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把手伸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

雷奕明看到郝建突然出现,也是神情紧张,昨天发生的事情,至今历历在目,这家伙就是条疯狗,逮谁咬谁。

“哦?你就是那个连我都不放在眼里的郝建?”

中年男人冷笑了起来,他正是那位花了高价请雷奕明做手术的富豪。

他老子有心脏病,需要马上进行手术,可是郝建却逼雷奕明先替自己做手术,这在中年男人看来就是挑衅。

郝建转过头去瞄了他一眼,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

“老子是武煞堂二当家康新贵,如果你连武煞堂都没有听过,那也就只能代表你没什么料了!”

康新贵怒哼一声,见到郝建这么嚣张,他也是动了肝火。

“原来是武煞堂的二当家啊。”

郝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心想自己和武煞堂还真是有缘啊,两天内连续两次和武煞堂发生冲突,而且每次和他起冲突的都是关键人物。

“也就是说,你打算给这败类出头是吗?”郝建笑问。

“是又怎么样?”

见郝建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还这么桀骜不驯,康新贵彻底震怒了。

“这样不太好吧?”郝建阴沉的笑了起来:“昨天武煞堂才死了一个当家的,今天没准会死第二个。”

“你……你怎么知道?老三是你杀的?”

康新贵微微一怔,而后面色大变!

三当家颜庆虎的死,他们也是昨天夜里才知道,而知道这件事的除了他和大当家之外,不超过三个人。

郝建又不是他们的人,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除非他就是杀害颜庆虎的真凶!

“有心情关心别人,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吧。要么现在就滚蛋,要么就留下来给雷奕明陪葬,你选吧!”

郝建一拳轰向身旁的墙壁,顿时将墙面打出了一个窟窿,同时阴笑的看着康新贵,眼神中的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看到郝建一拳就打穿了墙壁,康新贵和袁姗姗都惊呆了。

而雷奕明更是浑身一个激灵,面如土色,如果这一拳打在他的身上,那只怕不死也残废吧?

一拳就能轰穿墙壁,这……这家伙是机器人吗?

想到这里,雷奕明的身体都发颤起来,冷汗刷的一下将后背打湿!

“你是武者?”康新贵的瞳孔骤然一缩,表情终于是有些凝重了。

“知道还不快滚!”郝建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康新贵咬着牙不说话,虽然武煞堂有武者坐镇,但他自己却不是武者,单打独斗,只有找死的份儿。

此时被郝建如此威胁,他是满心的不甘与耻辱。

“好!你很好!我们武煞堂不会就这么算了!”

康新贵哼了一声,但却乖乖的起身,准备离开。

在身边没有武者的情况下,他也没有胆量跟郝建硬碰硬。眼下,溜之大吉!

“康老大,你……你不能走啊,不要丢下我啊。”

看到康新贵要走,雷奕明顿时就慌了。

如果连康新贵都不管他了,那他可就真的死定了。

康新贵阴沉着脸不说话,朝着外头离开,这个时候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哪有闲工夫管雷奕明啊。

郝建阴森森的露齿一笑,走向雷奕明。

雷奕明直接吓得跌坐在椅子上,嘴巴哆嗦的说道:“你你你。你不要乱来,打人是犯法的,你要是敢打我,我会报警抓你的!”

但郝建却不理会他的威胁,淡淡说道:

“把手伸出来。”

“啊?”雷奕明没明白郝建为什么让他伸手。

“砰!”

郝建当即一拳过去,把雷奕明胆汁都给揍得吐出来了。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郝建阴沉的说道。

袁姗姗心中不禁涌现一股暖流,她从没见过郝建这么生气过,而他之所以这么生气,完全是因为在乎自己。

郝建确实很在乎,不过他更在乎的是,雷奕明作为一个医者,却在草菅人命。

郝建也学过医,他师傅更是一直教诲他,医者父母心,雷奕明竟然将袁姗姗的妈妈丢在手术台上,让她等死,他枉为一个医者,更侮辱了医者这个称号,面对这样的斯文败类,郝建怎么能不生气?

雷奕明只能颤颤巍巍的把双手伸了出来,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

但郝建却仿若未闻,看着那放在桌子上的一双手,嘴角充斥着狠辣的笑意:

“既然你学医的这双手,不是为了救人,我看也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吧?”

“嗯?”

雷奕明惊愕抬头,顿时看到郝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宛若恶魔的冷笑。

旋即,郝建双拳猛然朝着雷奕明的双手落下,只听‘砰’的一声,整张红木桌子顿时便砸的四分五裂。

“啊啊。。”

雷奕明在地上不断打滚,疼得哭爹喊娘,他的那双手掌,就像是被汽车碾过一样,每一根骨头都粉碎性骨折了,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再碰手术刀了。

在郝建看来,既然雷奕明学医不是为了救人,那么他就要阻止雷奕明继续害人。

他师傅跟他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话:医术这种东西马虎不得,你学好了,就是造福社会,学得不好,就是危害社会。

而很显然,雷奕明就是后者!

“走吧。”

郝建最后连看雷奕明一眼的兴致都没有,直接朝着外头离开。

袁姗姗如梦初醒,快步的跟了上去。

但在回去的路上,袁姗姗却跟个花痴似的一直盯着郝建看。

郝建被她看得有些头皮发麻,苦笑的问道:

“干嘛这么看着我?”

袁姗姗闻言,灿烂一笑,俏脸仿若花儿一般鲜艳:

“郝建,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你的身份了。你不但是个一流的车手,又是顶级的画家,还是医术高明的医生,就连珠宝设计,你也懂一些,打架又那么厉害,就好像无所不能似的,我真的很好奇你是不是跟哆啦A梦似的是万能的。”

郝建面露羞涩,道:“别这么夸我,有件事情我是做不了的。”

“什么事?”

“那就是像你们女人一样怀孕生孩子啊。”郝建哈哈笑了起来。

袁姗姗顿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嘟囔道:“没个正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