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成功就像是怀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把门带上!”

到了总裁办公室,舒雅对郝建命令道,却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郝建小心翼翼的把门带上,这才说道:“老婆,不用这么严肃吧?”

“这里是公司,在这里请叫我总裁!”

舒雅冷面无情的道,显然也很生气,这个混蛋才来一天就把公司搞成这样,再这样下去,岂不是早晚要把公司掀个底朝天?

郝建也看出来舒雅是真生气了,连忙收起笑脸,一本正经的道:“是,总裁大人。”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舒雅十指交叉撑在桌上,目光灼灼的盯着郝建。

“男人嘛,聚在一起自然就免不了吃饭扯牛皮嘛,我哪知道那个马屁精会那么较真。”郝建撇了撇嘴,一副我是无辜的样子。

“是梁科长!”舒雅纠正道。

“梁马屁。”

舒雅叹了口气,果然她是没办法改变这个无赖!

“梁科长这人就是这样,性格比较严谨,毕竟他是军人出身,和你这种无赖可不同,他可是有组织有纪律性的。”

“该丢的东西还不是一样在丢?”郝建轻蔑的撇了撇嘴:“我看啊,他不敢去惹老孙头,就只敢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

要是真那么能,他怎么不敢去和老孙头对着干?

“反正你以后少点去惹他,他可是特种兵出身,我可是亲眼看见过他一拳打穿铁板的。你要是挨揍了,我可不管你。”舒雅警告道。

“打穿铁板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能金枪不倒,下体挂板砖呢!”郝建不满的道。

“噗嗤。”

舒雅只气的差点吐血,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瞪了郝建一眼:“反正你以后给我老实点。”

“是是是,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郝建鬼鬼祟祟的来到舒雅的身后,然后替她按摩了起来。

舒雅秀眉一皱,不过也没有拒绝,闭着眼享受起来。

“对了,今天我看到一个很帅的男人进了你的办公室,他是谁啊?”

郝建不禁问道,他当时正好和赵子良同乘一辆电梯呢,所以自然就看到赵子良上了最顶层。

最顶层除了总裁办公室就没有别的去处了,所以说他一定是来找舒雅。

“一个令人讨厌的人。”舒雅睁开眼,不耐的说道。

“你父亲派来的?”郝建问了一句。

舒雅顿时惊愕回头:“你怎么知道?”

她可没和郝建提起过赵子良,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那还用问吗?能够让我的美女老婆这么烦心的,除了你的那位神秘父亲还能有谁?”

其实郝建也是猜的,因为舒雅从来没有和他提起过赵子良,那就代表赵子良在舒雅的心里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而以她的性格,是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而心烦,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提起自己的那位父亲,舒雅的表情有些黯淡,这种表情是她从未在人前展示过的,宛若一个受伤的孩子。

“郝建,你愿不愿意听听我的故事?”舒雅看着郝建,虽然在询问,但眼神却充满期盼。

“嗯,只要你愿意说,我都愿意听!”郝建自然不会无趣的拒绝。

而后,舒雅便告诉郝建有关于她的一切,其中也自然包括了她的那位父亲。

原来,舒雅的母亲是一个大小姐,出自一个豪门,她现在所掌控的公司就是她母亲所在的家族留下的。

但却因为嫁错了人,所以后半生都活在痛苦当中。

舒雅的父亲是个不务正业的社会青年,在一次聚会中见到舒雅的母亲,然后用卑鄙的方式夺走了她的身子,强行倒插门当了上门女婿。

自那之后,就是舒雅母女俩的悲惨日子的开始!

她父亲从不工作,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在舒雅童年时,看到最多的就是自己母亲的哭声和父亲的打骂声。

而在她十八岁那年,她的父亲包养了一个情妇,被她母亲发现,之后她母亲含恨自杀了。

而这不是最可笑的,最可笑的是她父亲包养女人的钱,还是从她母亲手里拿的。

她的母亲赋予了他丰厚的物质生活,为他生儿育女,可都不能唤起他身为丈夫或者父亲的一丝情感。反而被他恩将仇报,含恨自杀!

这一直是舒雅心里头的一根刺,也注定了她永远不可能原谅自己那个禽兽不如的父亲。

之后她父亲就带着一笔钱和那个情妇消失了,从此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也没回来看过舒雅一样,像是完全没有舒雅这个女儿似的。

而舒雅也不觉得悲伤,能够从他父亲的身边离开,是她这辈子最值得庆幸的事情。

可令她意料不到的是,她的父亲前不久又出现了,原因是因为他和那个情妇把钱挥霍光了,身上没钱了,但这一次回来,却不仅仅只是为钱那么简单,他是想整个公司!

她父亲也是够卑鄙的,她知道钱总是会花光的,但如果有一个赚钱工具的话,那就不一样了,而公司无一就成了他的首要目标。

这也是为什么舒雅那天会在酒吧借酒浇愁的原因!

因为她爷爷立下了遗嘱,舒雅婚后才能得到继承权。

在这之前,她的那个无耻父亲,也同样拥有继承权,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心急结婚,甚至不惜以死相逼。

因为,她就算是死,也不要将母亲的心血交给那个男人。

看着舒雅俏脸之上的泪痕斑驳,郝建心头一阵怜惜,满脸的感慨:

“做一个女人难,做一个成功的女人更难!成功就像是怀孕,别人都会恭喜你,却不知道,你被搞了多少次!”

嘎!

舒雅原本以为这混蛋在安慰自己,但是听到最后,她的俏脸猛然一僵,紧接着秀眉缓缓皱起,一丝丝怒火在飞速凝聚,最后汇聚成檀口之中的:

“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