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你真没礼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现在是在跟你说我的问题吗?你不要本末倒置了。”舒雅几乎是咆哮了起来。

郝建闻言全身一僵,然后作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其实,我刚才是去扶来奶奶过马路去了。”

“滚你妈的!”

舒雅忍不住爆粗口了,就像是最后一根神经崩断了似的,这个混蛋是在挑战他的忍耐极限。

刚才还说喝酒去了,现在就说扶老奶奶过马路,你敢再假一点吗?

而且郝建一身的酒气,怎么看都像是去喝酒了好吗?

“舒雅,你怎么骂脏话?”郝建很吃惊的说道,这还是他头一次听到舒雅骂脏话。

“我没有。”

舒雅直接甩脸子,心里也是惊讶无比,自己怎么就骂脏话了呢?自己以前可从来不这样的啊。

舒雅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钻,身为淑女竟然骂脏话,这太有失体统了。

舒雅从小在豪门长大,接受的也是贵族教育,从小到大她可都没骂过一句脏话。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就失态了。

这句话还是她在电视上学的,觉得很有意思,但一直不敢用,今天被郝建这么一激,她就忍不住脱口而出。

一定是那家伙害的,一定是的。

舒雅在心里暗暗想着,并且安慰自己自己是一点也不想说脏话的,都是被郝建激的。

“你明明就有,你刚才说滚你妈的,我听得真真的。”郝建表情错愕,想不到这个女人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

“我没有!”舒雅提高了音量,并且冷冷的看着郝建。

“好好好,没有没有。”郝建只能认怂。

舒雅这才坐回沙发上,却还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今天你失职了,扣你一个星期的薪水。”

“什么?”

郝建直接就不爽了,但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擦了擦手掌赔笑道:

“舒雅,这太多了吧,要么扣我一天的?要不,两天也行?”

“想得美,你要搞清楚,你那可是公车私用,害得本小姐要自己打车回来,你知道的士车每天上上下下多少人坐有多脏吗?”

不提这茬还好,一听这舒雅就险些抓狂,今天坐车还被的士佬给调戏了,这都是郝建害的。

“你怎么不说你娇气。”郝建嘟囔了一句,人人都能坐,就你不能坐。

“你说什么?”舒雅俏脸含煞,杀气腾腾的望了过来。

“没,我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郝建笑脸相迎,心想算了,反正今儿个也赚了两百来万,那点小钱,他不在乎。

这两百万他拿的一点压力都没有,因为他知道那个庄逸斌是没有胆量来找他报仇的,当然也不可能报警。

如果报警的话,那不就等于是连他自己也给告发了吗,毕竟他可是唆使他人蓄意伤人,试图扰乱社会治安的,而且到时候他逼迫自己女朋友陪上司的丑事,也会被揭露开来。

如果庄逸斌还有点脑子的话,那他就不会这么做。

“好了,我要洗澡了,以后这种事情我不想再发生,要不然有你好过的。”舒雅冷声喝道,再有下次,她一定会好好收拾郝建了。

以舒雅的性子,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马虎懒散了,她是个完美主义,事事都追求极致。如果郝建真是她的员工的话,她早就把他给开了,哪里会让他在公司里蹦跶。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了。”

郝建故意露出诚恳的表情,两只眼睛“不灵不灵”的狂闪,在舒雅的娇躯上不断的扫视,闪耀着诚恳的光芒。

“你真猥琐。”然而,舒雅就很不给面子的来了这么一句。

郝建脸一沉:“你真没礼貌。”

等到舒雅回到房间,郝建这才坐了下来,给自己点上一根烟。

但当他看了一眼四周之后,不禁摇头微笑了起来。

此时的家,和他住的那时候简直天差地别。

房间的墙壁上被贴上了粉红色壁纸,这种色调显得很温馨,阳台上堆放着的啤酒瓶也被尽数清理,屋子的地板一尘不染,茶几和餐桌都换上了桌布,并且放上了花瓶,整个房子带着浓浓的家的味道。

烟雾在郝建的脸上缭绕,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确定他是在笑。

此时他心想:这就是平静的生活,好像也挺不赖的。

此时此刻,他才终于体会到家的温馨。

“好了,我也该弄点东西吃了。”抽完一根烟,郝建直接站起身来,走向厨房。

因为餐桌上都在喝酒,整场下来他都没怎么吃东西,现在打算自己弄点东西祭祭五脏庙。

舒雅在房间内收拾好内衣内裤,准备往浴室走,却刻意的把内衣裤保在睡衣里,生怕郝建会看到。她的外表很冷酷,但其实内心很少女。

“哗。”

花洒被拧开,舒雅任由水流冲击那娇嫩雪白的娇躯,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死家伙,说什么喝酒去了,身上却有女人的香水味,真是个大骗子!”

舒雅嘀咕道,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灵敏,但落在舒雅的身上,却成了嗅觉很灵敏。

刚才郝建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身上浓重的酒气中却仍然混杂着一丝香水味,虽然微乎其微,但却依旧被她捕捉到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舒雅才会特别生气。

怪不得不来接自己下班,敢情是跟别的女人幽会去了,还故意把手机关机了,是怕自己坏了他的好事吧?

一想到郝建现在身份是自己的未婚夫,行为却如此的不知检点,舒雅就倍感愤怒。

再者说了,自己这个大美女就在他面前,他不每天守着就算了,还老是到外面去拈花惹草,自己有这么差吗?

舒雅在镜子面前仔仔细细的照了照自己的玲珑躯体,然后得出一个结论:

“一定是那个家伙眼睛瞎了。”

可就在此时,舒雅发现镜子上有个黑点,有大拇指那么大,形状有些古怪。

舒雅回过头去,但却发现身后的墙壁并没有那个黑点,然后舒雅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表情顿时就变得很古怪了,那眉头在抽搐,那嘴角也在抽搐,一种名为惊恐的东西缓缓在脸上凝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