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他就是作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就让他们来找我吧!”郝建冷笑了起来,直接丢下如同死狗一样的何荣生。

此时的何荣生,双手已经被郝建拗断,整个人凄惨至极,痛得他已经昏死了过去。

“你……我都已经答应你会替你出头,你……为什么还要行凶呢。”郭淑娴有些生气的责备道,郝建把何荣生给废掉了,何氏企业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郝建一个人肯定出事。

这件事情毕竟是因自己而起,这让郭淑娴心中泛出浓浓的歉疚!

“就算那个何老爷子会给我一个交代,那他会废掉何荣生吗?”郝建冷笑问道。

“这。”郭淑娴迟疑了,何荣生可是何老爷子的亲生儿子,他怎么可能会废掉何荣生?

“我要的就是废掉他,既然他给不了,那我就只能自己做了。”郝建满是傲气的道。

“你。唉!”郭淑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郝建了,她没想到嘻嘻哈哈跟个无赖似的的郝建,竟然有这么狠辣的一面。

以她的身份,其实是很不赞同郝建这种暴力行为的,虽然是何荣生主动挑事的,但郝建这么做就是他的不对。

“我要走了,要不要送你一程?”郝建问道。

“不用了。”郭淑娴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似乎还在生气郝建把何荣生打成这样。

郝建也不勉强,耸了耸肩朝着外头离开。

“王八蛋。”盯着郝建远去的身影,郭淑娴低声骂了一句,他倒是走得干脆,留下一大堆烂摊子给自己处理。

她看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何荣生,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件事情怎么善终好呢?

“阿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郝建呢?”正当这时,张秋亚忙完手头的事情赶了回来,看到倒在地上的何荣生等人,也不禁面露震惊。

“说来话长。”郭淑娴苦笑道,旋即问道:“对了秋亚,画那幅东方韵的画家到底是谁,能不能为我引荐一下?”

从看到那幅画之后,郭淑娴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结识那幅画的作者,因为那个作者的画作无论是在风格还是韵味上都让她深有感触,就像是遇到知音的感觉,她很欣赏他。

“啊?你不知道吗?”张秋亚吃惊的问道,她刚才走的时候分明看到郭淑娴和郝建坐在一桌吃饭啊。

“我应该知道吗?”郭淑娴更加不解了,自己要是知道还用得着问你吗?

“郝建没跟你说?”张秋亚眨着眼睛看郭淑娴,她以为郝建应该会跟她说的。

“这又关那家伙什么事?”郭淑娴有些赌气的撅起了嘴,一提到那个家伙就来气。

“因为那家伙就是东方韵的作者啊。”张秋亚苦笑说道,她现在几乎可以断定,郝建什么都没和郭淑娴说。

“什么?”郭淑娴花容失色,郝建竟然就是那幅画的作者?那个无赖?这怎么可能?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郭淑娴的表情现在要多丰富就有多丰富,从拍卖会结束之后她就一直在找寻郝建的身影,结果近在咫尺她却不知道?

“阿姨,我怎么会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呢?那幅画确实是他画的,应该说是我求他画的,他之前就替小小画了一幅,小小没告诉你吗?”张秋亚奇怪的问道。

郭淑娴舌桥不下,原来家里的那幅画就是郝建画的?当时她看到那幅画的时候还问过车小小是谁送给她这么一幅不菲的化作,但车小小却死活都不肯告诉她。

“对不起啊阿姨,我以为郝建他会跟你说的,所以我就没提前告诉你。”张秋亚不好意思的道。

“不关你的事。”郭淑娴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要怪就怪那家伙故意知情不报。”

看来是自己看错他了啊,那家伙的内涵远比外表看起来要丰富的多了。

。。

“郝建,你在哪?”

刚出拍卖行,郝建就接到了舒雅的电话。

“我在外面,怎么了?”郝建问道。

“我现在在公司,你现在马上回来。”舒雅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对郝建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生硬与冰冷。

郝建吓了一跳,这女人吃炸药了不成,忙问道:“干嘛去?”

“我们去找舒云图!”舒雅说完这一句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郝建看着手机怔怔出神,许久后,嘴角才浮现出一丝微笑:“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了啊。”

复金梅也没有想到舒雅和郝建会突然造访,她来开门的时候眼眶明显有些湿润,显然是刚刚哭过。

因为今天早上她也收到了陈森的死讯,说他在昨夜被七个暴徒殴打致死。可现在距离事发已经快一个星期过去了,警方那边却还是没抓到犯罪嫌疑人,警方给出的回应凶手太狡猾,没有留下任何犯罪证据,警方还在努力调查。

郝建和舒雅看到复金梅眼眶湿润,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谢谢。”突然,舒雅转头望向郝建,因为此事她意识到郝建说的是真的,复金梅真的在和那个陈森联手篡夺舒雅集团,而且要不是因为郝建,或许他们已经成功了。

郝建为她做了太多了,多到已经不能用钱来衡量了,哪怕就算是把整个舒雅集团给郝建,她都觉得无法报答郝建为她做的事情。

“先办正事吧。”郝建微笑道。

“你们来干什么?”复金梅这几天本来就心情不好,为了避免让舒云图发现,她只有等舒云图出门的时候才敢自己一个人悄悄哭一会儿。

如今看到两个仇人登门,她顿时便面露怒气,恶狠狠的瞪着郝建和舒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