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是她缠着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舒云图仔细一想,也觉得有些道理!

反正就算是把公司交给他,他也不知道怎么管理,没准还会害得公司亏本,也说不定。

“那这样好了,你给我一些股份,我也不要太多,只要百分之五就成。“舒云图开口说道。

比起要公司,还是拿股份比较实惠。虽然他是个文盲,但也知道有股份就能拿分红这回事。

“不多?梵卓百分之五的股份在市面上能够卖掉十几个亿,你这要求还真是一点也不过分啊。”舒雅冷嘲着说道,这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

这也怪不了舒云图,他这个文盲以为百分之五已经算很少了,但他不知道这百分之五能值多少钱。

拥有这百分之五,就代表他每年都分到数千万的分红,这笔钱足够他挥霍了。

听出了舒雅的讥讽,舒云图的表情也不大好看:

“舒雅,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父亲,要这百分之五也不过分吧?毕竟你有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不是吗?”

“是啊,舒雅!不管怎么说,云图都是你的父亲,父女哪有隔夜仇啊,而且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复金梅也开口说道。

她在这个时候充当好人,目的自然是为了那百分之五的股份。

如果舒云图能够得到那些股份,她自然也能跟着享福,继续当她的阔太太。

而舒雅却对此倍感厌恶,冷冷的看着复金梅:

“我很好奇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和我说话,难道你已经忘记了,你曾经对我的家庭做过什么?你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

复金梅顿时表情一僵,面色难看下来,低着头,眼底却闪过一丝怨毒。

舒雅却是面无表情,这个女人曾经那样破坏她的家庭,甚至害得她的母亲悲愤自杀,该怨恨的应该是她才对。

“舒雅,你怎么说话的?金梅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阿姨,你这么说话不觉得过分了吗?”舒云图急忙呵斥道。

“孩子还小,不碍事的。”复金梅装腔作势的道。

“少在那里装好人了,说到过分?你们害死我妈的时候就不过分吗?”

舒雅也怒了,到了这个时候舒云图还在袒护他的情妇,真的是没救了,他会被这个女人玩弄致死。

“那是她自己自杀的,怪我屁事。”舒云图愤怒的道,说起来,都怪那些该死的女人自杀了,自己才会被赶出家门。

“妈妈那样为你,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简直猪狗不如!”

舒雅此时已经是咬牙切齿,她很为自己的母亲不值,当初竟然为舒云图而自杀,这畜生根本不配!

“少废话,把股份给我就对了!”被舒雅当众辱骂,舒云图也有了火气。

舒雅沉默了,只是冷笑看着舒云图,就在这个瞬间,她忽然冷静了下来。

她发现自己根本没必要这么生气,为了这么个人渣生气,值得吗?她可不想成为和她妈妈一样的软弱女人。

被舒雅这样盯着,舒云图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迟疑道:

“那。百分之四?”

舒雅还是不说话,脸上的玩味越来越浓。

“百分之三!”舒云图咬牙说道,他知道多了舒云图不会给的,所以只能选择妥协。

舒雅摇了摇头,俏脸之上泛着浓浓的仇恨说道:

“你不用想了,我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

公司是她母亲留下的,而舒云图在她母亲生前,就用母亲的钱养小三!

现在,自己妈妈死后,舒云图还想这么做?舒雅决不答应!

“舒雅,我是你的父亲!”舒云图气的咬牙切齿!

他直到现在,也从来没有为舒雅母亲的死,有一丝一毫的自责!

在他眼里,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自己找死,怪不得他!

而他作为舒雅的父亲,那自己有资格得到舒雅的财产,孩子养老子就是天经地义!

“不,我的父亲早就死了。”舒雅冷笑说道。

父亲?

要钱的时候,就想起是我父亲了,那当初抛弃妻子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是我父亲?

“舒雅!!!”

舒云图直接怒拍桌子,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舒雅:

“你别忘了你和你家族的协议,你只有在婚后,才有资格继承公司,所以现在公司还是有我一份的!”

郝建哭笑不得,豪门是非多,这哪是父女啊,根本就是仇人嘛。

“哦,是吗?”舒雅古怪笑了两声,然后挽起郝建的胳膊:

“忘记向你们介绍了,这是我的男朋友郝建,我们已经打算下个月结婚了!”

“什么?”

舒云图和复金梅同时惊叫了起来,要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什么也捞不着了。

“怎么,我的父亲,你的女儿要结婚了,难道你不觉得高兴吗?”舒雅仰起头,假装不解的说道。

“你不能嫁给他!”舒云图断然喝道。

“为什么?”舒雅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是干什么的?”舒云图直接瞪着郝建道。

郝建被舒云图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给吓到了,苦笑道:“我是个司机。”

“司机?”舒云图哑然失笑,盯着舒雅道:“你要嫁给一个司机?”

舒雅也很无语,这死家伙,该他老实的时候不老实,不该他老实的时候还偏老实,这是要气死人啊。

“舒雅的品味还真是独特啊。”复金梅咯咯娇笑,那张狐媚脸上尽是嘲弄。

而此时,舒云图想到了什么,嘴角突然抹过一道笑意:“你都能找个狐狸精,我怎么就不能找个司机呢?”

然后复金梅就笑不出来了,双眼布满怒火,想要发作却又不敢。

“我是你的父亲,我有权力要求你不能嫁给他!”

“你当然有资格这样要求,但我也有权力不答应。”舒雅耸了耸肩,满不在乎道。

舒云图牙齿都要快咬碎了,却也没办法对舒雅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压根就没把他当成父亲看待。

“你离开我的女儿吧,你配不上她。”

既然说服不了舒雅,那舒云图干脆就找郝建了,态度却是盛气凌人,显然很看不起郝建。

郝建撇了撇嘴,翘起二郎腿:“伯父,我想你是误会了,不是我要缠着她,而是她缠着我不放,想甩都甩不掉。”

一听这话,包括舒雅在内,所有人都惊呆了。

舒云图和复金梅心中想的是:这怎么可能?

而舒雅心中想的却是:这家伙该不会是要把秘密给说出来了吧?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女儿可是哈佛的高材生,你一个要样貌没样貌,要身材没身材,要钱没钱的穷鬼司机,他会死缠着你不放?”

舒云图压根不信,这根本就是在扯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