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从今往后,我守护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窗外,传来一缕寒风,撩动着舒雅的秀发,她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泪痕,但嘴角却在笑。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啊。”

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永远不愿被人触及的柔软,可她今天说出来,所以她现在很轻松。

一直以来她都压抑了太久,而现在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放下了。

和舒雅不同,从办公室出来,郝建却感觉自己的心沉甸甸的。

因为他意识到,这是个脆弱的女人,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她也会需要人保护。

郝建背靠着办公室的门,深吸一口烟,然后吐了出来,仰望着天花板笑了起来。

从今往后,我来守护你!

门里门外,两道身影,却在此时产生了无声的羁绊。

……

“什么,总裁居然不开除你?”铁山等人大吃一惊。

“怎么,你们很想我被开除吗?”郝建不爽的说道。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觉得有点吃惊而已。你跟我们说说,总裁到底因为什么放过了你们?”

铁山等人将郝建围了起来,都很好奇!

这不应该啊,按照总裁的性格,现在郝建应该是卷铺盖滚蛋无疑才对。

“哦,总裁说我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公司发展离不开我这种人才,所以好言好语的把我挽留了下来。”

“屁!”

众人才不信,公司发展离不开你这种人才?如果公司发展要靠一个司机的话,那离倒闭也不远了。

“好吧,实话告诉你们,实际上是因为总裁是我的未婚妻。他敢开除老子?看老子回家不弄得下不了床!”郝建真的好贱的说道。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除非总裁眼睛瞎了,不然都不可能看上你。”

“就是。郝建啊,我看你也别做白日梦了,要真想女人了,哥今晚带你去发廊,介绍里面的头牌小翠给你认识。虽然比不上总裁,但有总归比没有好。”

一个外号叫黑鬼的保安说道,为什么叫黑鬼,自然是因为他很黑的原因。

郝建苦笑,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当别人说假话的时候信以为真,可说真话的时候偏偏不信。

“既然他不肯说就算了,我们也不逼他。既然他没有被解雇,那今晚我们下饭馆庆祝!”铁山提议道。

几个人说走就走,直接就朝着铁山所说的那间饭馆进发。

那是一家叫做味觉府的餐馆,名字倒是取得挺新颖的,而装潢什么的也比较上档次。

“这里该不会很贵吧?”老张问道,要是太贵的话,他可出不起。

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就已经商量好了他们几个一起筹钱请客,庆祝郝建没被炒鱿鱼,同时也庆祝他们又认识了一个好哥们。

而郝建也觉得和这些保安相处很轻松,虽然他们活在社会的底层,甚至有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

但郝建却不会因此而看不起他们,因为正是如此,才显得他们简单憨厚。

“不会,我和我家婆娘来过,这里是出了名的物美价廉,不会有错的。”铁山招呼他们入座。

可屁股还没坐热,郝建他们就听到隔壁桌传来一对情侣的争吵声。

“什么?宋志邦,你竟然让我去跟你的上司上床?我可是你的女朋友啊!”那个女人激动的道。

“嗯?”郝建皱了皱眉,这个女人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紧接着就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小点声,这里那么多人呢。我这不是也没办法,最近公司准备提携一个副总裁,可名额却不只我有一个,在这个时候要是不使用些手段,那机会可就溜走了。我这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着想啊,你想啊,要是我当上了副总裁,以后你不也能过上好日子。”

“真是人渣。”铁山冷哼一声,居然让自己的女人陪别的男人睡,这种男朋友还真是够极品的。

郝建笑了笑,却不打算多管闲事,不过这样的渣男他在电视上是见多了,生活中还是头一回遇到。

“你无耻!就为了一个职位,你就让你的女朋友去跟人上床?你还算是男人吗?”

女人激动的道,隐约间可以听到她的哭腔,显然男朋友的行为已经伤害到她了。

“只要一个晚上,一个晚上就好。而且我们虽然谈了几个月了,你却一直不让我动你!你现在还是处子之身,而我那位上司最喜欢的便是处子了!”男人哀求道:

“只要你答应,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嫌弃你,等我升职后,立刻和你结婚!“

“你去死吧!”女人咆哮道。

然后郝建他们就听到有人起身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了泼水的声音。

“贱女人,你竟然敢泼我?”那个男人也愤怒的站起身来,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咆哮道:

“你可别忘了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的那些名牌包包和首饰,哪个不是我买的?现在要你做点事情你就推三阻四,你还真是忘恩负义啊!”

“多少钱,我全部都还给你!”女人试图挣开他的手,她的尊严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行啊,一百万,你现在拿来。”男人冷笑道。

“不可能,怎么会那么贵?”

女人不相信,他总共就给自己买过五六件东西而已,虽然价值不菲,但绝对不可能过百万的。

“又不是你买的,你怎么知道价钱?要么把钱还给我,要么就老老实实的陪人睡觉。让我那个上司破了你的处子之身,让他满意!”

男人也彻底豁出去了,不顾众人那奇怪的目光,面色狰狞的说道。

而那些人也都是看着,却不上前阻拦。

这大概是每个华夏人的陋习,那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似明哲保身,实际上却不过是自私冷漠罢了。

最冷不过人心,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你休想!!!”女人哭喊着道,她怎么可能去陪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上床,就算死,也不可能!

“不?我看你找死!”男人暴喝道,直接扬起巴掌朝着女人的脸就呼了过去。

“啊!”女人吓得大叫了一声,紧逼闭眼。

可就在巴掌即将打在女人脸上的时候,一只厚实而有力的手掌抓住了他的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