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我帅的真材实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袁姗姗一边啜泣,一边说道:“雷奕明,雷奕明他。”

因为激动,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郝建脸色变得不大好看,道:“你先平复一下心情,慢慢说。”

袁姗姗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雷奕明中途反悔了,不给袁姗姗妈妈做手术。

这也就算了,可问题是,他是先把袁姗姗她妈妈送上了手术室后,给她上了麻醉开了刀才反悔的,也就是说,现在袁姗姗她妈妈还躺在手术台上没人管。

这时候要是再没人去给她做手术的话,老人肯定就死在手术台上了。

郝建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戾气,这个雷奕明好歹毒的心思,竟然把一个病患丢在手术台上就不管不问了,这不是摆明了要让人死吗?

而且在这方面能主刀的医生也都全部被他支开了,要说雷奕明不是存心报复,那是绝不可能的!

“郝建,我们怎么办。”袁姗姗哭成了泪人,充满了绝望与不安。

“你先别着急,我来想办法。”郝建开车走了下来,低头想了想,终究是叹了口气:

“袁姗姗,如果我说我替你母亲做手术,你愿意相信我吗?”

“你……你会治病?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袁姗姗整个人完全怔住了。

那是因为我低调,难道我还要告诉你,我师傅是药王梁王孙吗?

郝建心里想着,嘴上却随意的敷衍:“我没说,不代表我不会。”

郝建身为死神,一生经历的杀戮无数,同样也重伤无数,可以说,他是从尸山血海之中走过来的,若他没有医术在身,早就化成一堆枯骨了!

袁姗姗虽然有些惊疑不定,但是不知为何,却对郝建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此刻娇颜之上浮现惊喜之色,眼巴巴的看着郝建:

“郝建,你……你真的有办法医好我妈妈?”

“我想是没有问题的。”郝建微微一笑。

心脏移植术虽然难,但还不算是非常难,如果连这个他都医不好的话,那他真的就愧对自己死神的威名了。

“那我们现在立刻去找院长。”

袁姗姗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又惊又喜,迫不及待的说道。

郝建想要动手术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先得到院长的同意才可以。

。。

“不行,绝对不行!”

可院长听完郝建二人的请求后,却直接摇头否决了:“你们这是拿患者的性命开玩笑,我绝不允许你们胡来!”

“院长,你就相信郝建一次吧,他真的有办法的!”袁姗姗哀求的说道。

“相信他?”院长上下打量了郝建一眼,旋即冷笑道:

“开什么玩笑!你懂医术吗?你会做手术吗?像你这种没有经验的新人,就算懂得些许医术,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喂老头,你这话说的不对,你不能看我年轻又长得帅就轻视我,我虽然很帅,但我帅的真材实料,绝对不是花瓶!”郝建不满道。

袁姗姗和院长都是一头黑线,说话归说话,能不能不要连带着夸自己?

“不用说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拿患者的性命开玩笑的。”院长直接冷着脸拒绝。

见状,袁姗姗心焦火烧,而郝建也动了肝火:

“老头,你现在给我听清楚了,现在袁姗姗的母亲就躺在你们医院的手术台上,雷奕明开了刀之后,却把患者丢在手术台上不管不顾。所以拿患者性命开玩笑的他,而不是我,就在你和我在这废话的这段时间,患者的生命正随时面临着威胁,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身为医者的慈悲,就抛下你那迂腐的成见吧!”

“他说的是真的吗?”院长也望向袁姗姗,他没想到雷奕明竟然这么过分,拿患者的性命开玩笑。

袁姗姗一脸委屈的点了点头,此时没有人比她更加难受和不安。

院长沉着脸,犹豫了片刻,终于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可以让你试一下,但我必须在一旁亲自守护!”

他就算不是心脏科的专家,但对此还是了解一些的,他要跟在郝建身边,万一这个家伙根本不懂,那他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尽量保住患者的生命了。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手术室!”郝建倒也干脆,直接点头答应。

郝建和院长换上了手术衣和无菌手套,然后朝着手术室走去。

袁姗姗连忙抓住郝建的手,泪眼婆娑的道:“郝建,你一定要救活我妈妈,我求你了。”

郝建微笑的点了点头:“以前,我没让你失望过,现在更加不会,你要做的就是相信我就可以了。”

“嗯!”

袁姗姗哧痴痴的看着郝建,在看到郝建那嘴角上流露出来的自信笑容后,她那颗心微微放松了一些。

“院长。”

见到郝建和院长走了进来,里头那些不知所措的医生,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

雷奕明从出去之后就一直没回来,他们都不懂得做这手术,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病人已经危在旦夕,他们都很不安。

不过据他们所知,似乎院长也不懂心脏移植啊!

院长点了点头,眼神布满了阴霾,原来袁姗姗说的是真的,雷奕明竟然真的就这样丢下病患自己离开了,这简直是草菅人命。

“院长,他是谁啊?”此时有人注意到了郝建,便对院长询问道。

“他,他是这一次的主刀医生。”院长不太情愿的解释道。

“主刀医生?他不是病人家属吗?怎么成主刀医生了?”其中一个护士认出了郝建,不解的问道。

一听这话,其他医生都慌了:

“院长,你这也太乱来了吧,竟然随便找个人来做手术,这要是把人给医死了,我们医院是要负责任的!”

显然,他们都对郝建表示怀疑,心脏移植术是一门很高超的医术,要学会很容易,可要想精通却很难。

而没有个十年二十年的临床经验,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他们都看得出来,郝建才二十出头,这样的黄毛小子就算懂点医术,也估计是一知半解吧。

这不是开玩笑吗?

“你们还有选择余地吗?难道我不给她做手术,她就不会死了吗?”郝建哼了一声,很不屑的道:

“负责?你们把病患丢在手术台上不管不问就是负责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