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奇葩夫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可这特么的就是事实。”郝建扬起了高傲的下巴,挑着眉对舒雅道:“

老婆,告诉他,你老公我没有撒谎。”

舒雅现在真的是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心里暗骂:这个王八蛋!

而此时,张诚也是哭笑不得,他已经从舒雅的口中得知,舒雅和郝建只是合作关系,并非真正的相爱。

这也让张诚略微放心了一些,因为郝建身份神秘而又过于势大,连徐东河这样的人都和他结交,一旦舒雅真的嫁给了他,没准舒雅集团过不了多久,就会改名换姓了。

张诚无法接受这一点,所以便找舒雅谈了谈。

所以他自然知道是舒雅主动追求了郝建,或者说是逼迫了郝建。

而此时冷锋也眼巴巴的看着舒雅,只希望她能够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

然后舒雅便让他失望了。

“没错,是我主动追求他的。”舒雅闷闷不乐的说道。

“大小姐。”冷锋一脸愁苦的看着舒雅,显得非常哀怨。

“都闹够了吗?闹够了就开饭吧。”

舒雅冷冷的丢下一句,转身走进了饭厅,她懒得理这两个混蛋。

而张诚却若有所思的看着郝建,问道:“郝建啊,你也会武术吗?”

“会一点皮毛而已。”郝建故作谦虚的道。

“我看你是故意藏锋吧,连冷锋都败在你手里了,你这可不是会一点皮毛而已啊。”

张诚得到了郝建的回答之后,看他的眼神便是多了几分忌惮。

来历神秘,背景庞大,武力超群,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只是一时大意,所以才会败在他的手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赢得了他!”冷锋很不服气的说道。

可张诚听到这话,却是冷哼一声:

“输了就是输了,别说什么大意不大意的,难道在战场上你输了,你的敌人会再给你一次机会吗?如果你继续抱着这种心态,你早晚会死在战场上!”

冷锋浑身一震,也知道自己是冲动了,低着头,长舒了口气:

“我错了。”

郝建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这个冷锋说的还真没错,他的确是一条忠犬。

“郝建,我们吃饭去吧。”张诚回头看着郝建,却是客客气气的。

这可不是因为郝建是舒雅的未婚夫,而是因为他也摸不清郝建的真实身份。

见到郝建不愿提及自己的身份,他也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

“好。”郝建爽快的答应一声,和张诚一同走入饭厅。

而冷锋也随之跟上,虽然他是个保镖,但因为从小就和张诚在一起,对于张家来说,他也是一份子,所以也有资格上餐桌。

四人落座饭桌,仆人们相继将饭菜端上了,可就在他们准备动筷之时,一道略显的轻浮的声音,便是从门外传了过来。

“哟,舒雅回来了?怎么也不来探望探望我这个舅舅啊?”

四人同时往门外望去,便看到一个外头穿着睡衣,里头穿着背心和大裤衩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一脸的胡渣子,蓬头垢发,比流浪汉还像是流浪汉。

郝建目瞪口呆,这就是舒雅的那个舅舅?这造型未免也太狂猛酷炫**炸天了吧?

而在这个男人身旁,还有一个打扮妖艳的中年女人。

和男人的邋遢和不修边幅相比,这个女人就显得太着重打扮了,那瓜子脸一看就是整过的,脸上画了浓妆,上头的粉掉下来都有两斤多,一张嘴涂得跟刚吃完二十几斤辣椒似的。

连来吃个饭都要化妆,这可不是一般的作。

而这个女人显然就是舒雅的舅妈了。

看到张子聪和姚淑芬出现,张诚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了,显然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和儿媳都不是很喜欢。

“舅舅,舅妈。”

舒雅礼貌性的喊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动静,连最基本的问候也没有,显然也不喜欢这两人。

而郝建见到这一幕,立刻就知道了双方的关系,也就没有开口。

看到众人的反应如此冷淡,张子聪和姚淑芬都有些恼火,姚淑芬斜瞥了冷锋一眼,阴阳怪气的道:

“哟,这狗怎么又上桌了?老爷子你未免也太惯着了吧?这以后要是养成习惯可就得天天上桌了。”

闻言,冷锋表情一寒,怒视着姚淑芬。

“呵,你还敢瞪我?难道我说错你了吗?你不就是一条狗吗?”姚淑芬不屑的嘲笑,因为她知道冷锋不敢拿她怎么样。

“要吃饭就坐下,不想吃饭就滚出去!”张诚直接没好气的呵斥道。

姚淑芬顿时脸一僵,哼了一声,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上。

“舒雅,这一位是谁?怎么不给舅舅介绍介绍?”张子聪挑着眉对舒雅问道,显然也注意到了郝建。

“他是我的未婚夫。”舒雅低头吃饭,头也不抬的问道。

姚淑芬也上下打量了郝建一眼,然后噗嗤一笑:

“未婚夫?真是笑死个人,舒雅,你看男人的眼光还真就和你妈一样,不怎么样啊,这种人也敢往家里领。”

闻言,在吃饭的舒雅,立刻停下了筷子。

而郝建也是皱起了眉头,姚淑芬说的这话,还真不是一般的过分。她一次性把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都给骂了。

舒雅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姚淑芬:“难道带回一个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跟********似的人,就好了吗?”

“你。”

姚淑芬顿时呆了一下,舒雅竟然敢说她是鸡?

姚淑芬望向张子聪:“子聪,你看看你这外甥女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为了她好,结果她竟然骂我。”

闻言,张子聪也是皱起了眉头,道:

“舒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嘛,你舅妈又没说错,你看看你这个未婚夫看到我们来了,都不知道叫人,这么木讷,要来干什么?”

听到这话,张诚差点没气得差点吐血。

人家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

人家是一句话,就能让我们舒雅集团关门大吉的庞然大物,你就一个好吃懒做一无是处的酒囊饭袋,配让人家叫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