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我是个左撇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喂,你真的不认识我吗?”苏新亚基本上可以确定郝建不是在欲擒故纵了,他是真的不认识自己。

唉,这家伙难道是山顶洞人吗?怎么连自己都不认识?

“我应该认识你吗?”郝建奇怪的道。

“你难道都不看电视的?”苏新亚很吃惊的问道。

“不看。”郝建摇了摇头,他的确没有看电视的习惯。

“那上网呢?”

“也不上。”

苏新亚彻底无语了:“那你时常生活有什么消遣?”

“泡妞,泡妞,泡妞。”郝建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苏新亚一头黑线,强装镇定的道:“你这爱好,还真是有趣。”

“你到底想说什么?”郝建有些不耐烦,这女人分明就有话藏着掖着。

“其实我是个歌手,我想请你去听我的演唱会。”苏新亚终于还是开口了。

“原来你是大明星啊。”郝建终于明白苏新亚话里的意思了。

“嗯。”苏新亚笑嘻嘻的点了点头。

“可我还是不去,我不喜欢听歌。”郝建直接一口回绝了。

苏新亚脸一垮:“你再考虑考虑吧,我唱歌很好听的。”

“不考虑。”郝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又不追星,听什么演唱会啊。

苏新亚也生气了:“你脑子里除了女人就没别的东西了吗?”

“有,还有钱。”郝建很老实的回答道。

苏新亚彻底被郝建的无耻给打败了:“那我花钱请你去看演唱会,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唉。”郝建彻底无语了,这女人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自己都已经表示的那么明显了她怎么就不懂呢?

没办法了,只能出绝招!

“看!飞碟!”郝建表情狰狞,怒指苏新亚的后方。

“飞碟?”苏新亚回头望去,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哪有飞碟啊。啊!混蛋!”

苏新亚气得跺脚,她一回头就发现郝建跑了,这家伙把她给耍了!

“你等着!只要你一天还在花市,我就一定把你揪出来!”苏新亚气鼓鼓的道,踩着高跟鞋咔咔咔的走了。

之后郝建就把手机里的录像拿给舒雅看了,但舒雅只是淡淡瞥了一眼,就没了反应。

“就这样?”郝建惊呆了,舒雅的反应未免也太淡定了吧。

“那你还想我怎样?”舒雅撇了撇嘴。

“你难道不生气不难过?”郝建就奇怪了,这女人一下子情感失常了?

“难过?”舒雅摇头轻笑,道:“我早猜到是他们干的,所以有什么好难过的?”

从她懂事开始,她就知道情绪这种东西,你若是能掌控它,你就无所不能,但如果你被它掌控,那你就举步维艰了。

郝建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张脸憋成了铁青色。

看到郝建这样,舒雅也是笑了起来:“你没必要可怜我,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情。”

“不是,我就是想放屁,但又怕你骂我,所以一直憋着没敢放,不过现在一说话就憋不住了。”郝建干笑道。

而后,舒雅就闻到了一阵臭鸡蛋的味道,急忙捂住鼻子冲进房间:“啊!郝建,你个混蛋!”

“哈哈哈哈。”整个客厅都回荡着郝建那yin荡的笑声。

“舒雅,给我倒杯水来。”

“舒雅,给我拿点水果来。”

“舒雅,外头风有点大,帮忙关一下窗。”

接下来的几天,郝建就跟大爷似的,简直把舒雅当成丫鬟来使唤。

“郝建,你是不是有点过了?真当我好欺负吗?”舒雅也怒了向来都只有她使唤别人的份儿,谁敢使唤她啊?

“咋了?”郝建佯装不解的问道。

“咋了?你说咋了,你这些天来让我干这干那,每天天还没亮就把我叫起来服侍你,晚上你不睡还不准我睡,我是你家丫鬟吗?”舒雅忿忿不平的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可是病人啊,你也不想想我是为了谁才伤成这样的。”郝建重重的叹了口气,用一种“我对你很失望”的眼神看着舒雅。

“医生说我的手必须疗养,不能干粗重活的,可即便是这样,我的手还是有五成的几率可能会废掉。到时候你和我离了婚拍拍屁股走人,可我却成了废人一个,你现在还这么对我,想想我都觉得自己好可怜啊。”郝建故意擦了擦自己没有眼泪的眼角。

被他这么一说,舒雅也有些羞愧,忙道:“不会的,就算以后我们。我们离婚的了,你要是真的残废了,我也一样会照顾你的,我向你保证!”

“真的吗?”郝建很感动的看着舒雅。

“当然,我向你保证!”舒雅重重的点了点头,如果郝建残废了,那她就养郝建一辈子。

“那好,舒雅,扶朕去沐浴更衣。”郝建伸出自己的手,那样子就像是示意公公可以来搀扶了。

“你要我帮你洗澡?”舒雅吓呆了。

“是啊?要不然你看我这样子怎么洗?你没看到我一条手都废了吗?”郝建心生恶趣,想要逗一下舒雅。

“你不是还有另外一条手臂吗?”舒雅面色绯红的道,让自己给郝建洗澡,那得多羞羞啊。

“不好意思,我是个左撇子。”郝建解释道,意思是自己只能用废掉的左手脱裤子。

“你骗人!你吃饭的时候都是用右手的!”舒雅反驳都,如果郝建真的是左撇子,那他吃饭也应该是用左手才对吧。

“算了,就知道你不肯,那就让我成为废人好了。”见到舒雅识破他的阴谋,郝建就干脆的耍起赖来了。

“我。我只替你脱衣服,但是你要自己洗哦。”舒雅害羞的低下头,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好。”郝建点头答应。

然后舒雅就过来扶他进浴室,并且给他脱衣服,可在脱衣服的时候她却因为紧张而一直闭着眼睛,脸颊红润的跟熟透了的樱桃似的,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郝建这淫贼也乘此机会一直将目光探进舒雅的胸口,一直注视着那一坨饱满粉嫩的软玉,露出陶醉的神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