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我朋友被吓尿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可如今他竟然对着这么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行礼,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马子峰等人都很不解,心想这个老家伙是怎么回事,也认识这小子?

看到一个道貌岸然的老者对郝建行礼,袁姗姗和车小小都不禁对郝建投去惊奇的目光,此时却见郝建表情平淡的看着林老头:

“林老头,你也在这啊?”

“是,来这里办点事情。”林老头点了点头,态度越发的恭敬。“先生为什么也会在这?”

“不该问的不要问!”

郝建收回目光,神态孤冷,说实话,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林老头,他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在这里,不想他们搅乱自己平静的生活。

“是。”林老头连连点头,不再说话。

原本他以为郝建应该是来抵挡佣兵联盟的,不过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林南天已经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被当孙子一样训斥,这还是林老头吗?

此时林南天再看郝建的目光,就充满了敬畏,连忙对马子峰呵斥道:

“快把这位先生和他的朋友放了!”

“可是局长,他们袭警啊。”马子峰呆住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我让你放人!”林南天寒着脸呵斥道。

他现在恨不得甩给马子峰几大巴子,这该死的混蛋,居然给自己招惹了这么一位大神。

连林老头都要对他客客气气,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是……是!”

马子峰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答应,老老实实的去给郝建开锁,同时心里也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刘富东和马茹现在的表情也变得呆滞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局长下令亲自给这小子开锁?他到底什么身份?

“不必了。”

郝建冷淡的回了一句,然后双手陡然发力,只听咔嚓一声,手铐就直接被挣碎了。

“嘶。”

除了林南天和林老头之外,所有人都仿佛见鬼似的盯着郝建看,不费吹灰之力就挣脱了手铐,这尼玛还是人吗?

而林南天眼中的敬畏也变得更加浓烈,果然如林老头所言,这个年轻人不是一般人。

“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林老头看到这里,也意识到郝建是遇到麻烦了,便主动开口替他解决问题。

他这么做不是想要讨好,而是因为尊敬,虽然郝建年纪比他小,但他为国家立的汗马功劳却已经数不胜数,令他也为之钦佩。

“我和我的两位朋友一起逛街,却被人触了霉头,你们说该怎么办吧?”

郝建也自然不会拒绝林老头的好意,毕竟有些事情让警察来做会比较好,自己要是动手的话,对方非死即伤。

何况袁姗姗和车小小都在场,他不想让场面变得那么血腥。

林南天和林老头对视了一眼,表情都很阴暗,他们算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他们猜得没错,像是郝建这样的大人物是不可能会欺负这些小角色,他没那么无聊,而且这些小角色,也没那种资格。

“而且这位警官一来就助纣为虐,联合他们一起欺负我,把我这两个女伴都给吓哭了,这个车小小来的路上还吓得尿裤子了。”

郝建突然画风一改,又开始逗逼了。

众人的脸部神经都在抽搐,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车小小也是愣了好一阵,突然反应了过来,咆哮道:

“郝建,你个混蛋,你才尿裤子了!”

“你没尿裤子?那是吓出翔来了?”郝建做出一副沉思的表情。

“郝建!”车小小直接咆哮了起来。

“我这是措辞,主要是想体现你有多么可怜,你知道吗?你怎么就不按剧本演呢,我把台都给你搭好了,真是笨。”

郝建叹了口气,对车小小的表现深表失望。

“表现我可怜,一定要说吓尿了吓出翔这样粗鄙的措辞吗?说我被吓哭了,不行吗?”

车小小磨了磨小虎牙,一副忿忿不平的神色!

这样的烂剧本,谁想演啊?这不是等于是在抹黑自己吗?

“那怎么行,这样不够惨,要被吓出翔来才显得你可怜,这简单又粗暴,一下子就能让人明白你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

“也一下子就能让人知道我有多恶心!”车小小怒道。

“怎么会呢,你那么可爱,就算是被吓出翔来,也很可爱。”郝建安慰道。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把翔挂在嘴边?恶不恶心?”

车小小无语了,郝建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翔有什么恶心的,你每天早上不拉翔吗?你拉完还得回头看一眼呢。”

郝建很不满的说道,然后望向众人:

“你们觉得翔恶心吗?”

林南天表情僵硬的摇了摇头,反倒是林老头,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笃定。

众人也都是快要吐了,却依旧强忍着恶心摇了摇头。

“你看,他们都不觉得恶心,说翔不恶心,吃翔才恶心。”

郝建很傲娇的哼了一声,似乎好骄傲自己说的是对的。

“呕。”

一群人转过头去狂吐。

“你看,你都把他们恶心吐了。”郝建很嫌弃的看着车小小。

“我。”

车小小当场石化了,此时真的是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

“马子峰,是你带人欺负这位先生和他的女伴了?”林南天已经看不下去了,只想赶紧解决这一场闹剧。

闻言马子峰和刘富东都快要哭了,他们欺负郝建?

马茹脸被抓伤了,刘富东牙被打掉了,马子峰一个手下给打昏了,而反观郝建他们,一个个都毫发无损,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局长,我们冤枉啊,你看他们一个个都伤成什么样了。”

马子峰指了指刘富东,然后又指了指郝建他们:“你再看看他们,像是受伤的样子吗?谁欺负是不是很清楚了吗?”

“谁说我没受伤了?我也受伤了好吧。”郝建不满的伸出自己的手掌:

“你看,我的指甲盖都被刮断了。”

这也能算是伤?

众人都很无语了,无耻的人见多了,这么无耻的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郝建就拿这伤和刘富东比?人家可是连牙都没了好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