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你确实不要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袁姗姗一头黑线,心里那个气啊。

不过这也代表她真的误会郝建了,谁能想到那家伙说的是这个啊,一开始他又没说清楚。

有个地方很大,正常人都会联想到那里吧?

“我就说嘛,大叔看起来就不像那样的人。”

车小小松了口气,她对郝建其实印象还不错的,主要这家伙比自己还要疯,而且好对自己爱搭不理的,让她很在意。

那是因为郝建对小萝莉无爱,他喜欢的是胸-大-屁-股圆的御-姐和熟-女。

“哪样的人?”郝建一脸的疑惑,他并不知道袁姗姗和车小小在他来这之前在议论什么。

“没什么,那我能回去上班吗?”

袁姗姗连忙摆手,她哪敢把之前的谈话告诉郝建啊,原来是自己误会,这个部长不是变态啊。

不过这部长未免也太逗逼了吧,哪有刚见面就给职员看自己二头肌的,显摆也不是这样显摆吧?

“你的入职手续已经办好了,明天设计部上班,这是你的工牌。”郝建直接把一个工牌递给袁姗姗。

“你不生气吗?我之前那样骂你?”袁姗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郝建竟然连她的工牌都准备好了,可自己之前竟然还那样骂他,太不应该了。

“说起这事,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骂我不要脸?”对此郝建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呃,因为你确实不要脸……”车小小很认真的对郝建说道。

郝建:“。。”

.

“护士小姐,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我现在找到工作了,下个月就能发工资了,到时候我一定会把欠的医药费补上的。”

医院内,袁姗姗对着一个小护士苦苦哀求道。

她想要把找到工作的好消息告诉自己妈妈,可一进门就被负责她妈妈的护士给堵了。

“你们已经拖了一个星期了,我真的帮不了你们了,如果你们再不交住院费的话,我就只能请你妈妈搬出医院了。”那个护士也是无奈的说道。

“真的没办法通融吗?”袁姗姗哀求的说道。

护士摇了摇头:“没办法了,我也知道你们家有难处,但这是院方的意思,我只是个小护士,是做不了这个决定的。”

“好吧,对不起,是我太冒昧了。”

袁姗姗失落的低下了头,眼中也略微有泪光闪烁。

她母亲得的是心脏病,而且是很严重的心脏病,一旦出院,再发病的话那可是随时都会没的。

看到这里,那护士也有些不忍,叹了口气道:

“这样好了,我再替你拖三天,可就三天的时间,你抓紧时间去筹钱,如果到时候再没办法交住院费,那我也帮不了你了。”

“好的,谢谢你护士小姐,真的很谢谢你。”袁姗姗眼中带泪,很激动的说道。

护士摆了摆手:“去看看老太太吧,她最近很挂念你,老是念叨你。”

“嗯。”

袁姗姗喜极而泣,却连忙擦干净自己的泪水,朝着她妈妈的病房走去。

而到了病房门口,她深呼了一口气,那疲惫的面容随之挤出一道灿烂笑容,推开门走了进去。

“妈,我来看你了。”

病房内,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但老太太的脸色却是苍白如纸,显然气色很不好。

而在病床旁边,坐着一个消瘦的少年,手里挽着拐杖,一条裤脚空荡荡,却是一个残疾人。

这两人便是袁姗姗的母亲和弟弟。

看到袁姗姗来了,老太太显然很高兴,但看到袁姗姗的脸色之后,却又皱起了眉头,嘴里吐出两个字:

“瘦了。”

听到这话,袁姗姗心酸的想哭,但她还是忍住了,走了过来:“妈,你好点了吗?”

“嗯,医生说我的病情很稳定,不用操心。不是跟你说了吗,要是忙得话就不用过来了。”

老太太嗔怪的说道,虽然很想念女儿,却又不想女儿来看她。

“妈,我已经找到工作了,是一间大公司,试用期工资就有四千块,以后我们不用受苦了。”袁姗姗抓着老太太的手说道。

“真的吗?我就知道我们家姗姗一定会出人头地的。”老太太很高兴的笑了起来。

“所以妈妈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情,安心养病就好了。”袁姗姗鼓励的说道,在这个时候,她选择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而后,袁姗姗看了身旁的弟弟一眼,奇怪的道:“今天是周一,你不用上学吗?”

闻言,袁志邦的目光有些闪烁,说道:“今天学校教师装修,所以没有上课。”

袁姗姗眉头微皱,有些怀疑,但是终究没往心里去。

袁姗姗和老太太聊了几个小时,这才起身离开。

而袁志邦却立马起身,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跟了出去,顺带把病房门关上!

出了病房,袁志邦这才对袁姗姗说道:“姐,我不想读书了,去外面找工作,补贴家用。”

袁姗姗脸色顿时一沉:“说什么傻话,你现在可是高三了,上了大学你多的是时间打工,何必急于一时?这关乎你的前程,绝对不行!”

袁姗姗还知道,像她弟弟这种情况,又有谁肯给他一份工作呢!

“可我们家不是连医药费都快要交不起了吗?”袁志邦低着头,一双虎目泛着泪花,不去看袁姗姗的目光。

袁姗姗表情一僵,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

“你别蒙我了,护士小姐已经来找过我了。”显然,袁志邦什么都知道了。

袁姗姗微笑,然后给自己弟弟一个大大的拥抱:

“弟弟,相信姐!钱不是问题,姐姐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只要好好的上学读书就可以了,别忘了,你可是我们家未来的顶梁柱啊。”

“姐……你为这个家牺牲的太多了……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袁志邦哭了起来,袁姗姗为他们这个家做的太多太多了。

虽然她一直不说,但袁志邦是知道的,在他父亲死后,他姐姐一有空就去捡破烂卖,为的就是换几个钱。

一年到头一件新衣服都没有,为了供他上学,她姐姐上大学的时候一天要打几份工,一天只睡四个小时,还要去上课。

对此,袁志邦是又感动又愧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