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郝建先生一定要铲除龙虎帮呢?就算古老四和你有仇,你杀了他便可以了,何必再多此一举呢?”辣姜哥有些不解的道。

“因为我这个人怕麻烦,我知道我杀了古老四之后,他的手下一定会来找我。而我也知道你们****惯用的手段是什么,是绑架、威胁,我虽然不怕他们,但我却不想我身边的人被他们纠缠,所以我要他们永远消失,你明白吗?”郝建回答道。

虽然郝建已经杀光了这里的所有人,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最可怕的就是他们的信息网,他们虽然现在查不到自己身上,但早晚有一天也会查到,郝建不能冒那个险。

闻言,辣姜哥怔了怔,表情有些犹豫,沉吟了一分多钟,才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

“郝建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

郝建皱了皱眉:“说。”

“我想要跟你。”辣姜哥重重的低下了头,表情却很坚定。

“哦?为什么?”

郝建饶有兴趣的看着辣姜哥,他很想知道,是什么让辣姜哥愿意放弃帮主之位的。

“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正常人没有的东西。”

辣姜哥苦笑道:“以前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王霸之气,直到见到你,你身上有一种特质,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要臣服。”

“其实刚才我也在犹豫,毕竟我可是一帮之主,整个帮会就我最大。可我意识到,或许我在一些普通人面前可以作威作福,但在像你这样的人面前,我就与蝼蚁相差无几。我不想再这样下去,我想跟你,让你带领我们走向巅峰,真正的称王称霸!我知道我做不到,但是你可以!”

辣姜哥目光坚定的注视着郝建。

一个人屠杀了数十个带枪的黑帮成员,这样的人要是放进****里头,足以横扫所有帮会。

辣姜哥不傻,他知道如果自己单干的话,就一直只是个地方的土霸主,可如果他跟着郝建的话,他却有可能成为华夏地下皇帝面前的功臣。

前后对比之下,孰轻孰重,自然就一目了然了。

郝建笑了笑:“你个聪明人。”

辣姜哥顿时眼前一亮,郝建难道是打算答应他了吗?

“但我现在还没有那心思,还是先把我交代你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再说吧。”

郝建微微一笑,他现在只想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对什么帮主之位一点也不感兴趣。

而且人多欺负人少,这种事情放在现实社会或许没问题,但在地下世界却不起作用。

地下世界有真正的高手,瞬间就能击杀成百上千人,辣姜哥的提议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还有可能成为累赘。

“这。好吧。”

辣姜哥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要想郝建接受他并不容易,毕竟现在的他对郝建来说还一无是处。

郝建不再多言,回头走进火牛哥的房间。

“走吧。”他对那个少妇说道。

“他们呢?”少妇唯唯诺诺的问道,却不敢动。

“死光了。”

“死光了?都你杀的呀?”少妇震惊了,郝建真的一个人杀了几十人外加十几条狗?

“你到底走不走?”郝建不耐烦的问道。

“走走走。凶什么嘛。”少妇光着小脚丫,跟在郝建的后头,从另外一头离开。

而在离开的时候,他们便遇到了那十几只杜宾,就在少妇以为它们会扑上来的时候,却见它们耷拉着脑袋,有些畏惧的看着郝建,似乎在求饶。

“它们这是怎么了?”少妇怔怔的看着那些杜宾犬。

“不知道。”郝建面无表情的回答。

“哦。”少妇扁着嘴巴,但看着郝建的背影,眼神中却有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这个家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呢?

郝建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提议把那少妇送到家门口,而这个时候,那个少妇反而不想下车了。

“那个,我叫苏新亚,你叫什么名字?”苏新亚开口向郝建问道。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也不会告诉你我是谁,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任何的交集,所以你最好还是赶紧回去洗洗睡吧,别问那么多了。”郝建淡淡的瞥了苏新亚一眼,有些冷酷的道。

苏新亚咬了咬嘴唇,却还是不死心的道:

“可是你的衣服,我总得还给你啊?不如你留下一个联系方式给我吧,之后,我把衣服给你送回去。”

“不用了,衣服就当做是送给你了。”

郝建却完全不给她机会,他知道苏新亚在想什么,所以他必须在她企图做些什么的时候,把她这个念头给扼杀在摇篮当中。

“哦。”苏新亚有些失落的苦笑了一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郝建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发动汽车绝尘而去。

看着远去的汽车,苏新亚攥紧了拳头,在那吹了几分钟的风,见郝建真的不会回来,这才不甘心的往里走。

郝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他为了避免让舒雅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所以才回来之前特意找了个旅馆洗了个澡,并且换上一件干净的衣衫。

但是一开门,郝建就看到舒雅坐在沙发上睡着了,整个娇躯都卷缩在一起,如同一只小猫似的。

显然她昨晚是在等自己,结果等着等着,就一不小心睡着了。

想到这里,郝建又是感动又是内疚的走了过去,推了舒雅几下:

“老婆大人,你回房间睡吧。”

舒雅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郝建回来,立刻就精神了,指着郝建破口大骂:

“你个王八蛋,又到哪里去鬼混去了?这到凌晨还才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头?”

我去,这怎么跟老夫老妻那套似的,貌似我们还没结婚吧?

郝建摸了摸鼻子,有些哭笑不得:“我昨天给朋友庆生去了,一不小心就喝得有点晚了。”

舒雅呵呵冷笑两声:“都已经大难临头了,你还有心情出去和你的那些狐朋狗友厮混?”

“大难临头?咋了?”郝建怔住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