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以酒作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指着钱少航的画,道:“你这幅画,布局很好,着色也很完美,色彩的搭配更是上乘,让人看上一眼,就会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

钱少航很不客气的切了一声,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这些我还用你说?我自己不知道?

“帅哥,我们让你指出钱少航这幅画的缺点,可不是让你拍马屁哦。”性感美女张秋亚玩味的说道,直勾勾的盯着郝建。

郝建点了点头:“接下来我就要说你的缺点,你着重色彩,却太过于追求完美,以至于将颜色体现的过于突出。夕阳下的花海,真的会这么明亮和鲜艳吗?”

闻言,钱少航和邱老尽数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看画,邱老看得尤其认真,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看走眼了。

“当然不可能这么鲜艳的,夕阳的光芒,应该是昏暗,带点沧桑之感,更加偏于橘黄色,可你这色彩却是金黄,与其说是夕阳,不如说是骄阳好了。”

郝建继续评价,光是色彩这一点,就已经不合理了。

“嘶。”

此时,听到郝建这么说,邱老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发现了钱少航的画里果然有着致命的问题。

见邱老也这反应,钱少航的脸色就有些不大好看了:

“但是从这一点就说我的画不好,那你未免有些鸡蛋里挑骨头了吧?我可以说,我这画是在体现一个意境,既然是意境就不需要太追求合理和现实,你这个外行人到底懂不懂?”

钱少航话音落下,又把问题丢给了郝建,这时候所有人也都重新将目光投向郝建,等待着他的回答。

“是,你的确可以强说它是个意境。可既然是意境,你到底是想体现什么意境呢?是明媚动人,还是沧桑惆怅?如果是明媚动人,你就不如画骄阳,这样更加能凸显画的鲜明;如果是沧桑,你为什么又不将色泽放的更加深沉和内敛一点,再画一个少女站在花海中仰望夕阳,更加能体现画的深度与质感。你这一下明艳一下沧桑,会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你知道吗?”

听完郝建的意见,众人再看钱少航的那幅画,似乎就觉得它不是那么好了。

而也邱老也是若有所思一阵,紧接着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悟之色,然后对郝建深深的鞠了个躬:

“受教了。”

众人全部惊愕,连邱老都这样了,那就代表郝建说的问题真的是存在的,此时他们再看郝建的眼神,也就有了些变化。

“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有本事你自己画一幅来看看啊。”张秋亚不屑的道,她是站在钱少航这边的,自然是要替钱少航说话了。

而此时听到这话的邱老却是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呵斥两声:

“难道说,不会画画就不能评画了?那也就是说,我也没有资格去评画咯?”

邱老也是不会画画的,张秋亚这话无疑是把他也给骂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秋亚满脸尴尬,连忙辩解道!

她可不敢得罪邱老,否则,以后她画廊里的艺术品可就卖不出去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就告诉你是什么意思。懂画之人未必就会画,就好比你觉得一首歌好听,难道就必须要求你一定会唱才能听?”邱老毫不客气的道。

然后张秋亚就没话说了。

“无碍,反正今天是车小小的生日,我也没什么能送车小小的,就画幅画送给她好了,画的不好,你们别笑话。”郝建笑了笑,然后问道:

“请问这里有水彩吗?”

“你真爱说笑,这里是酒吧,怎么可能会有水彩?你是明知道这里没有,所以才敢这么说的吧?”

张秋亚讽刺道,她不敢得罪邱老,也就把所有的怨气发泄在郝建的身上。

郝建也不理会张秋亚的嘲讽,道:“既然没有水彩的话,那就用酒好了,我想这里应该有酒吧?”

“用酒作画?”众人都觉得很有意思。

“你等着,我立刻去给你。”

酒吧老板顿时也来了兴趣,快步跑开了,然后很快就带着一箱五颜六色的酒和一张白纸走了过来。

“兄弟,随便选,不收你钱!”酒吧老板很豪爽的道,他还从来没见过人能用酒作画,能够一饱眼福,花几百块钱算什么。

“那就多谢兄弟了。”郝建点了点头,然后从里头选了四瓶酒。

“可以了。”

“就四种颜色就可以了吗?”酒吧老板很吃惊,一般画画不是至少要有数十种颜色搭配吗?

“足够了。”郝建笑着说道,然后便不理会众人那略带怀疑的眼神,开始动手了。

他拿了几个酒杯,然后将自己选的几瓶就倒入其中,酒杯里头立刻就融出各种不同的颜色。

众人大吃一惊,郝建竟然用四瓶酒又融出了五种不同的颜色。

邱老捂着胡须点了点头,从这一点,他就能肯定郝建一定是老手。

“真厉害啊。”一个吉他歌手打扮的男人不禁赞叹一句。

“这有什么厉害的,我也会!”钱少航不满的哼了一声。

“人家可是用酒调出颜色来,你行吗?”吉他歌手撇了撇嘴。

“。。”

钱少航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果说行的话,那万一大家让他露一手,那可就大条了。

调制好颜色之后,郝建就直接用手指沾了沾酒水,然后开始为那张纯白的纸张点缀颜色,人家是笔走龙蛇,他是指走龙蛇。

他们看着郝建在纸张上点缀,但却怎么都不觉得郝建是画画,更像是在乱涂乱画,画了半天,都没人知道郝建在画什么玩意。

“什么垃圾玩意啊。”

张秋亚不屑的撇了撇嘴,心想这小子果然是在不懂装懂,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颜色嘛。

郝建不理会,继续专心致志的作画,半个小时,他的“乱涂乱画”就成功了。

“郝建先生,不如你给我介绍一下,你这幅画叫什么吧?一大堆污迹?”钱少航哈哈大笑,这也能叫做画?

郝建不说话,直接把那幅画给翻了过来。

然后所有人就闭嘴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