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有点事找你帮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咋了?这还要问你啊,才来公司没几天,就接连把几个部门的部门给得罪了,现在他们联合起来弹劾你了知道吗?”

舒雅很生气,这个混帐家伙,竟会给她找事。

“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直接敷衍他们几句,不就成了吗?他们难不成还敢顶撞你不成?”

郝建是不知道舒雅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反正又不是头一回了,至于吗?

“你说的倒是轻巧,这一次苏琴联合她的那个姘头大股东联合向我施压,说不开除你,就立刻撤资!公司现在马上就要面临上市,如果他这个时候撤资,我们之前的努力,可就白忙活了。”

“靠,那代表苏琴床上挺会玩嘛,能让那个大股东这么为她。”郝建嬉皮笑脸的道。

“你还有心思说笑?你知不知道,那个大股东就这事明天特意要开一个会议,明天我要是没办法说服他们的话,就只能开除你了。”舒雅气恼的道。

“那就开除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郝建耸了耸肩,倒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反正就一份工作而已,换了就换了呗。

“可如果你不在公司,我们之间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怎么会呢?我可以安心的在家做一个小白脸,到时候别人问起来,你就跟他们说,你因为贪恋我的美貌,所以自愿包养我不就成了吗?”郝建厚颜无耻的嘿嘿道。

舒雅咬牙切齿:“你想得美,要是你被开除了,我就安排你去分公司打杂!”

“靠,这么狠?”郝建目瞪口呆,那不就等于是做苦力。

“你自己祈祷吧。”

舒雅哼了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而后‘砰’的一声重重的把门摔上。

“这个死家伙,人家这么担心他,可他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被开除也是活该!”

而在客厅,郝建摸了摸鼻子,又拿起了手机,阴恻恻的笑道:“想开除我?哪有那么容易?”

“喂,是我,明天我有点事,要请你帮忙。”

.。

隔日,郝建和舒雅一起去上班,郝建依旧跟个没事人似的,可舒雅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看到这里,郝建不由得有些感动,他知道这丫头是在为保住自己的工作而苦恼着。

到了公司,郝建才刚把车驶入车场,肖蔷便迎了上来,快步走到舒雅的旁边敲她的车窗:

“总裁,他们都已经在会议室等你了。”

“就那么迫不及待吗?”舒雅冷笑一声,然后回头看着身旁的郝建,再度陷入迷惘之中。

“没关系,你先上去吧,一会儿我就到。”郝建笑了笑,示意无所谓。

舒雅点了点头,然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苏琴的姘头叫做周子雄,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他与大部分的企业家一样,也是挺着个大肚腩,秃头,穿着一件西装,但却还是显得人模狗样。

此时,周子雄和苏琴坐在一起,脸上尽是不耐,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显得派头十足,却又显得很嚣张。

舒雅进来,看到周子雄这样,顿时便皱了皱眉头。

会议室里头是一直规定不准抽烟的,周子雄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还要这么做,那就是故意要给自己下马威了。

舒雅坐在主席上,微笑着说道:“就因为一个司机而集合高层召开会议,未免有些太小题大做了吧?”

周子雄掸了掸雪茄灰,怪笑一声:“嘿嘿……确实是有些小题大做,但前提是如果这个司机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公司的内部运作,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是啊,总裁!周副董说的有道理,那个郝建整天在公司里头游手好闲的,调戏女同事,勾搭男同事,把公司搞得乌烟瘴气的。这样的人就是害群之马,要是让他继续在公司里头呆下去,只怕整个公司都会一团糟啊。”苏琴连忙帮腔。

“我同意,我的保卫科现在就被他弄得一团糟了,那群保安都不听我指挥了。”梁领班忿忿不平的道。

“我也赞同把他开除,这个郝建上次还阻拦我到仓库拿货,气焰极其嚣张。”孙明辉跟着开口。

这三个人是最希望郝建滚出公司的,因为他们三个都在郝建手上吃过亏,却拿郝建一点办法都没有。

从来都只有他们欺负别人,可从郝建来了之后,他们三个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儿,而且舒雅还不制裁他,他们也就只能出此下策了。

周子雄今天是来给苏琴出头,整个公司里谁不知道苏琴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被一个小司机给欺负了,那这样的话他脸往哪放?

舒雅眉头深锁,当下的局势,还不是一般的严峻啊。

“舒雅,表个态吧,只不过是一个司机而已,就算开除了,也不会对我们公司造成任何的影响。”周子雄直接逼宫的道。

“你也说他只不过是个司机而已,那你又何必要为难他呢?”舒雅却也冷笑的看着周子雄。

“诶,可不是我一个人要为难他的,之前三位部长说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那小子什么德行就不用说了,这种品行不良的员工怎么能留在公司呢?”

周子雄也是个老狐狸,直接来了个推太极,把责任推卸到苏琴他们的身上去了。

舒雅暗骂周子雄狡猾,心道要不是你召开这次会议,光凭这几个部长能翻得起多大浪来?

“他是我亲戚,能不能给点面子?”舒雅沉着脸问道。

那些股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件事没什么,打算给舒雅这个面子。反正就一个司机而已,也对公司造成不了什么大影响。

可是周子雄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郝建,慢悠悠的道:

“舒雅,话不能这么说,鞋里的沙的道理,我想你也懂!虽然不会影响到根本,但终究会让人不舒服的。而且小问题,容易衍生成大问题!万一以后有人看到那个司机这么吊儿郎当,反而没受到处罚效仿他,那怎么办?又或者,有人说你包庇怎么办?你这总裁不就威风扫地了?”

那些股东听到这话,都觉得很有道理,相继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