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因为我是孤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借什么?”

郝建一愣,心中不由龌蹉的想道:

难道这小妞看我仪表堂堂,风流倜傥,想要借我身体里最珍贵的东西吗?

袁姗姗可是不知道郝建心里的猥琐心思,此刻俏脸绯红的说道:

“我。我想找你借点钱。”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袁姗姗的双手就紧攥着自己的衣角,因为她从来没有找人借过钱,所以她感到很羞耻。

袁姗姗是一个内心很骄傲的人,她从来不求助于任何,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郝建闻言眉头一皱,对此也很诧异,因为他和袁姗姗才认识一天而已。袁姗姗就找他借钱,这实在是有些唐突了。

而看到郝建皱眉,袁姗姗羞耻的都快要哭出来了,她以为郝建皱眉就代表着不同意。

也是啊,毕竟自己和他认识才不到一天,他凭什么借自己钱?袁姗姗也不知道郝建以后会怎么来看待她。

“那个,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打扰了,再见!”

袁姗姗冲着郝建深深鞠了个躬,然后转身就跑,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钻。

“慢着!”郝建此时却大声喊了出来,阻止袁姗姗离开。

袁姗姗的身形一僵,有些尴尬的回过头来:“有什么事吗?”

“我能问问是什么事吗?”郝建问道,他不是不借给袁姗姗,但借钱之前郝建先要知道她要用来干什么。

如果是用来买那些名牌包包什么的,郝建可不会借给她。

袁姗姗低着头,缓声说道:“我妈妈住院了,现在要交住院费,可是我没有钱。”

“你父亲呢?”郝建问道,她没有钱,那她爸爸应该有吧。

“他已经死了。”袁姗姗神情失落的说道。

“。。”郝建迟疑了一会儿,而后问道:“你需要多少?”

“你肯借给我?”袁姗姗大吃一惊,她真的没想到郝建真的打算把钱借给她。

“对于美女的请求,我很难拒绝!”郝建笑着说道。

他看得出来,袁姗姗不是那种会随便开口找人借钱的女孩子,之所以做到这一步,肯定是遇到什么麻烦。

而郝建也选择相信袁姗姗说的,既然真的遇到难处了,那帮一下她也没什么,反正现在自己的户头上有两百万。

“可是我们才认识一天的时间。”袁姗姗惊愕的说道,其实她已经做好了失败的打算,而且也认为失败的几率会比较大。

换做是她,也不可能借钱给一个才认识一天的陌生人。

“那你可以等我认识了一百五十天再找我借,前提是那时候你妈妈还活着。”郝建古怪笑道。

然而袁姗姗便是苦笑一声,是啊,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谁都有难处的时候,但谁又知道这难处什么时候会来呢?我愿意帮助你,所以告诉我你需要多少钱吧。”

“我需要五千,五千就可以了。”

袁姗姗不敢要多,就只要五千块的住院费,郝建能借她钱她就已经很感激了。

“我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一会儿我去取,下午我把钱拿过去给你。”郝建直接笑着说道。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袁姗姗的神情有些激动,郝建的善举,就好像在她晦暗的路途上点上了一盏明灯!

雪中送炭,总是要胜过锦上添花的。

袁姗姗已经走投无路了,在这种情况郝建选择了帮助她,因此她充满感激。

郝建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谢:

“好好去上班吧,晚点我去找你。”

“嗯。”袁姗姗答应一声,再三的对郝建鞠躬。

而看着袁姗姗远去的身影,郝建也陷入了沉思。

随后,郝建就意识到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去总裁办公室找舒雅。

“我不是跟你说过,没什么事的话,不要老是往我这里跑吗?”

舒雅有些生气的说道,如果郝建老是往她这边跑的话,别人是会怀疑的。

“媳妇,我想跟你商量件事。”郝建一屁股坐在舒雅的面前。

“什么事?”舒雅忍着火气问道。

“你知不知道有个新来的员工叫袁姗姗?”

“知道啊,挺优秀的一个职员,怎么了?”

舒雅皱了皱眉头,她看过袁姗姗的资料,也对袁姗姗很满意。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郝建会突然提起她,这个家伙不会又看上她了吧。

“她的家庭似乎有些困难,说是妈妈心脏病住院了,今天来找我借钱。你看一下公司里头有没有救助金这种东西?”

“你以为是学校啊,还救助金,公司里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舒雅翻了翻白眼,而后道:

“她该不会是在骗你吧?”

“应该不会,她当时找我借钱的时候都快急哭了。”郝建摇了摇头,确信袁姗姗不会骗她。

“既然这样,那我在公司里头给她募款好了。”舒雅说道。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公司里没有救助金那种东西,也不可能因为袁姗姗开出这么个先例。

“不要吧,这样的话,她以后在公司难免会被同事看不起吧。”

郝建考虑的很周全,袁姗姗那么要强的一个人,要是这么做的话,以后她只怕没办法在公司继续工作下去了。

“那你说怎么办?”舒雅有些不耐烦了,郝建对自己都没那么上心,现在却在担心别的女人。

“你看有没有可能给她加薪什么的。”

“不可能,我不能因为她可怜就破坏公司的规矩,要不然以后每个人家里有点事情就能加薪的话,那公司还怎么开下去。”舒雅立刻摇头拒绝。

“那也是。”郝建苦笑一声,自己的确是想太多了。

“我可以让她的试用期会从三个月转变成一个月,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舒雅说道,试用期一过,袁姗姗的工资也就会随之高起来。

“这样也行吧。”郝建知道,这已经是舒雅最大限度的让步了。

他起身离开,但舒雅却把他喊住:“告诉我,为什么你对一个才认识一天的女人这么关心?你难道真的有那么好心吗?”

郝建没有回头,但却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因为我是孤儿,我知道身为孤儿的痛,所以我不想看到有人和我一样成为孤儿。”

说完,郝建就直接推门走了出去,留下舒雅在那怔怔出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