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你家人知道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们师傅之前,难道没教过你们吗?”郝建怒声道。

“都别哭了!”

大娃见状,连忙吼了一声,但自己却还情不自禁的流马尿。

“你不也在哭吗?”二娃不满的道。

“屁话,我那是沙子进眼了。”大娃强行解释。

“那我也是沙子进眼了”二娃也为自己开脱。

郝建哭笑不得:“行了,都别在这装模作样了,你们老老实实的看住大娃,我去去就回。”

“师傅,我要跟你一起去!”二娃说道,腰杆挺得笔直,神情异常坚定。

“怎么?怕我不是那个陈森的对手啊?”郝建冷笑道。

“不是,是我们想要去看,师傅你怎么把那小子打成狗的。”二娃辩解道。

郝建本来想拒绝的,但是那七兄弟全部对他投来哀求的目光,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点头:“

好吧好吧,去可以,但你们必须躲起来,并且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不准插手,明白吗?”

“明白!”七人同时高呼。

晚上八点,郝建只身出现在夜来香私人会所。

“诶诶诶,干什么的?”

可就在准备进去的时候,郝建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拦住了。

“我想进去喝酒。”郝建微笑道。

“进去喝酒?”其中一人冷笑一声,大声道:

“小子,你知不知道这是私人会所,只有会员才能进的,想喝酒就去酒吧,别在这瞎转悠。”

“那怎么才能成为你们的会员呢?”郝建又问。

“这得要我们老板亲自审核,恕不外放,赶紧滚蛋!”那个大汉有些不耐烦了。

“那能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吗?我想他应该很乐意给我一张会员卡的。”

“小子,我看你是故意找茬是吧?”

另外一个大汉也蹭的一下站起身来,两人一左一右将郝建夹在中间。

“宾狗!你答对了,奖励就是轻吻本大爷的拳头!”

郝建怪笑一声,双拳同时轰出,便直接将那两个大汉轰得撞在墙上,彻底昏死过去。

“师傅这一招双龙出海使得真是炉火纯青啊!”大娃赞叹道。

“什么双龙出海,这应该是虎鹤双形!”二娃立刻反驳。

“呸!没文化,我看应该是洪拳!”三娃也在争执。

郝建一撇嘴,道:“你们都猜错了,这一招叫抓波龙抓手!”

七兄弟一头黑线。好淫,乱的名字啊。

解决了守卫,郝建和七兄弟就光明正大的踏入这私人会所,却发现最深处歌声悠扬,娓娓动听,而且还是郝建最喜欢的圆舞曲。

他们走入大厅,发现不少名流绅士、千金名媛在里头喝酒聊天,不少人甚至进了舞池跳舞,跳得自然就是华尔兹了。

“你们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准备动手了。”

郝建对七兄弟提醒一句,这里这么多客人在此,肯定会有主人作陪的,那个陈森很有可能就在人堆里头。

七兄弟点了点头,然后推着大娃往没人的角落走去。

郝建踏入大厅,目光在人群中扫视,试图找寻陈森的踪迹。

而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郝建下意识的就一个擒拿手过去,一把扣住那人的手。

“疼疼疼。你轻点轻点。”

而后,郝建便听到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是你?”郝建连忙松开了她的手,有些惊诧,似乎也没想到这女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女人就是他当初从火牛哥手里救走的苏新亚。

苏新亚甩了甩疼痛的胳膊,幽怨的看着郝建:

“打那天你救了我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你,现在人家好不容易找到了,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你竟然给我来这么一手,我的手都快脱臼了。”

“找我?找我干什么?”郝建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当面答谢你啊,毕竟你救了我嘛。”苏新亚笑嘻嘻的道。

“我都已经说了不用。”郝建有些心不在焉的道,目光不断在人群扫视。

苏新亚也察觉到了这一点,问道:“你在找人?”

“对,陈森,你认识吗?”

郝建转头望着苏新亚,看样子她应该是这里的会员,那她应该知道陈森长什么样吧。

“这个会所的老板嘛,怎么会不认识呢?”苏新亚笑了笑。

“那你告诉我呗?”郝建现在就只想赶紧解决赶紧回家睡觉。

“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郝建不悦的问道,这个年头啊,人人都是敲诈犯。

“那就是你要把你的真实名字告诉我,然后再和我跳一支华尔兹,我就告诉你谁是陈森。”苏新亚笑眯眯的道。

“那还是算了,我自己找吧。”

郝建转身就走,谁是陈森问一下就行了,哪用这么多麻烦事。

见郝建要走,苏新亚顿时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威胁道:

“你不许走!你要是走了,我就立刻大喊说你擅闯私人会所。我在这里从来没有见过你,我想你应该不是这里的会员吧?你说你要找陈森,要是连陈森的面都还没见到,就被赶出去了,未免太可惜了吧?”

郝建前进的步伐顿时僵住了,面无表情的回过身,朝着苏新亚走了过去,直接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另外一只手温柔的握着她的小手。

女人面带羞涩的看了郝建一眼,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郝建。”郝建说道。

“啊?贱?问你名字怎么就贱了?”苏新亚不解的问道。

“我不是说你好贱,而是说我的名字叫郝建。”郝建无奈的解释道。

“郝建?哈哈。你的名字未免也太有意思了吧?”苏新亚咯咯娇笑,觉得郝建这个名字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可郝建可一点也不觉得有意思,他深情款款的望着苏新亚,良久不发一语。

被他这么盯着,苏新亚也觉得忐忑不安,下意识的羞涩低头,回避郝建的这个眼神。

他想干什么?他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吗?

“问你个问题。”郝建道。

“嗯?”

“你脸皮这么厚,你家里人知道吗?”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