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听过沙笔说没有的故事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嘎!

郝建一阵懵逼,掏了掏耳朵!

啥?

你说啥?

“下午学校有个家长会,到时候所有的同学的爸爸妈妈一起来。可是我没有爸爸,你能不能冒充我爸爸?”

彤彤瘪着小嘴,水灵灵的大眼睛之中通红一片,小脸上泛着失落和期盼的说道。

她不想被人说成是没爹的孩子,虽然她嘴上不说,但心里却还是或多或少的会在意的。

“彤彤,你在胡说什么?郝建叔叔刚刚上完班回来就已经很累了,你怎么还能麻烦他。”

若岚刚好端着一碗粥,从厨房出来,便听到彤彤对郝建说的话,立刻生气的指责道。

彤彤瘪了瘪小嘴,一丝丝晶莹浮现在眼中,低下头,委屈的不说话了。

郝建一愣,看着彤彤那悲伤的模样,心中一酸,而后笑着说道:

“若兰,没事的!反正我明天放假,而且家长会不是下午才开始吗?我还可以睡一下。”

郝建很喜欢彤彤这丫头,此刻对于这样的要求,他无法拒绝!

“你……你同意了?”若岚一愣,她没想到郝建真的会答应。

“举手之劳而已,有什么不同意的?”郝建笑道,然后捏了捏彤彤的小脸蛋:

“再说了,这是我的小公举提出的要求,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贱叔叔,那我现在可以叫你爸爸了吗?”彤彤听到这话,立刻满脸激动的看着郝建。

而此时,郝建和若岚都愣住了,而后若岚的鼻子一酸,美眸之中立刻便有丝丝晶莹流淌下来。

“不行吗?”

看到郝建不说话,彤彤还以为他不答应,雪白的小脸蛋立刻浮现出失落的表情。

听着她的话,看着她的模样,郝建更是一阵心酸。

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却无法享受一天的父爱,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残酷的事情。

“当然可以,以后我就是你干爹了。”

郝建将彤彤抱在自己怀里,他不忍心看到彤彤伤心,这个孩子太缺乏关爱了,而他能做的,就是尽量满足她这个小小的愿望。

“真的可以吗?”彤彤一怔,而后抬起小脑袋,美丽的大眼睛之中,充满了惊喜的泪水,而后回头看着自己的妈妈:

“妈妈,我能叫贱叔叔当爸爸吗?”

若岚此时也不禁眼眶湿润,捂着自己的嘴,强忍着不流下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可……以……”

……

随后,若岚就和彤彤先去学校,母女两人都精心打扮过,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走在校园里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彤彤,爸爸先去一下洗手间,等一下,去班级找你们。”郝建说道,此时他突然感到内急,就想去上个厕所。

“好。”彤彤乖巧的应了一声,和若岚一起走进班级里头。

可她才刚刚坐下,一个胖头小子就走了过来,双手一拍彤彤的桌子,嚣张的说道:

“喂,马子彤,你不是说你爸爸会来参加家长会吗?人呢?”

“我爸爸上厕所了,等一下他就会过来!”彤彤哼了一声,显然很讨厌这胖小子。

“你就吹吧,每一次你都说你爸爸会来,可每一次来的就只有你妈妈一个人。嘿嘿……你就是一个有爹生,没爹养的野丫头!”胖小子坏笑的说道。

“我不是野丫头,我爸爸一定会来的!”

彤彤气得小脸涨红,大眼睛之中泪水盈盈,却坚持相信郝建一定会回来,因为郝建从来都没有骗过她。

而此时若岚也是皱了皱眉头,不过对方毕竟是小孩子,没说什么。

这个时候,一个打扮妖艳,体型臃肿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一把抓住王小涛的手,将他拽到自己身边:

“小涛,妈妈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和穷人交朋友,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与此同时,她还略带嫌恶的看了彤彤和若岚一眼。

被她这么看着,彤彤顿时觉得委屈,说道:

“我才不是他的朋友,是他自己要缠着我的。”

闻言,中年妇女哼笑一声:“开什么玩笑,我们家小涛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野丫头,我们家小涛会缠着你?”

“我不是野丫头!”

一听这话,彤彤立刻哭了出来!

从幼儿园开始,她的同学们就一直称呼她为没有爸爸的野丫头,所以彤彤对于这个称号格外敏感。

而此刻,若岚的俏脸也极为苍白,看着彤彤,一阵心疼!

“好了,彤彤!我们不哭,妈妈告诉过你,做人要坚强!知道了吗?”岚姐的美眸之中泪水盈盈,微笑着对着彤彤说道!

彤彤乖巧的点了点头,抹掉眼角的泪水,瘪着小嘴,倔强的说道:

“妈妈,彤彤知道!彤彤一定会坚强的!”

“好孩子!”看着这幕,若岚更是一阵心酸!

而那名中年妇女看到这幕,则是嘴角一撇,满脸的鄙夷厌恶:

“吆!坚强?坚强能当饭吃吗?一个寡妇,一个野丫头,就算再坚强,有个屁用!告诉你女儿,以后不要让她缠着我儿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们小涛,可不会和你们这种穷酸做朋友!”

而此时,郝建刚从洗手间回来,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欺负若岚,顿时脸色一沉,快步走了上去,将母女二人护住身后。

中年妇女看到郝建瞪着自己,先是怔了一下,而后却也冷笑了起来。

“吆!你是这个寡妇找的野男人?你来得正好,以后让这个野丫头离我儿子远点,我们家和你们这些穷人可不一样,我们家小涛读完小学就要直接送到国外读书的,我可不想他交一些穷鬼朋友到了国外让人笑话。”

中年妇女言辞中尽是刻薄和鄙夷,那种神色仿佛自己高高在上,厌恶和不屑毫不掩饰。

郝建一愣,而后看了看小脸上满是泪水的彤彤,当下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此刻郝建嘴角随之泛起一道阴狠的弧度,径直说道:

“对一个孩子,说这种刻薄的话语,你不感觉自己太过分了吗?”

“过分?我不过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你们不就是死穷鬼吗?你看你女儿穿得多土气,她这一身估计两百块都不到吧?你知道我们家小涛穿什么吗?杜嘉班纳,一件衣服就五千多了,你们买得起吗?就你女儿那穷酸也想跟他交朋友,配吗?”中年妇女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这中年妇女一道道话语,就像是一柄柄利剑,插进了若岚和彤彤的心里,让母女二人俏脸上泛出一抹凄然!

孤儿寡母,只能任人欺凌!

而郝建的目光之中厉芒一闪,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刻薄尖酸的妇人:

“这位妇人,看你应该是有学识的人!不知道你可听过,一个沙笔说没有的故事?”

嗯?

妇人一愣,而后眉头一皱,厌恶的说道:“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就是沙笔!”郝建耸了耸肩,一副看沙笔的模样!

而中年妇女这才反应过来,那张满是肥肉的脸上泛出一丝丝羞怒:

“你……你这个穷鬼竟然敢骂我?”

“骂你?虽然我不打女人,但是你再敢多说一句,我也只能给你的肥脸活活血了!”郝建目光之中泛着凶芒,紧接着厉声一声:

“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