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换个姿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诶,对!不错!很好!来,换个姿势!”

此时,病房内,郝建拿着手机对着杜海涛和他的手下一阵狂拍。

除了杜海涛之外,他的那些手下全部都挂着一堆熊猫眼,之前所说的宁死不屈,很快的就在郝建的淫威之下烟消云散了。

此时每个人都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想哭又哭不出来。

“好,继续!屁股翘一点,杜海涛,你坐在他身上去。”郝建对杜海涛命令道。

杜海涛和那个大汉赤果相对,两个人都强忍着恶心抱在一起,有种想死的冲动。

“再来,神态妖娆一点!杜海涛,脸上多点笑容,享受的笑容,****一点,无耻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郝建继续猛拍。

“嗯,不错不错,换个性感点的,杜海涛,来,把你的屁股撅起来,作出妩媚的神情。”

折磨了大概两个多小时,郝建才终于算是肯罢休。

而在这两个小时里,整个病房内可谓是笑声不断。

笑得最夸张的自然是老太太和车小小了,随着杜海涛等人的各种动作和表情的展现,这两个粗线条的女人笑得都快抽筋了。

袁姗姗却一直害羞的低着头,不敢去看那不堪入目的事情。

“好了,穿上你们的衣服滚蛋吧。”郝建看着手机的上百张照片,满意的对这些人挥了挥手。

杜海涛等人便都像是被蹂躏过千百遍似的,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走出病房。

“记住了,要是你敢乱来的话,我们就把这些照片公布出去,和你来个鱼死网破。”郝建在身后对杜海涛喊道。

杜海涛浑身一抖,而后拔腿就跑。

“切,真孬。”郝建不屑的撇了撇嘴。

“郝建啊,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是我们老袁家的救命恩人啊!”

老太太无比感激的道,今天要是没有郝建,袁姗姗必定是贞操不保。

“伯母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袁姗姗是我的女朋友,我保护她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郝建笑着说道。

袁姗姗却是苦笑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这其实并不正常,因为郝建并不是她的男朋友。

但却为了她,郝建卷入这事端当中,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可郝建却因为她而开罪了他们。

从认识到现在,郝建真的为她做了太多太多了,袁姗姗其实发自内心的也感激他。

“是是是,姗姗能够摊上你这么个人,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老太太赞叹道,对于郝建这个女婿那是越来越喜欢了。

“姐夫,谢谢你。”

此时,袁志邦也不禁弱弱的说了一句,却没好意思看郝建,挠着后脑勺把脑袋转向一侧。

这一下,袁姗姗等人反而是愣住了,袁志邦是接受郝建了?

“这一下好了,皆大欢喜。”车小小哈哈笑道,果然郝建这家伙就是神兵下凡,找他来果然没错。

此时所有人都很开心,唯独袁姗姗却有些失落。

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今天之后她也将与郝建回归朋友关系。

此时袁姗姗不禁想,如果郝建真的是她的男朋友,那该多好啊。

而就在此时,郝建的电话突然响了,他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你这天杀的王八蛋,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今晚要干什么了?”

郝建心里咯噔一下,完蛋了,今天要跟舒雅一起去见她父亲的,现在好了,彻底耽误了。

病房内的众人都是怔怔出神,舒雅的那一声咆哮大到不用扩音器,他们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对不起老总,我现在马上赶回来。”郝建连忙说道,却是恭恭敬敬,不敢轻浮。

“快点,要不有你好果子吃!”

舒雅威胁了一声,却也是聪明绝顶,一听郝建这么正经,立刻就猜到他身边应该是有自己的员工在。

“是总裁吗?”袁姗姗好奇的问道,从电话中听出了舒雅的声音。

“是的,她今天晚上本来要我载她去见一个人的,可我完全给忘了。”

郝建满脸苦笑,要怪就怪杜海涛,要不是他们,自己又怎么会耽搁。

要是让杜海涛知道此时他心中所想,只怕是要气疯了。

明明就是你自己玩脱了,忘了时间,干老子屁事啊?

“那你现在快去吧。”

袁姗姗催促道,知道工作要紧,况且该演的戏也已经演完了,她总不能一直这么麻烦郝建吧。

“好。”郝建点了点头,回头对老太太道:“伯母,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了,改天来看你。”

“没事没事,有姗姗他们陪我就行了。”老太太摆了摆手,眉开眼笑的道。

郝建准备离开,可在袁志邦的身边时,却停了下来:

“当一些事情超乎你能承担的范围的时候,你应该做的就是求助于自己的家人,而不是自己扛着。因为有些事情是你扛不住的,越是想要扛,到最后就有可能伤的越重,甚至有可能牵连他人。”

“我明白了姐夫。”

袁志邦重重的点了点头,此时对于郝建已经是充满了崇拜。

因为面子问题,他没敢把杜海涛的事情告诉自己的母亲和姐姐,结果杜海涛找上门来差点害得自己姐姐被侮辱。

如果自己能够早点把这件事说出来,或许早就已经想到了应对的方法了。

“留下我的电话,一旦你在学校里头再被杜海涛欺负的话,打电话给我,我会替你处理。”

郝建把自己的电话留给袁志邦,虽然手里捏着****,但谁也无法保证这是否就能牵制杜海涛。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今天玩嗨了,就把袁志邦给坑害了,杜海涛找不到他,肯定是要找袁志邦的。

之后郝建就不再停留,火速的赶往舒雅给他的地址。

……

“杜少,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

回去的路上,一个手下问杜海涛,他的脸上仍有不甘,被人这样拍****,这比被人砍还要难受。

而且是几个男人一丝不挂挤在一起拍****,彼此看着对方的小兄弟,享受着那异样的肌肤之亲,那场景有多么震撼就不用说了,他们出了医院就全部吐了。

今天这事情,对他们所有人都造成了极大的心里创伤,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难以估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