新过了一遍。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