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卖到菲律宾做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小坚,你打电话给谁?”复金梅看到舒炳坚打电话叫人,也是面露惊喜。

“打给我老大,他是我们学校的校霸,他老子是一个很有势力的黑社会头子,跟我关系很好,我现在就让他过来给我们报仇!”舒炳坚咬牙切齿的道。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宝贝儿子。”复金梅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似的,都已经忘记害怕,指着郝建和舒雅道:“到时候你老大来了,把这个男的大卸八块,把女的卖到菲律宾去做鸡!”

她恨透了郝建和舒雅,要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秘密永远都不会被发现,又何必落得如今这个下场。

“死心不改!”舒雅冷哼一声。

“没问题!”舒炳坚却露出了狠辣的笑容。

“你这个弟弟,初次见面就对我们不太友善啊。”郝建戏谑着道。

“他不是我弟弟,我和这一家没有任何关系。”舒雅瞪着郝建,很不高兴的道。就连舒云图她都不打算搭理了,更别说是舒炳坚和复金梅,他们是死是活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哦对,我都忘记了他是个野种。”郝建一拍脑袋,讪讪一笑。

听到野种二字,舒炳坚霎时表情剧变,怨毒的道:“你尽管嚣张,等我老大一来,我要他砍掉你的四肢,把你泡进盐坛子里,让你生不如死!”

闻言,郝建的眼中便是抹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芒:“小小年纪就有这么歹毒的心思,看来你妈把你教的不错啊。”

这个舒炳坚,在性格方面还真是和复金梅一模一样。

“舒云图,你看看你,连给自己的仇都报不了,你该有多废物啊?当初为了这么个贱人抛弃妻子,给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老婆儿子,换做我是你,我干脆死了算了。”郝建对着有些迷糊的舒云图讥讽道。

舒云图也是面露苦涩笑容,自己为了复金梅害得舒雅的母亲自杀,而现在这就是报应来了。

“那这老家伙怎么处置?”舒炳坚对复金梅问道。

复金梅看了舒云图一眼,稍稍迟疑片刻,眼中便再度浮现狠辣:“一起杀了,没看到他刚才砍了我一刀吗?”

“好!”舒炳坚点了点头,反正他从小就跟舒云图不亲,找他要点钱就唧唧歪歪的,现在知道舒云图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失落的,反而感觉很庆幸。

听到这话,舒云图只是自嘲的笑,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自己的老婆儿子,这么多年在他们身上投注了数之不尽的金钱,换来的就是这种结果。

大约半个小时,舒炳坚的那位杜老大来了。

“谁敢动我兄弟!”那位杜老大直接带着十几个刀手破门而入。

“就是他!杜老大,给我砍死他们!”舒炳坚一指郝建和舒雅。

而复金梅也不禁残忍的笑了起来,一想到郝建一会儿被砍得血肉模糊的样子,她的心里就不由得心生快感。

至于舒雅,觉得不能让她死的那么便宜,把她卖到非礼宾当妓女,让她被千人骑万人轮!

杜海涛点了点头,对着背对他的郝建狞笑道:“小子,把头转过头来,让老子看看你长的什么欠操样!”

于是,郝建便回过头来。

再然后,杜海涛便面如死灰。

郝建呵呵笑了两声,望着杜海涛道:“我是不知道我长的什么欠操样,不如你告诉我?”

“噗通。”杜海涛直接吓得跪在地上,脸上没有半分血色:“我不知道是您,我。我。”

杜海涛已经语无伦次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舒炳坚让他杀的人竟然是郝建,要是早知道是郝建,他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这么做啊!

杜海涛的老爸虽然在社会上很有势力,但那是因为他老爸的老大名叫辣姜哥,而郝建是辣姜哥的老大,自己敢动他?那不是找死吗?

而且就算他敢灭,那也灭不到啊!当初郝建灭掉整个龙虎帮的时候,他刚好就躲在车里,亲眼看着郝建的脚下尸骨成群,也亲眼看到辣姜哥对郝建点头哈腰,扬言想要奉郝建为主,这样的存在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你刚才说我欠操?”郝建冷笑问道,。

“不不不,是我欠操!是我嘴贱!”杜海涛一个劲的打自己的耳光,而且都是用了十成力,生怕打轻了让郝建感受不到自己的悔意。

而看到杜海涛这样,复金梅和舒炳坚母子俩脸都绿了,那副样子就像是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晚期命不久矣似的。

他们都很疑惑郝建到底是谁,竟然能让杜海涛见了他就跟猫见了老鼠似的。

舒雅嘴角抹过一道讥嘲,很欣赏此时复金梅和杜海涛的表情。

“你打算替他们出头?”郝建又问,他此时也很惊讶舒炳坚请来的救兵竟然会是杜海涛,看来真是连老天爷都要灭了舒炳坚他们母子啊。

“不,我之所以来是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得罪的是您,如果知道我绝不会来!”杜海涛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低着头道:“他们得罪了您,那是他们死有余辜,我不会多管闲事!”

听杜海涛这么说,舒炳坚母子俩彻底怕了,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在他们心中环绕。

“很好。”郝建怪笑一声,指着舒炳坚他们道:“把那个女的弄到菲律宾做鸡!”

既然她的心思这么歹毒,那自己就让她也体会一下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闻言,复金梅面如死灰,她几乎已经可以想象,自己的余生会有多么痛苦。而她也知道,自己只要被弄到菲律宾去做鸡,估计活不过五年。

“好。”杜海涛点了点头,深知郝建有多么可怕的他,自然不可能站在舒炳坚他们那一边,即便舒炳坚和他关系不错。

旋即,杜海涛望向舒炳坚:“那这个男的呢?”

郝建想了想,道:“也一起弄过去吧,他长得细皮嫩肉的,没准有人喜欢他这么一款。”

杜海涛心里有些发寒,这也太狠毒了吧,他都几乎可以联想到杜海涛菊花灿烂的一幕了。

“妈,我不想去做鸡,我不想被人侵犯,你救救我。”舒炳坚顿时吓得哭喊了起来,拽着复金梅的手臂激动不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