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我可以演示给你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是挺严重的。”林南天干咳两声,脸色涨红的说道。

说完这话,他都感觉自己快要没脸见人了。

众人现在就只想说一个字,那就是。操!

这尼玛,敢包庇的再明显一点吗?

“是吧,真的挺严重的,局长,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欺负我们的吗?我可以演示给你看。”郝建说道。

“嗯,你演示给我看。”

林南天快哭了,心中暗忖:大爷儿,你能不能快别闹了啊?赶紧完事吧!

“他是这样欺负我的。”

郝建说了一句,反手就给刘富东了一巴掌,刘富东捂住自己的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再打了我的手。”郝建继续踹了刘富东一脚,又道:

“然后又打了我的脚。”

“接下来他就像是这样,不断的重复这两个动作。”

郝建对着刘富东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众人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郝建行凶,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无耻!太无耻了!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明明是在殴打别人,却说别人伤了他的手脚。

林南天也快要哭了,有些无力的说道:“这位先生你可以住手了,我已经明白来龙去脉了。”

再不阻止郝建的话,那没准他就真的把人给打死在这里了,那这样的话他这个做局长的脸上也不好过。

“局长你明白就好,这真的不是我们的错。”郝建很无辜的看着林南天道。

林南天摆了摆手,苦笑道:

“是是是,你们都是无辜的。”

此时刘富东已经整张脸都肿的跟猪头似的,躺在地上缓慢抽搐。

他听到林南天说的话,立刻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不是被打的,而是被气的。

他都被打成这样了,郝建他们还能是无辜的?

“把他们带到号子里关起来,刑事拘留半年。”林南天直接命令道。

郝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既然刘富东他们得罪了他,那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什么?”马茹花容失色,连忙拽着刘富东胳膊:

“干爹你快想办法啊,我不想坐牢,我还是大学生,要是坐牢的话,我这辈子可就完了!”

她爸妈辛辛苦苦供她上大学,这件事情要是让家里人知道的话,她家人很可能从此和她一刀两断的,而学校方面也会把她开除的。

刘富东此时已经木讷了!

现在他还能说什么?被人给打了不说,现在还要坐牢,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给他安排一间特殊点的牢房吧,他喜欢菊花被抚摸的感觉。”

郝建阴恻恻的笑道,想让老子被爆菊花,那现在就看看到底谁被爆菊!

林南天心头一紧,心想郝建好狠啊,这是打算刘富东体会一下同性之爱啊。

郝建冲着刘富东眨了眨眼睛:“这半年里,我相信你会过的相当滋润的,干巴爹哟。”

听到这话,刘富东当即两眼一翻,彻底的昏死过去,已经生无可恋了。

“郝建先生,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看到这幕,马子峰早就惊骇欲死,额头的冷汗刷的一下冒了出来,‘噗通’一声,直接朝着郝建跪了下来。

连林南天都听命于郝建,那自己还有什么反抗余地?

马子峰不傻,从林南天对郝建的反应来看,他就知道郝建必定来头不小,自己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

“意识到踢到铁板,所以求饶吗?”郝建呵呵冷笑,“现在你还觉得我说饶你一命,是在开玩笑吗?”

马子峰浑身一震,他这才明白,为何郝建当时那么淡定,原来对方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一回事。

亏自己还好笑的认为他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真正的蠢货应该是自己!

“但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你觉得我,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吗?”

郝建皮笑肉不笑的走向马子峰,手里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手枪。

“那是我的枪?”而此时,其中一个警员顿时惊恐的叫道。

他的枪什么时候被拿走了,他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到这里,林南天倒吸了一口冷气,转头看着林老头,似乎在询问林老头,郝建该不会真的在这里杀人吗?

“这是他的风格,乖戾,嚣张,肆无忌惮。”

林老头也是苦笑,很不幸的告诉林南天,这是真的,郝建真的打算在这里杀人,而他们还不得不替他收尾。

“郝建先生,我……我只是一个跑腿的,我不知道您的身份,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啊。”马子峰哭丧着脸,对郝建哀求道。

“跑腿?我看不止这么简单吧,你应该还收了刘富东不少好处吧?说起来你这种人要比刘富东更加可恨,刘富东他们为富不仁很正常,可你们身为国家的公仆,却借用国家给你们的权利,为所欲为!最后甚至将爪牙伸向你们的衣食父母!”

郝建满脸的冰冷,此刻阴森的说道:

“如果今天你遇到的不是我,而是别人,你还会像是现在这样对我苦苦哀求吗?你不会!你们会狠狠的折磨他!用尽你们能用的一切手段毁掉他!而这件事将无人得知。”

郝建的一番话,掷地有声,令在座的所有人都深有感触。

此时林南天和林老头的脸色最难看,自己的手下居然出了这么一个人,而且还是警队的队长,这要是传了出去,林南天也将颜面扫地,甚至有人怀疑林南天与马子峰是一丘之貉。

而林老头之所以愤怒,是因为他忠于国家和人民,对于一些背叛国家伤害人民的行为都不能容忍,在他看来,马子峰的确该死。

“这件事情由得他去吧,我会向上头汇报的。”林老头冷淡的说道,一句话便已经预示马子峰的死期。

郝建会这么愤怒原因也和林老头相同,无论是警察还是军人,都该保家卫国,以人民为首要。

郝建为自己是个军人而骄傲,可马子峰的所作所为,却侮辱了他们身上的勋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