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一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师傅小心,他用的是袖里剑!”正当这时,大娃担忧的喊了出来,心里暗恼自己糊涂,竟然忘记把这事跟郝建说了。

而此时,陈森也瞬间亮出袖里的银剑,这一幕让在座的个人都不禁惊呼了起来,苏新亚也是神色紧张的看着郝建。

陈森面带狞笑,在这么接近的距离内,他有信心能够瞬间击杀郝建,在他的眼里郝建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看到那越来越近的袖里剑,郝建的嘴角却扬起了一道轻蔑的弧度。

暗剑伤人,歪门邪道,终究难等大雅之堂!

看到郝建懒散的表情,陈森怒了,他竟然敢嘲笑自己?他凭什么嘲笑自己?

于是乎,陈森向前捅的手变得更快也更狠,他要在郝建身上扎出两个窟窿,让郝建再也笑不出来!

“唰。”

郝建的身影瞬间从他面前消失。

陈森顿时眼花缭乱,心中暗惊,人呢?

“一招。”郝建出现在他身后,淡笑着竖起一根手指。

听到这话,陈森感觉自己仿佛会侮辱了一样,回头就是一剑挥去。

但郝建再度如幽灵一般飘开,不理会他的愤怒开口:“两招了。”

“啊!!”

陈森怒吼难填,朝着郝建疯狂追杀了过去。

“十八招。”

“十九招。”

“二十招。”

终于,陈森承诺的二十招全部打完了,但郝建却还跟个没事人似的,连跟头发丝都没掉。

“这家伙不是师傅的对手!”二娃激动万分的道。

打了这么久,他们都看得出来郝建是在故意让着陈森的,要不然早就还手了。而且郝建还一只手受了伤,在这种情况下陈森都伤不了他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废话,师傅那么厉害,这混蛋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大娃也露出了笑意。

陈森气喘吁吁,在愤怒的同时,却也觉得头皮发麻,自己攻击了这么久这家伙都毫发未损。而且他还没有还手,而是任由自己攻击,这家伙早就知道自己伤不了他?

看着郝建那略带轻嘲的嘴角,此时陈森已经不愤怒了,而是恐惧!

而此时,郝建便是发难了,他直接冷笑道:“你的二十招打玩了,现在该我了。”

郝建竖起一根手指,肯定的说道:“一招,一招我就能把你打成狗!”

闻言,陈森顿时目露凶芒,他从五岁习武,到今年三十岁了,不说是一流武者,但绝对跻身二流之列,在武者之中都算是佼佼者了,可郝建竟然一招就能把他打成狗,这根本就是在侮辱他!

但郝建立马用行动验证了自己的话,闪电般出现在陈森的面前,一拳直接轰向陈森的胸膛,只听“噗”的一声,那拳头中的暗劲竟然直接冲破陈森的身体,将他身后的西装彻底轰碎。

陈森嘴角挂着血丝,半跪在地上,表情呆滞的望着郝建。

的确是一招,就让陈森跟条死狗似的了。

而此时,苏新亚已经不知何时离开了,她之前说过,郝建杀人的时候她一定会离开,而她也知道郝建已经准备杀人了。

“现在你应该知道,我和你之前的差别了吧?”郝建狞笑了起来,这家伙竟然还敢挑衅自己,让自己来找他,简直是太可笑了。

“师傅好样的!”

那七兄弟同时面露狂喜的大喊大叫,那眼睛疯狂的闪烁着对郝建的崇拜光芒。

说一招就一招,这是何等的傲气,又是何等的自信?

“别杀我。”陈森面无血色,惨兮兮的向郝建求情。

但郝建却摇了摇头:“你差点害死了我的女人,又企图废掉我的徒弟,我留不得你。”

陈森做的这两件事,无论是哪一件都给了郝建杀他的理由,而他却同时做了两件。

郝建拿起手机开启录像功能,淡漠的道:“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谁雇你杀舒雅,并且你和复金梅是什么关系,我就给你一个痛快的,要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陈森苦笑,也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他知道郝建真的有办法能让自己生不如死。

他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道:“雇我杀舒雅的是我表妹姚淑芬,我和复金梅是情人关系,也一直在和她秘密的保持合作,让她煽动舒云图那个废物去抢舒雅的集团。等将集团抢到手,我们再铲除掉舒云图把舒雅集团抢到手,这一次姚淑芬雇我杀舒雅正好是一箭双雕,要不是因为你突然出现,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陈森可谓是恨郝建入骨,要不是郝建,他现在没准早已坐拥整个舒雅集团了。

而现在,他却只能等死了。

郝建也不得不佩服陈森的阴险狡诈,这货儿放到三国时期必定是枭雄一类的存在,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他的种种算计没准就已经成功了。

“那我想,复金梅的那个儿子,应该也是你的吧。”郝建笑问。

陈森稍稍迟疑,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放心,我是不会对一个无辜孩子下手的。”郝建示意他可以放心,随后他便对那七兄弟招了招手:“现在,他是你们的了,记得不要折磨他,给他一个干脆的。”

“明白。”那七兄弟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冲向陈森。

郝建从这会所里头出来,却意外的发现苏新亚站在寒风中等他,因为衣着打扮,所以她不得不卷缩着身子来回踱步保持体温。

郝建表情古怪的迎了上去:“你在等我?”

“对啊,怎么样,你杀了他了吗?”苏新亚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样。

“你真的一点也不怕我?”郝建就奇了怪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知自己是杀人凶手还凑这么近?

“我和你有仇吗?”

“废话,当然没有。”

“那你为什么杀我?”苏新亚俏皮的笑了起来。

“。。”郝建挠了挠头,有些古怪的道:“这句话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他当然觉得耳熟,因为这是他和苏新亚初次见面时他对苏新亚说的。

“太晚了,早点回家睡觉吧。”郝建说道,然后转身便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