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女儿可是哈佛的高材生,你一个要样貌没样貌,要身材没身材,要钱没钱的穷鬼司机,他会死缠着你不放?”

舒云图脸上的讥讽和蔑视毫不掩饰!

而看着舒云图怀疑的目光和鄙夷的神情,郝建顿时不爽了:

“你说的后两样,我都同意,但你说我长得不帅?请问你是良心给狗吃了吗?竟然敢说出这么违心的话来?”

舒云图三人一头黑线。

这人到底自恋到什么程度了啊?

“你不信问舒雅,她当初就是因为贪恋我的美貌,所以才主动追求我的,之后就对我穷追猛打,不肯撒手。”郝建自信满满的说道。

“主动追求?”

舒云图和复金梅都已经石化了,错愕的望向舒雅。

舒雅只觉头皮发麻,心想:郝建啊郝建,你难道就不能正经一次,好好说话吗?

没办法,舒雅只能干笑道:

“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最英俊的。”

“听到没有,所以这件事情你要和舒雅谈,和我说没用。又不是我死缠着她的,嘶嘶。”

郝建说到一半,却感觉自己大腿被舒雅给掐住了,疼得嘶嘶直吸冷气。

舒雅脸上带着微笑,但其实已经气坏了。

这个混蛋,还真敢说啊,接二连三的说自己死缠着他,看起来似乎对自己很不满啊。

“而我内心呢,也是深爱着舒雅,毕竟她是如此的美丽、智慧,我想和她天长地久,你们谁要是敢阻拦我,我就跟谁急!”郝建连忙改口。

“我不相信舒雅会因为外貌去选择一个男人!”

舒云图脸色阴沉,知女莫若父,他很清楚舒雅是什么样的人!

她不可能就因为觉得郝建长得帅,所以就屈身去嫁给他这么个司机,何况这个什么男人也帅不到哪里去。

“那是当然,我身上的优点可多了,比如风趣啊,幽默啊,长得帅就不算了,另外我那里特别大。”郝建冲着复金梅挤眉弄眼:

“伯母,有机会我们切磋一下,我的技术可是很棒棒哒!保证让你毕生难忘!”

复金梅惊呆了,她没想到郝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么露骨的话,这根本就是在调戏她嘛。“”

复金梅立刻羞红着脸,斥道:“你,你无耻!”

“舒雅,你看看,你找的这是什么男朋友,竟然当众调戏你阿姨。”

舒云图也气坏了,郝建居然敢勾引他老婆?

“我男朋友怎么样,那是我的事,你管不着。”舒雅冷着脸说道,心里却惊叫:

干得好郝建,你的卑鄙无耻终于派上用场了!

要是郝建知道舒雅的想法,肯定会奖赏她一个中指,让她一边玩去!

“好好好。”

舒云图面色铁青一片,不断的喘着粗气,显然是真的被气到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舒雅,你看你把你爸气成什么样?”复金梅一边轻抚着舒云图的后背,一边对舒云图呵斥。

“这不是我干的,是郝建的。”舒雅转过头去。

“关我什么事?是阿姨刚才先用脚抚摸我的大腿的,我以为她是因为岳父大人年老体衰,得不到滋润,所以饥渴交加!这才好心想要替她解决困扰的!”

郝建满脸的委屈,此刻摊了摊手:

“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阿姨以后要是出了轨,那大家伙都不好过不是?我也是为我们这个家着想啊。”

他那一张贱贱的脸上,满是幽怨,仿佛写了几个大字:“我是好人。”

“你你你。”舒云图颤颤巍巍的指着郝建,一张脸完全气得发绿了。

而复金梅的俏脸也是遍布寒霜,咬牙切齿的瞪着郝建。

绝!太绝了!

舒雅现在都想跳起来,给郝建呐喊助威了!

郝建这是打人专打脸,骂人还不带脏字啊。

随后,舒雅也跟着附和道:

“是啊,爸!你今年都五十了,可阿姨才三十多,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你怎么满足得了她啊。郝建这也是为了咱家好,阿姨要是受到滋润了,那指定就不会出去外头偷吃了,他也是不想你头上绿油油的不是?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话,那就不必了,你放心,我这个人也很开明了!为了这个家,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噗!!!

舒雅一句话,给舒云图造成的心里伤害,何止用吨来计算!

自己女儿争着要给自己扣绿帽子,这**什么事啊!

“扶我走。”舒云图声音沙哑的对复金梅说道!

此时他再也不想呆在这里了,因为他担心自己要是再呆在这里,会忍不住杀人。

“岳母大人,你真的不考虑吗?我的技术真的很厉害的,三分钟一高朝,五分钟一**,保证让你爽歪歪!”郝建满脸笑眯眯的接着说道:

“比岳父的厉害多了!”

复金梅腿脚一软,脸色越发的难看,扶着舒云图像是兔子一样,落荒而逃。

而此时,舒雅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一拍郝建的肩膀:

“太绝了,你是怎么想到的?”

但郝建却没有笑,回头瞥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是在胡编乱造?”

舒雅的笑声戛然而止,怔怔的看着郝建:

“你是说,她真的用腿碰你了?”

郝建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她不是什么好鸟,我估计你爸再过几年下场不会太好过。”

对此,舒雅却没有任何心疼,反而越发的高兴:“郝建,你相不相信报应?”

“我信。”郝建点了点头!

他确实相信,命运这东西,有时候是很难说清的!

佛教所言,种善因,得善果!

种恶因,得恶果!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那么复金梅就是他的报应,他当初为了复金梅而让我妈受苦,而如今是时候该让他受苦了。”舒雅朱唇抹过一道令人心寒的妖艳。

郝建苦笑:“你们还是父女吗?”

“是,仇深似海的父女。”

.

晚上,郝建送舒雅回家,车上的两人谁都不说话。

舒雅是因为兴致不高,而郝建是因为看到舒雅兴致不高。

而不知不觉中,舒雅沉沉的睡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半睡半醒中感觉车子停了下来,便缓缓的睁开双眼。

只是舒雅发现,此时自己正处在一条人烟稀少的公路上,而郝建坐在驾驶座上,脸却阴沉的有些渗人。

“怎么了吗?”舒雅奇怪的问道。

郝建冲着前面怒了努嘴:“喏,前面出现了拦路虎。”

舒雅朝着前方望去,顿见几步越野车拦在他们的面前。

见状,舒雅不禁眉头一紧:“他们是我爸派来的?”

舒雅想到了这种可能,因为舒云图和复金梅现在只有杀了她,才有可能得到公司,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而以舒雅对自己父亲那丧心病狂的性格了解,他的确有可能那么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