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不堪回首的徐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周叔叔,看在你以前为公司效劳的份上,你也别说我欺负你。我虽然拿走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但每年的盈利还是照百分之三十给你,你看咋样?”舒雅问道。

徐东河顿时一怔,然后老眼便是微微眯起,这个女娃,有大将之风。

打人一巴掌,再给人一颗枣吃,这是帝王心术里最常见的手段,但舒雅却能将其用的如此出神入化,让徐东河也不禁称绝。

如果舒雅只是一味的罚,而没有赏的话,那么周子雄现在或许会被迫答应,但一旦逮到机会,他就有可能会反咬舒雅一口。

但舒雅有赏有罚,就将周子雄彻底收买,以后他想再做些什么小动作的话,就会有一些顾虑了。

“我没问题。”

周子雄苦笑道,果然心中是万分的愧疚,他没想到他这样让舒雅下不来台,舒雅竟然还不记仇。

“随便你好了,自己别后悔就行了。”郝建很不爽的叹了口气,似乎懒得去说舒雅的不是。

见到郝建终于松口,周子雄也是长舒了口气。

“既然没事的话,那大家就去工作吧。”舒雅对众人命令道。

那些股东本来还想巴结巴结徐东河的,听到舒雅这么说,也就只能无奈的离开。

.。

总裁办公室内,舒雅亲自为徐东河倒上一杯茶,笑吟吟的道:

“许老,这一次多亏了你的资助了。”

“受人所托而已。”徐东河笑了笑,抿了一口茶水。

“说实话,你和郝建真的是爷孙俩吗?或者说是祖孙俩?”

舒雅好奇的问道,除了这个理由之外,她真的想不出,徐东河还有什么理由帮郝建了。

“爷孙?哈哈哈哈。”

徐东河直接笑喷了,口中的茶水都吐出来了。

“我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孙子,如果我有一个那样的孙子,只怕我也活不到现在了,我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已。”

“朋友?”

舒雅有些难以接受这个接受,徐东河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和郝建那个无赖交朋友?

两人无论是身份地位上都很不匀称好吗?

徐东河笑了笑,道:“虽然我年纪比他大,但我确实是他的朋友不错,交朋友不分年龄、国籍、身份和地位的,不是吗?”

舒雅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徐东河终于败下阵来:“好吧,我承认是因为他救过我的命,我才答应和他做朋友的。”

舒雅这才笑了起来:“那你给我说说,他是怎么救了你的命呗?”

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舒雅突然对郝建充满了好奇。

“这件事还是由他告诉你吧,我怕我乱嚼舌根,他会收拾我。”徐东河苦笑道。

“收拾你?不会吧,他怎么可能欺负老人呢?”舒雅不太相信。

“怎么不可能?他以前还威胁我,要把我脱光衣服绑在马圈里,然后给战马喂****,让它们跟我来个亲密接触。”徐东河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可那不就只是个威胁吗?”

舒雅不解的道,一个威胁而已,不用那么当真吧?

“是啊,我当时的想法也和你一样。”

徐东河唉声叹气,脸上露出了沧桑的神态,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他真的那么做了吧?”舒雅目瞪口呆的问道。

徐东河满是耻辱的点了点头,苦不堪言。

“……”舒雅眼神怪异的看着徐东河,也就是说,眼前这位老人给战马那啥过?

他这身子骨受得了吗?

“你们在聊什么呢?”

正当这时,处理完事情的郝建,从外头走了进来。

看到郝建,舒雅立刻柳眉倒竖,怒道:“郝建,你以前是不是把许老绑在马圈里,还让战马那啥他了?”

郝建怔了一下,然后对徐东河怒吼道:“你连这种事都和她说了?”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徐东河不满的吆喝道:

“你说没人能治得了你,我今天终于找到了!我要让舒雅为我报仇,洗刷我当年的冤屈!”

“我艹,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既然还记得?你这人心胸怎么那么狭隘啊?”

郝建很无语的道,这老头怎么那么小气啊。

听到这话,徐东河直接就气孔冒烟了,无比委屈的道:

“你试着一丝不挂的被人绑在马圈里头,吹着寒风,面对着那一群挺着****的牲口,看你会不会忘记?”

这记忆还真是毕生难忘,现在徐东河偶尔做梦都会梦到,一群战马在欺负他。

听到这话,舒雅也是俏脸含煞,顿时选择站在徐东河那一边,呵斥道:

“说!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做了?”

“谁让那老头不听话。”郝建撇了撇嘴。

当时他受人所托,去营救徐东河被绑架的孙女,结果到了当地之后,徐东河死活要跟着一起去,怎么软磨硬泡都没用,气急之下郝建就这么干了。

“做倒是做了,不过我在第一匹战马侵犯他的时候,就把他给放了,光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我是很善良的,你们说呢?”

郝建眨了眨纯洁的大眼睛,其实主要是徐东河叫的太凄惨了,郝建担心他真的被弄死了,他会收不到佣金。

“你怎么能这样,许老年纪这么大了,你还这样欺负他?你还是不是人啊?”

舒雅气愤不已,哪有这样的人啊,这种行为未免太。太。丧心病狂了!

舒雅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郝建这种行为。

“你不是人!”徐东河立刻跟着附和道,同样瞪着郝建。

“好好好,不是人就不是人,其实主要是我那时候太年轻了,你知不知道,年少气盛会做些错事也是难免的嘛。”郝建挠了挠头,有些歉意的说道。

听到这话,徐东河的脸色也就缓和了一些!

毕竟事情过去了那么久,而且郝建还成功救回了他的孙女和他这一条老命。和这份恩情比起来,那点事情确实算不了什么。

“如果换做是现在的话,我一定不会那么做的。顶多就是把你的腿脚打断而已,绝对不会干出****你的这种事情来。”郝建却突然补充了一句。

“玛的,以为这王八蛋变善良了,没想到更狠了!”徐东河老脸那个黑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