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一条吃软饭的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没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家的珠宝不想卖给你而已。”郝建仰着头得意的说道:“身为总裁的老公,我想我这点权力还是有的。”

萧美美就僵在原地,拳头攥紧,分外尴尬。

这世间最尴尬的事情,无疑是被人当众羞辱,而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无疑是被自己的初恋当众羞辱!

“郝建,你尽管嚣张好了,等我的人一到,我要你跪下来求我!”孙仁耀咬牙切齿的道,面目显得有些狠辣。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马子峰才姗姗来迟,一来就没好气的对孙仁耀道:

“你说你尽给我惹事,刚才我正在执行任务呢。这大老远的把我给叫过来,耽误了多少功夫。”

“不好意思马哥,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主要是那小子太嚣张了。在我离婚前就跟我前妻搞在一起,现在离婚后还动手打我,你看把我这打的。”孙仁耀指着自己的身体道。

“这么嚣张?”

马子峰也是不禁眉头一皱,抢人老婆就算了,抢完了之后还把人打成这样,那就真的太过分了。

“是啊,马哥,你这回儿一定得要把他带回局里好好整治整治。要不然他都不知道马王爷张几只眼。”孙仁耀冷哼道,然后陡然一指那头的郝建:

“他们就在那里,你看他们,多么嚣张,打伤了我,还当作没事一样喝茶聊天!”

马子峰朝着郝建的方向望了过去,然后不禁浑身一震。

“怎么,马子峰?你要告诉我,马王爷有几只眼吗?”郝建笑眯眯的看着马子峰。

一看郝建是这态度,众人都惊呆了,这不是在调侃马子峰吗?这小子不要命了。

可谁知道,马子峰不但不生气,还回头错愕的望着孙仁耀:“郝先生就是你说的那个男人?”

孙仁耀该不会是想让他逮捕郝建吧?

“郝先生?你说郝建啊?没错,就是他,马哥,你快点逮捕他吧。”

孙仁耀却还是跟没有反应过来似的,对马子峰催促道,他的脸颊带着阴沉的笑容,脑海里已经开始在脑补郝建被打断腿脚时的一幕了。

“啪!”

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了孙仁耀的脸上。

“马哥你。”

孙仁耀捂着脸,一脸委屈的看着马子峰,他不知道马子峰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动手打他。

“我艹你祖宗,你他妈不想活了老子还想活呢!”马子峰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指着郝建道:

“你他妈知道他是谁吗?你就跟他叫板?人家动一动嘴就能让你人间蒸发,你算个什么东西?”

马子峰很不客气的怒骂,因为他真的气疯了,之前就是因为帮一个蠢货出头,结果得罪了郝建,差点连命都没了。

这会儿******又重蹈覆辙,自己认识的这都是些什么王八蛋,怎么一个比一个坑爹呢。

萧美美和陈芝烟他们都惊奇的看着郝建,万万没想到郝建竟然这么大有来头,一句话就能让人人间蒸发?

她们的芳心剧颤,这种惊喜与激动,已经好多年没有发生过了,就好像是情窦初开时一样,充满了娇羞与不安。

而郝建却仿若未闻,依旧不急不慢的喝着茶,正如他自己之前所说的那样,孙仁耀在他的眼里就只是一个废物,对付一个废物,还不足以让他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我。”孙仁耀已经懵了,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马子峰,不知作何表情。

“一会儿再收拾你!”马子峰发泄完毕,这才低眉顺眼的来到郝建的身边,客客气气的道:“郝先生。”

他现在这样子,要多谄媚就有谄媚,跟奴才似的,和刚才那威风凛凛的样子简直天差地别。

众人都很惊奇,到底郝建是什么身份,能够让马子峰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五度大转变。

“马子峰,告诉我,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给别人出头啊?”郝建冷笑道。

一听这话,马子峰吓得都快肝胆俱裂了,连忙摇晃脑袋:

“不是的,我真的是不知道缘由啊,我已经听从你的教诲当个好警察了,所以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问过他这件事情是谁的错,是那小子撒谎骗了我,真的不关我的事啊郝先生。”

看到马子峰跟条狗似的对着郝建摇尾乞怜,孙仁耀和萧美美的脸都绿了,此时两人都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行了,你闪边吧。”郝建很不客气的对马子峰道。

而马子峰却不敢有任何的不满,直接乖乖的带人站在一边,跟个门神似的。

郝建站起身来,朝着孙仁耀走了过去,此时的孙仁耀已经是满头大汗,惊恐的看着郝建。

他现在是场子都悔青了,连最后的依仗都不是郝建的对手,他拿什么来跟郝建斗?

“刚才你让我下跪?”郝建笑着审视孙仁耀,等待着孙仁耀的回答。

“我。我和你开玩笑呢。”孙仁耀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哦,是吗?可我却不觉得好笑。”郝建笑容突然一收,表情凌厉的瞪着孙仁耀。

孙仁耀那消瘦的身子立刻打颤,就跟得了寒病似的,不住的哆嗦。

“郝建,我们是同学,别这样好吗?”

孙仁耀哀求似的说道,当众下跪实在太丢脸了,而且萧美美也可能会因此从此瞧不起他,他在婚后将会更加没有地位。

“现在你倒是想起来我们是同学了?刚才你怎么不这么说?你刚才不是还说要郝建跪下来求你吗,现在就改口了?”

羽欧很鄙夷的道,如果是个男人,那就应该说一套做一套,孙仁耀现在这种行为让他很鄙夷。

“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成同学,你在我眼里,一直以来都是一条狗。既然是狗,就应该像条狗一样好好趴着!”

郝建玩味一笑,一脚踹在孙仁耀的膝盖上,孙仁耀登时惨叫一声,跪倒下来,果然就像是一条狗似的趴着了。

此时,所有人都冷笑的看着孙仁耀,没有一个人可怜,就连萧美美,此时也都是眼神冷漠,像是完全不认识他似的。

因为孙仁耀的确是一条狗,一条吃软饭的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