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你不应该打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其中一人更是直接用枪口指着郝建的太阳穴:“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放过我!”

“不好意思,我没有和陌生人开玩笑的习惯,更别说是一头猪了。”郝建看都不看那枪口一眼,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舒雅急坏了,再这样下去,那些人真的可能会杀掉郝建的。

“干掉他吧。”

猪面人语气冰冷的道,这种跳梁小丑耍的宝已经够多了,可以死了。

“不要!”舒雅顿时花容失色,惊恐的看着郝建。

“唉,其实我这个人真的挺讨厌别人用枪口指着我的。”

郝建叹了口气,就在那个歹徒即将扣动扳机的时候,他突然发难,闪电夺枪,同时一记凶狠的肘击,直接将那个歹徒打得鼻血横流,倒地不起。

猪面人等人均是震惊,似乎没料到郝建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他是怎么抢到枪的?甚至连动作都无法看清!

“宰了他!”

猪面人等人面色大变,同时大吼起来,全部调转枪口指着郝建。

可就在调转的瞬间,郝建的身影竟然瞬间消失了。

没错,就是凭空消失了!

所有人都宛若见了鬼似的倒吸冷气,一个活人就在他们面前凭空消失了,这怎么可能?又不是在拍恐怖片!

“他在哪?”

其中一个歹徒惊恐的吼了出来,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啸从他的耳畔传来,郝建的身形陡然浮现。

在那可怕的音波冲击下,众人都感觉一柄重锤轰击大脑,不禁瞬间失神了。

而那个离郝建最近的人则最倒霉,直接被震得抽搐倒地,口吐白沫,一个劲的翻白眼。

“想知道这是什么?这是狮吼功。”郝建咧开嘴,露出一口洁白银亮的牙齿。

“我艹你大爷!”

那些歹徒惊怒交加,对着郝建那个方向便是疯狂扫射。

但郝建身形,更如同闪电一般,眨眼之间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把揪住其中两人的衣领,狞笑道:

“这一次是太极!”

说着,便直接将那两人抡起旋转,将其他歹徒撞得飞了出去。

“给我住手!”

就在此时,猪面人突然大吼一声。

郝建望去,便看到他一手抓住舒雅,同时用枪抵住她的脑门。

郝建顿时脸色一沉,却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无耻,竟然拿舒雅要挟他。

“小子,你不是很能打吗?你再给我动一下试试!看我不让你未婚妻脑袋开花!”猪面人神情狰狞的道。

如此周密的一个计划,竟然毁在一个逗逼的手里?这让他怎么能接受?

当了那么多年的悍匪,谁能想到他会今天阴沟里翻船呢?

“郝建,你不要管我!”舒雅冲着郝建喊道。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怎么能不管你呢?”郝建苦笑道。

“你明知道那是假的。”

舒雅泣不成声,她和郝建只不过是合作关系,她不知道,郝建为什么还要为她拼命。

“不管是不是假的,你现在都是我的未婚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是不会让你出事的!”郝建脸色阴沉的道。

舒雅看着郝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掉眼泪。

“不会出任何事情?小子,你未免太托大了吧?现在就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要不然我立刻杀了她!”猪面人怒斥道。

舒雅哭着摇头,示意郝建不要下跪。

但郝建却已经微微的弯下了身子,似乎打算答应猪面人的要求。

猪面人阴笑出声,心想只要郝建一下跪,他立刻在第一时间将其射杀!

可就在郝建准备下跪的瞬间,他的身影又再度消失,下一刻突然出现在猪面人的面前。

“啊?”猪面人直接扣动了郝建开枪。

本来这一枪郝建能躲开的,但是如果他躲开了,那他背后的舒雅可就要遭殃了,所以他不能躲,只能硬挡这一枪!

郝建肩膀中枪,但却只是闷哼一声,迅速出手夺过舒雅,而后一拳将猪面人轰飞出去。

郝建看着怀里的舒雅,柔声道:“看到了吧,我说了不会让你出事的。”

舒雅先是一怔,却哭得稀里哗啦的,神情紧张的捂住郝建的伤口:“你中枪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一点小伤而已,不打紧。”

郝建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别说只是一枪,就算是十枪八枪,以郝建变态的身体素质和自救能力,也没有大碍。

“你先出去,我先处理一些事情。”郝建拍了拍舒雅的肩膀道。

“你想干什么?”舒雅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郝建。

“别问了,出去吧。”郝建微笑道。

舒雅狐疑的看了郝建一眼,但还是听话的离开了。

而此时,郝建便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朝着猪面人走了过去。

“你不能杀我,杀人是犯法的!”见到郝建凶神恶煞的走来,猪面人顿时吓坏了。

“放心吧,我会告诉他们,我是自卫杀人,他们非但不会逮捕我,反而还会封我为英雄。”郝建怪笑道。

猪面人呆了一下,而后眼神恶毒的盯着郝建:

“你真无耻!”

同样是杀人,但郝建却是站在道德层面上杀人,这样杀人就成了合法的了。

“谢谢夸奖。”郝建打开保险,将枪口指着猪面人。

“别杀我,这不关我的事,这都是陈森的命令,我只是个听命令做事小人物而已。”

但郝建古怪的笑了起来:“本来我也不想杀你的,但你真的不应该打她的。”

舒雅脸上的掌印,从他进来时就已经发现了,而从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注定了猪面人的必死无疑!

“砰!”

一声枪响,猪面人的眼中的光彩渐渐涣散,最终完全消失。

郝建推开门走了出去,却发现舒雅就站在门口。

郝建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紧张,也就是说自己刚才说的话,做的事,舒雅全部听到了?

他原本以为舒雅会追问,但谁知道舒雅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上来搀扶他,什么也不问,像是什么也不听到似的。

她知道郝建生气的要杀人,是因为在乎她,因为在乎她,所以才会那么生气,自己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要生气呢?

郝建也是苦笑,虽然这点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他还是任由舒雅搀扶着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