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岚姐的误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刷!

玉-腿虽然纤细,但是带着一股凌厉,直奔郝建的裤裆!

就在舒雅以为自己的偷袭成功的时候,郝建的双腿却毫无预兆的一夹,直接把她的玉足给牢牢夹住了。

舒雅当场就懵了,而后便知道阴谋败露,闹戏成怒的吼道:“放开我!”

“小娘皮子,敢偷袭本大爷?本大爷要给你点颜色瞧瞧!”郝建桀桀怪笑的说道,一副淫邪的模样。

“这都怪你!谁让你看我的!”

舒雅理直气壮的道,这混蛋太没风度了,连让自己欺负一下都不肯。

“那我可不管,反正你偷袭了本大爷,而且还是用那么阴毒的撩阴腿,本大爷一定要教训你!”

郝建一只手抓住舒雅的脚,看着那只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嘴角顿时泛出一丝邪笑,而后对着舒雅脚底板划了一下!

“哎呀,痒死了……郝建……你放开我……”

舒雅脸红的都仿佛要滴出血来了,她想要抽回自己的腿,但郝建的双腿就跟铁钳似的,她根本就没办法。

尤其是感觉到脚上传来的酥麻感,一种种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舒雅也感觉自己快要不对劲了。

“嗯。”

一声绵柔而动人的声音,突然从舒雅的口中传出。

下一刻,郝建傻眼了,舒雅石化了。

这样的事情,完全出乎二人的意料,谁也没有想到。

郝建没想到舒雅会直接动情了,舒雅也没想到自己会忍不住。

一时间气氛变得很尴尬,一种名为暧昧的东西,在空气中流动。二人谁也不说一句话,谁也不敢动弹一下,宛若两尊雕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舒雅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便主动开口道:“那个,你把我放开吧。”

“好。”这一次郝建没敢继续耍无赖,老老实实的松开舒雅的腿。

然后舒雅就直接扭头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快速把房间门给关上,连澡都不洗了。

她背靠在门上,重重的喘着粗气,拳头在胸前紧攥着,至今还未能从那震惊中回过神来。

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呢,这跟****有什么区别?而且还是在那个家伙的面前。

舒雅气得撅起嘴,真想打自己一巴掌。

她感觉自己和郝建在一起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很奇怪,易怒,烦躁,现在还当众失态,曾经是情绪的主人的她,现在好像成了情绪的奴隶。

而在外头,郝建也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果然玩笑不能乱开啊,要不然就有可能玩出火来。

。。

“妈妈,好吵啊。”与此同时,隔壁岚姐的住所,小丫头彤彤从睡梦中惊醒,看着枕边的妈妈说道。

岚姐也露出了一丝苦笑:“没事了,快睡吧。”

彤彤再度闭上眼睡去,但岚姐却抬头看着隔壁的墙壁,心想明天一定要和郝建他们说说才行。

办事不是不行,但至少得要小声点吧。

原来她也听到了楼上的动静,但却下意识的以为郝建和舒雅是在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隔天吃早餐的时候,岚姐就趁着舒雅和彤彤不在,便把郝建拉到一边说教。

“臭小子,你们俩干柴烈火我管不着,可是晚上能不能动心小一点。昨天那叫声估计整栋楼都听到了,连彤彤都被吵醒了,她隔天可是要上幼儿园的,你们得要注意点影响啊。”岚姐苦口婆心的道。

“啊?”郝建一怔,而后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敢情岚姐是误会了啊。

“跟你说认真的,你笑什么!”岚姐很生气的说道。

她的俏脸上飞上一抹红晕,狠狠的瞪了郝建一眼,她认真的在和郝建说话,可是郝建却没当一回事。

“岚姐,你误会了,昨天晚上我和舒雅不是在那啥,而是她看到了蟑螂,所以吓的大叫。”郝建解释道。

“少来了,你岚姐是过来人,什么是尖叫什么是床叫还分不清吗?你也别不认,我说这话不是责备你们的意思,毕竟你们年轻人有时候把持不住也情有可原,只要你们下一次在办事的时候,小点声就可以了。”

然后郝建就无语了,只能苦笑点头:“好吧,我记住了,下次一定注意。”

“还有啊,下一次记得轻一点,我昨晚听舒雅叫的挺惨的,女人是需要呵护的。”岚姐再叮嘱一句。

郝建直接就要哭了,幽怨的看着岚姐:“岚姐。”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反正你自己注意。对了,今天下班之后记得来帮我装灯管,屋里的灯管坏了,诶,我话还没说完呢。”

还没等岚姐说完,郝建就一溜烟的跑了,他害怕再在这里呆下去,岚姐要再说出更多惊世骇俗的话来。

她一个女人说着不觉得脸红,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听着都觉得害臊。

这也是因为岚姐没把郝建当成男人看,而是当成弟弟看待,所以她是在以一个大姐姐的角度和郝建谈话,自然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岚姐刚才叫你去干嘛?”舒雅看到郝建回到车上,不禁好奇的问道。

郝建苦笑道:“她让我们以后晚上办事小点声,昨天晚上把彤彤给吵醒了。”

“啊?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在办事啊,你跟她解释过没有?”舒雅急了,郝建可以不要脸,可她却不能不要。

“解释了啊,可是她不信。”

舒雅表情僵住,而后狠狠的掐了郝建的腰间一下:

“都怪你,要不是你昨晚撩我,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岚姐也不会误会,你让我以后怎么去面对她?”

“放心,她晚上让我去给她装灯管,到时候我再给她解释解释就行了。”

“什么,你晚上要去给她装灯管?”舒雅暗暗吃惊的道,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因为她总感觉岚姐看郝建的眼神不太单纯,乍看之下似乎是姐姐看弟弟,但仔细一看,却好像眼神中还含着其他的什么东西。

舒雅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她就感觉很不舒服。

“是啊,怎么了?”

郝建发动汽车,却不解的看着舒雅,装个灯管怎么了,怎么舒雅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觉得装灯管这种事情应该很简单吧,她难道就不能自己做吗?”舒雅有些埋怨的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