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别废话,先分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因为苏琴并不知道郝建和铁山他们是认识的,还以为铁山他们是真的来抓郝建的呢。

这近一万块的定金也就只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了。

看到黑鬼一边点钱一边离开,苏琴嘴角牵动一丝恶毒的弧度:

“郝建,我说了,要让你付出代价,就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我勒个草,哥们儿,我说你也太牛逼了,连那个狐狸精也敢招惹,你不怕她一口把你给吞了?”在电梯内,铁山松开了郝建,同时给郝建丢过去一根烟。

郝建接过烟然后点上,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怕个球,她吃我?哥能把她弄得几天下来床!”

“你们是怎么闹起来的?”铁山好奇的问道。

而后郝建就把今天早上的事情给重复一遍,唬得铁山是一愣一愣的。

“我去,敢这么和苏琴说话,你还是头一个。”铁山对着郝建竖起了大拇指。

“靠,谁知道她就是你所说的那个苏琴,一打电话过来态度就那么嚣张,任谁都会不痛快吧。”郝建却满不在乎的道!

是苏琴自己态度不好在先,可不关自己的事。

“那你当众揭她短,还占了她便宜,她就痛快了?”铁山哼哼怪笑两声,这混蛋根本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我可管不着,反正我是痛快了。”郝建说道。

而后看到黑鬼一直背对他们,默不作声,便推了他一把:

“哑巴了,怎么不吱声啊?”

“别吵吵,数钱呢。”黑鬼没好气的道,继续专心致志的数钱。

“靠,你哪来那么多钱?”铁山也看到黑鬼手里厚厚的一叠钱,顿时吃惊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苏琴给的啊,她让我把郝建打残废然后送到警察局,我心想有便宜干嘛不赚,就拿了。”

黑鬼笑了笑,他算是点清楚了,刚好九千块。

“那女人可真的歹毒啊。”郝建先是咒骂一声,然后道:

“别废话了,先分赃,见者有份。”

然后三人就一人三千块,给揣进了兜里。

铁山哈哈笑了两声:“你们说要是苏琴知道我们是一伙儿,那会是什么表情?”

“不知道,不过我想一定会相当丰富。”

郝建几乎已经可以想象苏琴的表情,如果她明天看到自己毫发无损的出现在公司,只怕会抓狂吧。

“可是万一她去总裁那里告状,让总裁开除你怎么办?”

铁山有些担忧了起来,如果那样的话,郝建可能就真的要滚蛋了。

“放心吧,总裁是不会开除我的。”郝建很自信的道,开玩笑,那小妞敢吗?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铁山和黑鬼都怔住了。

郝建叹了口气,道:

“我之前不都跟你们说了吗,总裁是我老婆,我让她往左,她不敢往右!我让她向前,她不敢退后!她敢开除我?”

黑鬼和铁山看了郝建一眼,眼中的鄙夷清晰可见。

“艹,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不如我们把这九千块钱留下来,给他看心理医生吧,我怀疑他有妄想症,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滚你麻痹。”郝建没好奇的骂道。

“郝建,你不是摸了那娘们儿吗,倒是给我们说说看手感怎么样?”黑鬼搓着手问道,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

他是没可能摸苏琴了,但听着能过过瘾也算是可以了。

“那娘们儿填满了硅胶,摸起来就跟摸皮球似的,很没劲。”郝建却如此说道。

闻言,铁山和黑鬼都有些失望:“不会吧,看起来挺大的啊。”

“大管屁用,摸起来舒服才是王道。”

“有道理。”黑鬼和铁山同时点头。

因为演戏要演全套,所以黑鬼他们自然要把郝建带回保卫科的。

但没想到梁老板也在保卫科里头,看到郝建走了进来,他顿时不爽的哼了一声。

郝建全当没看到他,直接坐在保卫科的沙发上,拿起那部老到掉渣的诺基亚,玩起来唯一的游戏,贪吃蛇!

黑鬼他们看到梁老板在这里,也不敢和郝建聊天,假装低头忙自己的事情。

“整天在公司里头游手好闲的,你就那么有空吗?公司出钱,可不是养你这种废物的!”

梁老板等了一阵,发现郝建居然还不走了,立马就忍不住出口训斥了。

郝建放下手机,看了梁老板一眼,嘴里吐出一句话:“关你屁事?”

然后他就仔细低头玩手机,心里却想:真他娘多管闲事,这姓梁真的是闲的蛋疼,一天不挨吊就不舒服吧。

黑鬼他们也都被郝建那犀利的言论给逗笑了。

“你游手好闲那是你的事,但你不要打扰我的人工作!”梁老板目光灼灼的道,脸上尽是怒火。

这混蛋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尊重他,他的忍耐早已到了极限。

“啧。”郝建啧了一声,脸上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自己坐在这里可什么都没做啊,他竟然还说自己打扰他的人工作,这是存心想找茬吧?

“怎么,难道我说错你了吗,你不就是整天游手好闲吗?我听说总裁安排你到后勤部去了,你不在后勤部老老实实的呆着,到我这里来溜达什么?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梁老板毫不客气的说道,眼睛眯成一条缝,里头藏着讥诮!

郝建不说话,而是把嘴里的烟,放在烟灰缸里掐灭,而后突然一抓烟灰缸就朝着梁老板砸了过去。

“砰!”

烟灰缸摔在墙壁上,顿时四分五裂。

梁老板惊愕的看着郝建,没想到他会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手,刚才要不是他躲闪的及时,现在估计已经给开瓢了。

可即便如此,他的眼角还是玻璃碎片给划出一道血痕。

铁山他们都已经惊呆了。

而郝建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

“刚才那一声啧,就是在对你的警告,意思是告诉你,不要没事找事干,但你似乎根本不懂我的意思,那我就只好发出更加响亮的声音来让你知道了。”

郝建脸上的表情渐渐趋于阴暗:

“我知道你对我忍耐到了极限,同样的我对你的忍耐也到了极限,所以现在我们两个最好就是谁也不要开口,以免发生不可收拾的事情,你觉得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