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大师手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所有人都呆滞了,刚才那幅画因为是正着的,所以他们看到的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颜色,但被郝建这么一调转过来之后,马上呈现的却是另外一幅不同的场景。

那白纸上赫然浮现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自然就是车小小了!

郝建以当初第一次见到车小小的场景画下了这幅画,车小小专心坐在汽车上开车,嘴角浮现着俏皮的笑意,抽象的同时,却又显得栩栩如生。

“倒着作画,此乃大师手笔啊!这幅画必定价值二十万以上!”邱老惊叹道,如此流畅的线条和刁钻的弧度,一般人可做不出来。

而更主要的是,郝建是完全没有用水彩和画笔就作出了这幅画,这让这幅画的水准直接提升了几个档次。

此时众人都还没从那画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直勾勾盯着者这副不可思议的画。

虽然他们之中大多都不懂画,但一看到郝建的这幅画,就不由得感觉要比钱少航好不少。

钱少航的画让他们只是眼前一亮,可郝建的却不同,他的画是直接把他们给吸引住了,视线完全无法移开。

车小小此时也是激动的不行,因为她没想到郝建既然会画她。

“这幅画,二十万我买了!”

那个酒吧老板直接开口道,就算他再傻也知道这是一幅精品,以后没准还有升值空间的。

“我出二十五万。”另外一个男人也开口说道,此时不抢,更待何时。

“我。我出三十万。”

张秋亚也小声的嘟囔一句,此时就连她也不禁想要买下这幅画了。

闻言,钱少航立刻狠狠的瞪着张秋亚,张秋亚便立刻吓得低下了头,可却还是没有改口。

她是开画廊的,也就是说她是个生意人,既然邱老都说这幅画价格不菲,那她自然也是要下手的。

此时哪怕是得罪钱少航,也没办法了,谁让这幅画太好了。

“我出五十万!”邱老也来凑热闹了。

邱老这么一开价,所有人都傻眼了,这直接就把价格抬高了三十万啊?

张秋亚不满的道:“邱老,你不是说这幅画只值二十万吗?”

“我说的是二十万以上,谁说只值二十万了?毕竟创作这幅画的画家,可是没用水彩和画笔的,光是这一点就能让这幅画价格连翻几倍,要是遇到懂行的艺术家,别说二十万,两百万人家都买!”

邱老哼了一声,然后扫了众人一眼:“你们别跟我抢啊,谁跟我抢,我以后有好东西就不介绍给你们了。”

如此一来,张秋亚等人便只能的苦笑着割爱了。

“抱歉了邱老,这幅画,我已经答应要送给车小小当生日礼物了,所以我是不会卖的。”郝建摇了摇头,诚恳的向邱老道歉。

“送生日礼物,没必要送这么贵重的嘛,要不你改天再画一幅给车小小?”

邱老却还是不死心,难得遇到自己心仪的臻品,他怎么可以放弃?

“是啊,郝建!你不用在意我的,这幅画确实太昂贵了,我受不起。”

车小小也是体贴的说道,但虽然这么说,她的内心其实还是想要的,不是因为这幅画有多么昂贵,而是因为这幅画是郝建送给她的。

“这怎么行,既然说了是给你的生日礼物,那我就必须送给你。至于送给你之后,你要卖掉还是丢掉,那都随便你。”

郝建直接把那幅画塞在车小小的怀里,那副轻松随意的样子,就跟就是一张废纸一样。

“小心点小心点。”邱老连忙说道,心里那叫一个气啊,都恨不得要打郝建一顿了,这样的珍宝,应该细心对待才是啊。

“你真的要送给我吗?”

车小小脸上浮现欣喜的笑容,捧着那幅画,却也是爱不释手。

“那是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郝建呵呵笑道。

车小小不说话了,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直接就把钱少航那张画给丢在桌子上,然后把郝建的画小心翼翼的卷起来,装进画筒里面。

看到这里,钱少航的嘴角不住的抽搐,以前他的一幅画千金难求,现在倒好,被嫌弃了。

此时钱少航可谓是恨极了郝建,不但因为郝建抢了自己的风头,更因为郝建蛊惑了他的女神。

“小小,我和你商量个事呗?”

邱老这个时候转移的目标,像是个老狐狸的凑了上来,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车小小哪里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直接摇头:“不卖!”

“八十万!”

“不卖!”

“一百万!”

“不卖!”

“那你多少才肯卖?”邱老都快哭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车小小的画筒。

“多少钱我都不卖!”

这是郝建送的,光是这一条,她就绝对不可能卖掉。

“邱老,小小可比你精明多了,这幅画未来一定能够升值,她可能是想打算到那时候再找个卖家吧。”酒吧老板也是叹了口气,各种羡慕嫉妒恨。

“唉,看来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了。”邱老也是一副很失落的表情。

“邱老用不着这样,如果你想要,改天我再送你一幅好了。”郝建笑着开口道。

邱老顿时眼前一亮,说话都有些哆嗦了:

“你说的是真的?你可不许爽约啊!”

“放心,既然我已经答应了给你画,就一定会给你画的。”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

邱老却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好像恨不得郝建现场就给他画一幅似的。

郝建哭笑不得:“这个,你总得给我一些时间吧?”

“好吧好吧,这是我的电话,你到时候一定要联系我。”

邱老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也知道自己是心急了,随后递上自己的名片。

而经过郝建这么一手之后,车小小的那些朋友也都不敢小看他了?谁说他不是艺术家?他根本就是个大画家好吗?只不说人家比较低调而已。

而这个时候的钱少航,反而是坐上了冷板凳,他没好意思和郝建说话,而那些人也自然懒得去搭理他。

钱少航就一个人在那喝闷酒,感觉心口好像堵着一块石头,说不出的愤恨。

“你别灰心,我相信你比他厉害多了。”而此时张秋亚也在钱少航的身旁,说着口是心非的话。

“是吗?既然如此,那你还为什么要买他的画呢?”钱少航冷笑的看着张秋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