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你也配谈教养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砰!

当赵老师整个人被郝建一巴掌抽飞好几米,摔在地上的时候,此地的所有人都懵了!

尤其是赵老师,他摸着自己飞快肿胀的脸上,神色之中泛着浓浓的不可置信,双目死死盯着郝建:

“你……你特么竟然敢打我?我是你女儿的老师,你知道打我,意味着什么吗?”

赵老师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个家长打了!

要知道,现在的教育师资力量极为短缺,而像他这样的班主任,几乎每一个家长都要巴结着,逢年过节还要塞红包,客客气气,极为尊敬!

而现在,这个混蛋竟然敢打自己,这让赵老师又惊又怒!

一旁的张月琴和若岚也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张月琴的嘴角一撇,满脸刻薄尖酸,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而若岚则是充满了担忧!

“老师?有师德的可以称为老师,没有师德的则要称为狗shi,而你,连狗shi都不如!”郝建目光冰冷!

在家长面前都敢打彤彤,若是他们不在,那彤彤什么处境,可想而知!

“你……你……”赵老师听到这话,被气得浑身颤抖,满脸的怨毒:

“好!你敢打我,那我就让你女儿在这里上不成学!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听着赵老师愤恨的话语,那名胖头小子则是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彤彤,嬉笑说道:

“哇!马子彤,你听到了吗?赵老师要让你上不成学了!你求我啊,只要你让我亲一口,我就有办法让你继续上学!”

这名胖头小子满脸得意,一边说着,一边作势便要去亲彤彤!

彤彤小脸上充满了厌恶,看到胖头小子靠上来,当下便一把将其推开:

“我才不让你亲呢!”

彤彤小嘴一瘪,满脸的委屈和厌恶,而胖头小子被推开之后,立刻对着张月琴哭诉起来:

“妈,你看到了吗?马子彤不让我亲,还打我!呜呜……这个野丫头太过分了!”

听着自己儿子的哭诉,张月琴的胖脸上顿时泛出浓浓的厉色,瞪着彤彤泼辣的喝道:

“你这个小野种,竟然敢打我们家宝贝,我今天就教育教育你这个没教养的野种!”

说完这话,张月琴挥手便向着彤彤的小脸打去!

看到这幕,若岚大惊,连忙用身体护住自己的女儿!

啪!

随着一道脆响之声传来,若岚顿时一愣!

因为她没被打着,反而张月琴被一巴掌扇的一个踉跄!

张月琴披头散发,那张肥胖的脸上顿时出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整个人楞在当场,直勾勾的看着郝建:

“你……你这个穷吊丝敢打我?”

张月琴不敢相信,然而郝建听到这话,大嘴一咧:

“为什么你们这种白痴都喜欢说这句话?我不是你爹,又不是你娘,既不疼你,也不爱你,为什么不能打你!!!”

“你个死穷鬼,你竟然敢打我?好!你给我等着!你有种就别跑!!!”

张月琴从当上教育部部长夫人之后,何曾受过这种委屈,当下疼得她龇牙咧嘴,快速拿出手机给自己老公打电话:

“姓王的你给我听着,你老婆和儿子在学校里快给人打死了,你要是再不来,就等着给我们娘俩收尸吧!”

一旁的赵老师看张月琴打电话,当下大喜,看向郝建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戏虐和恨意!

这个穷吊丝这么嚣张,一会儿等王部长到了,看你怎么死!

还有他那个小野种,得罪了我,以后别想在这里上学了,甚至张月琴老公一句话,看着花市还有谁敢收留这个小野种!

想到这里,赵老师脸上泛出一丝丝狞笑,神色之中充斥着戏虐!

而张月琴也不等电话那头的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而后咬牙切齿瞪着郝建:

“我老公马上就来,你就等死吧!还有你的那个小野种,我也会让她在这个学校里头和花市的所有学校,都呆不下!”

“啪!”

话音刚落,张月琴的嘴角就又挨了一巴掌。

“你。”张月琴气愤到了极致,竟然委屈的哭出了声来。

“在你老公到这之前,你最好还是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虽然我不喜欢打女人,但是不代表我不会打女人!”郝建表情凶狠的道。

郝建一看这张月琴就知道她不是聪明人,俗话说的好:事不过三,可她非要连续三次对他出言不逊,然后被他连续打脸,这才学会乖,这不贱吗?

张月琴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却是不说话了,心里却怨毒的想着:小瘪三,你尽管嚣张,等我老公到了,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四十好几的中年男人带着两名魁梧的保镖,出现在教室里头!

这名中年人肤色白净,一身合称的黑色西装,梳着个大背头,脚下的皮鞋擦得一尘不染,挺着一个肚腩,典型的官僚打扮。

“老公!”张月琴一看到自己老公王天文来了,顿时激动的都快要哭了。

“到底怎么回事?”王天文语气不善的问道,心想:这个疯女人又想搞什么鬼。

要知道他刚才可是准备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但因为张月琴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害得他不得不推掉会议赶了过来。

“就是他!他刚才打我!老公。你让人把他抓起来,把他的四肢打断,然后再把他给我关起来!关他个五年,不,十年!”张月琴声音尖锐的道,充满了恶毒。

王天文眉头微微一皱,这个该死的蠢货,这种话怎么能明着说出来,万一要是被记者拍到的话,那他可就大条了。

好在这里除了郝建他们之外就没有别人了,要不然他真忍不住抽张月琴几耳光。

王天文扫了郝建一眼,却看到郝建也平静的看着他,态度显得有些倨傲。

看到这里,王天文顿时面露不喜:“你为什么打我的老婆?”

“因为她要打我的女儿。”郝建淡然回答,王天文这官僚架势唬得了别人,但却唬不了他。

“是那个小野种先打小涛,我才动手的!”张月琴连忙说道。

“你胡说,明明是他想要亲我,我才推开他的。我没有打他!”彤彤哭喊着道,也觉得很委屈,这根本不是她的错。

“赵老师,你说说看是怎么回事。”王天文随之转向赵老师。

赵老师自然是选择站在张月琴他们这边的,现在看到王天文来了,立刻就有了底气了:

“王部长,张夫人说的没错,就是马子彤先推的小涛,我没看到小涛亲她。而且马子彤的这个爸爸,就是一个泼皮无赖,不仅打了张夫人,甚至连我这个老师都打!”

“你胡说!你明明看到的!我爸爸也不是泼皮无赖!”彤彤委屈的道,哭得更加厉害了。

“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有没点教养?”王天文顿时厉声呵斥道。

彤彤见到王天文凶神恶煞的,立刻吓得躲在自己妈妈的身后,委屈的不断抽泣。

而郝建双目一眯,盯着王天文说道:

“教养?你也配谈教养?生了个儿子是流氓,娶了个老婆是泼妇!你这种教育部长,配谈教养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