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是帅才,也是怪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先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发发慈悲吧。我还有老婆儿女的。”

马子峰痛哭流涕,一个劲的对郝建磕头,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

“你现在知道自己是有老婆儿女的人了?那你在伤害别人的时候,可曾想过别人也有家人?你今天能把别人送进监狱,明天就能把无辜的人,送进地狱!”

郝建冷笑一声,而后举起了手中的手枪,对准马子峰:

“下辈子,记得当个好警察!”

马子峰怔怔的看着那漆黑的枪口,大脑一片空白。

后悔吗?

当然是有的,然而更多是愧疚。

郝建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罪有应得,唯一感觉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和老婆,让他们充满伤心的活着。

“郝建不要!”

袁姗姗大喊了一声,眼眶闪烁着泪花,就算不顾马子峰,只是也要顾及他的妻儿啊。

如果马子峰死了,那他的妻儿肯定会非常伤心的,马子峰是个坏人没错,但他的家人是没错的。

但郝建却不予理睬,直接扣动了扳机。

“咔!”

手枪立刻发出一道声响,但却显然不是枪声。

在所有人都以为马子峰死定了的时候,马子峰活了下来。

马子峰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充满茫然的看着郝建,此时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郝建竟然没杀他?

马子峰此时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了,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郝建微微一笑,将手里的手枪和子弹丢在地上,对马子峰说道:

“从今往后,我相信你应该会成为一个好警察了。”

原来,他在拿到手枪的时候就已经卸掉了子弹,之所以说要杀马子峰,只不过是要让马子峰感受一下生死罢了。

人只要就面对生死的时候,才会对这个世界感恩,从而醒悟己身。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了。”郝建对林南天和林老头说道,然后转身带着袁姗姗她们离开。

此时,没有一个人敢阻拦郝建的立刻,每个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惊恐。

这个男人,真的吓到他们了。

马子峰从错愕中回过神来,却依旧五体投地的跪在地上,呜呜的痛哭了起来。

“他是个怪人。”看着郝建远去的身影,林南天摇头苦笑。

当警察几十年里,他的眼力非常毒辣,而如今,他却发现自己看不透郝建。

“确实,是帅才,也是怪才。”林老头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你对他的评价?”林南天笑问。

“不是,是站在最高点的那位。”林老头指了指天上。

林南天立刻瞠目结舌,最高点的那位,那不就是。。

林南天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如果你想抵御即将到来的麻烦的话,他将会是一个强大的盟友。”林老头对林南天说道。

他今天来这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和林南天叙旧,而另一个则是给他带来一则消息。

“就他一个人?”林南天惊呆了,就郝建一个人顶鬼用啊?

“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林老头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大步流星的走出警察局。

。。

“郝建,你刚才真的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杀他呢。”

袁姗姗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郝建苦笑:“杀人解决不了问题,就好像杀再多的贪官,马上也会有更多的贪官出现一样,只有从根源解决问题。”

“大叔,我现在真的越来越好奇你的身份了,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连局长都要对你客客气气的。”

车小小充满好奇的看着郝建,她一开始本来也以为他们几个铁定完蛋了,正考虑着要不要给家里打电话呢。

哪里知道,那局长见了郝建之后,直接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听说过什么叫做国之重器吗?说的就是我了!”郝建大拇指朝自己,满脸臭屁的说道。

“国之重器?就你?”车小小很鄙夷的看着郝建:

“如果国之重器像你这样的话,那我们华夏距离覆灭也不远了。”

“什么意思?”

郝建不爽的瞪着车小小,嘿,说实话反而没人信了。

“意思就是让你少吹了,你怎么不说主席大大都接见过你?”

车小小切了一声,郝建这话,用来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

郝建立刻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主席接见过我?”

“。”

“你这笑话好好笑哦,大叔。”车小小翻了翻白眼,真是越扯越没边了。

“爱信不信。”

郝建也跟着切了一声,心想不信算了。

而后,郝建便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看手表的时间,顿时大叫:

“坏了,我要替我一个哥们儿值夜班的,先走了,白白。”

“真奇怪,一个连局长都要恭敬对待的人,居然去当司机,你说奇怪不奇怪?”车小小撅着嘴说道。

“确实是挺奇怪的,不过我想或许和经历有关吧。”袁姗姗微微一笑。

“怎么说呢?”

“不知道,感觉吧?我总感觉他的眼神中总是莫名的带着忧伤,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有时候,袁姗姗真的会这样觉得,郝建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眼底总会流露出一丝悲凉。

“怎么可能,那家伙就是个无赖,怎么可能会忧伤,你肯定看错了。”

车小小断然的说道,一想到郝建今天在警局里那样欺负自己,还忧伤个屁啊!

他就是一彻头彻尾的混蛋。

袁姗姗只是笑笑,没有反驳车小小,却也不赞同她的说法,毕竟他们对郝建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回到公司,郝建换上铁山的保安服,就跟着黑鬼去巡逻!

深夜的公司静悄悄的,显得很阴森。

“你去二十楼以上,我到二十楼以下。”黑鬼说道,却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你怎么跟见了鬼似的?”

郝建不解的说道,黑鬼的脸都苍白了,本来就长得黑,突然间苍白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白霜似的,看起来很是滑稽可笑。

“没。没事。”黑鬼连忙摇头。

“没事?”郝建眯了眯眼,“那你去二十楼以上,我去二十楼以下。”

“不要啊哥。”

黑鬼顿时急了,一把抱着郝建的双腿,简直哭成了泪人。

“说!为什么指使我上二十楼?”郝建斥道。

这个王八羔子,一看就不老实,肯定隐瞒了什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