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我也是懂一点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车小小气得语塞。

郝建拉了车小小一下,面带微笑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你朋友在跟我开玩笑呢,再者说了,他也没有说错啊,我本来穿得很老土。”

见到郝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表现出足够的大度,顿时让车小小的那些朋友眼前一亮,不由得高看了几分。

而钱少航似乎也没想到会这样,顿时不满的冷哼一声。

他本来以为郝建一定会气不过扭头就走的,这样一来的话,就正中他的下怀了。

见状,车小小心里也是涌现出一丝暖意,她知道郝建这么做是为了她,不让她在郝建和自己朋友之间为难。

“不过,说起艺术,我也是懂一点的。”郝建说道。

“你也懂艺术?我看不像吧?”

钱少航冷笑道,看这老土的打扮,跟个**丝似的,一点艺术气息都没有,也配自称懂艺术?

郝建点了点头:“看你的打扮,应该是画家吧?正好我也会画画。”

“你也会?”钱少航哑然失笑,他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说会画画?

“那你可比不上钱少航,他可是本市小有名气的画家,曾经一幅画拍到十万块。”那个时髦女人笑道,看着钱少航的眼神中带着些许崇拜。

闻言,钱少航也是扬起了自己高傲的头颅,有些鄙夷的看着郝建。

听到没有?老子一幅画就能卖十万,敢在老子面前说会画画?简直是班门弄斧。

“这一次车小小生日,钱少航,你可不能吝啬哦。”这个时候,酒吧的老板也是怂恿了起来。

“我当然都已经准备好了。”

钱少航哼了一声,然后把一个画筒递给车小小,并且深情道:“小小心意,希望你能收下,虽然只值五万块,但我为此花了很久。”

显然,这个钱少航是对车小小有意思的,否则也不会给这么贵重的礼物。

嘴上说好像这幅画不值一提,但脸上却尽是得意。

“这。”车小小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收这么贵重的礼物,甚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郝建。

见状,钱少航顿时眉头一挑,心里有些不悦了。

“收下吧,毕竟是别人的一番心意。”郝建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你了。”车小小点了点头,然后对钱少航致谢。

如果说没有车小小刚才那一眼的话,钱少航或许还会高兴,但现在他却是嘴角扯动一下,勉强挤出一道难看的笑容。

“车小小,既然收下了这么贵重的礼物,何不展现给我们看看?顺便让邱老鉴定一下。”时髦女子语气有些酸酸的说道。

车小小点了点头,然后就把画筒拉开,将画布拉开,一幅画便展现在众人面前。

那幅画画得是夕阳下的花海,水彩和落笔都恰到好处,将花海与夕阳融为一体,格外生动,主要色泽也格外的艳丽,令人瞠目结舌。

“好漂亮!”

时髦女子惊呼一声,她虽然不懂画,但也看得出来这幅画很不错,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此时,一个五十几岁戴眼镜的老者凑了上来,认真的观摩这幅画。

他就是邱老,是个艺术品鉴定师,在花市业内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任何艺术品他一眼就能看得出好歹来。

邱老看后,也是露出了笑容:“不错不错,这幅画确实值五万。”

闻言,钱少航脸上的傲气也随之变得更加浓郁,顺带挑衅的望向郝建。

然而就在此时,钱少航却看到郝建摇了摇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脸上却透露出对这幅画的失望。

看到这里,钱少航顿时怒火难填,问道:“怎么?郝建先生似乎对我的画不太满意啊?”

郝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想到无意间的举动被钱少航给看到了,此时也就只能开口了:

“不满意称不上,就是觉得这幅画可以更好。”

他确实觉得钱少航的画还差了点火候,虽然称得上不错,但却难登大雅之堂。

闻言,所有人都如同看怪胎的看着郝建,连邱老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外行人在那评头论足?未免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吧?

而邱老也是冷哼一声,不满的瞪着郝建,他这么说,岂不是在说自己眼光有问题?

“哦?是吗?看来郝建先生真的是个懂画之人,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给我给我评价评价我的这幅画,到底哪里不够好了。”钱少航冷笑着说道。

郝建张了张嘴,正打算说话,那个时髦女人却打断了他的话,嘲讽道:

“你还是不要随便评价的好,要不是不懂装懂,胡说八道的话,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郝建笑了笑,然后就闭上嘴,不再开口了。

“要是评价的不好,我也不怪你,你就自罚三杯离开这里好了,如果你不评价,那就代表你真的是在不懂装懂,这样的话,你还是要离开这里。”

钱少航补充一句,今天他非要郝建把他的画说个好歹来,要是说不出来,那就直接滚蛋!

“钱少航,张秋亚,你们不要太过分了!”车小小急了,郝建是她叫来的,怎么能够把他赶走呢?

“车小小,你也看出来了,现在不是我们要为难你朋友,而是他故意找茬!”钱少航不满的说道,态度却依旧很坚决。

“好,既然你要让他走,那我也走!”

车小小气急了,直接拿起手提包就要走。

这一下众人可惊呆了,他们都没想到车小小会为了一个男人而抛弃他们这些朋友,她和这个男人到底什么关系?

“诶,今天是你生日,应该高兴才对,别这样。”郝建却一把拉住车小小的胳膊。

“可是。”

车小小有些犹豫,她并不知道郝建是不是懂画,万一他不懂,那不就要被侮辱了吗?

“没关系的,只是鉴定一幅画而已,等我说完再走也不迟啊。”郝建笑了笑,然后望向钱少航:

“好,我来评价评价你这幅画。”

既然有人要把脸伸过来给他打,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