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叫他死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老大,我们这么多人,怎么不收拾那小子啊?”

一个小弟不解的对辣姜哥问道,他不知道辣姜哥为什么选择退缩,他们明明那么多人,直接就可以把对方给干翻啊。

一旁的刀疤脸也是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自己老大的解释,更想知道郝建到底是什么身份,能够让辣姜哥都退缩。

辣姜哥哼了一声:“收拾他?你还是让我多活几年吧。”

“你以为他是那么好对付的?你难道没有看到他的眼神?充满了狂热的暴力与冰冷的杀机,毫无人性!能够拥有这种眼神的人,无一是出自黑暗世界。”

“黑暗世界?”那个小弟更加疑惑了,黑暗世界是什么世界?

辣姜哥解释道:“黑暗世界就是这个世界邪恶的另一面。在那个世界,映照着所有人性的劣性,杀戮、兽性、疯狂、欺骗、强奸,一系列黑暗面共同存在着。每个人都仿佛回归原始,重拾可怕的兽性,为了生存不断杀戮。”

“当年,我有幸接触那个世界,本以为可以涉足那个世界,却没想到最后是被吓得两腿发软滚了出去。你们绝对想不到我看到了什么。”

辣姜哥面带苦笑,说起这话时,他的表情显得不太自然,脸色也有些苍白,显然当初的回忆,至今都让他心有余悸。

“老大,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刀疤脸惊恐的问道,能够让以心狠手辣的辣姜哥都吓得腿软的事情,那到底是什么?

辣姜哥露出了缅怀之色:“那是一个傍晚,夕阳如血,我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余晖中,一个人宛若一片荒野,给人一种苍凉荒芜的感觉,仿佛一切在他的面前都会了无生机。他手握着军刀,脚下躺着上百具顶级佣兵尸体,在他回眸的那一刹,我就以为自己死定了,那种极致冰冷的目光,就宛若他是高高在上的死神,而我则是卑微的蝼蚁。”

随后,辣姜哥苦笑了起来:“然而他并没有杀我,现在想来他或许是觉得我连死在他手里的及格都没有吧。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回忆起那个人的面孔,只记得那一双冰冷的眼睛,和刚才郝建的眼睛一模一样!”

“老大,那个男人是谁?”

刀疤脸惊奇的问道,连辣姜哥都为之恐惧的男人,他想知道那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叫他……死神!”

.

“郝建,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我们母女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岚姐声音哽咽的道,想起刚才的事情,她现在都觉得后怕。

“岚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当初要不是你收留我,我早就睡大街了!你拿我不当外人,那这就是我份内的事,谈什么谢不谢的。”

郝建苦笑,而后俯身捏了捏彤彤的小脸蛋:“而且我怎么允许别人欺负我的小公举呢?”

“郝建哥哥真好,我长大了要嫁给你!”彤彤一把抱住郝建的大腿。

“死丫头,怎么不叫叔叔了?”郝建戏谑的道。

彤彤撇了撇嘴,奶声奶气的道:“叫叔叔就不能嫁给你了,叫哥哥比较好。”

“嘿,还挺精的嘛。”

郝建哈哈笑了起来,敢情这小丫头是想和自己拉近辈分啊。

“这臭丫头又调皮了!”岚姐也是横了她一眼,但嘴角却带着笑意。

看到她笑了,郝建也终于是放下心来,开着玩笑打:

“岚姐你笑了?这就对了嘛,什么事情都看开点,别整天愁眉苦脸,你的样子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闻言,岚姐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极其小声的道:“你。你叫我若岚就可以了。”

“嗯?”

郝建呆住了,他还是头一回听到岚姐的全名,而他也不解岚姐怎么突然间就要他叫她的全名呢?

“这不太好吧?”郝建苦笑道,感觉叫她全名的话,自己会觉得不适应。

“没关系,你就那么叫好了。”若岚认真的看着郝建,可在接触他目光的瞬间,又惊慌的低下了头。

彤彤小丫头古灵精怪,歪着脑袋看了看郝建,又看了看自己的妈妈,然后唉声叹息的说道:

“唉,算了,郝建,我还是叫你叔叔好了。”

小丫头大概是觉得自己没希望了,所以主动让步了。

这一下可把郝建和若岚闹了个大脸红,都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这么古灵精怪。

郝建也是干咳两声,拍拍胸脯道:“反正你以后再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好了,别一个人死撑着,打打杀杀这种事情,让男人来就好了。”

听到这话,若岚的心中顿时涌现一股暖流,嘴角也随之微微上扬,正要微笑,可是一想到郝建已经有了女朋友,那微笑便就成了苦笑:

“这样,不会麻烦你吗?你女朋友怕是要不高兴了。”

“开玩笑,我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我让她打狗,她不敢捉鸡!不高兴?她敢吗?”郝建哼了一声,得意洋洋,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彤彤立刻用手指划了划自己的脸:

“叔叔吹牛皮,真不知羞。”

“真的,昨天她还找我求婚来着,要我一定要娶她,都跪下来求我了。可我嫌她丑没答应,结果你知道她、怎么样吗?她哭得稀里哗啦,连妆都花了,又是要跳楼,又是上吊的,说我不娶她就死给我看。唉,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心软,就只好答应了。”郝建故作无奈的道。

而就在此时,舒雅也回家了,恰好看到辣姜哥等人从楼道中经过,也是被这些“道上兄弟”给吓了一跳。

可刚上来,她就听到郝建在说她坏话了,而后那脸就是渐渐黑了。

彤彤和若岚看到舒雅满脸杀气的站在郝建身后,都是同时后退了一步。

“怎么?还不行啊?那你们等着,过不了几天,她就要拉我去民政局,奈何我郝建一世风流,就要毁在这么个女人手里了。”郝建唉声叹气,似乎极其委屈。

而这时,若岚给他使了个眼色。

“若岚,你眼睛怎么了?进沙子了?”郝建怔怔的问道。

若岚翻了翻白眼,也懒得去理他了。

“她不是眼睛进沙了,她只是看到我回来了。”舒雅那冷冰冰的声音,顿时从郝建的背后传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