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又是一件价值连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还是回去再拆吧。”赵雅婷微笑道。

“赵雅婷是怕你丢脸,所以才说要回家拆的,看来她也知道你是买不起什么好东西啊。”尹东翰哈哈大笑,笑得越发的讽刺。

“尹东翰,你能不能闭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请你来了!”赵雅婷生气的道,早知道是这样,她就不叫尹东翰了。

尹东翰他们都不是郝建那个班级的,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尹东翰是赵雅婷的朋友,他们两家是世交。

而尹东翰刚好知道赵雅婷是今天生日,就提出要给赵雅婷庆生,赵雅婷也就没好意思拒绝,这才让尹东翰参加。

却哪里想到,尹东翰竟然在她的庆生宴上这样乱来,早知道是这样她就不带尹东翰来了。

尹东翰哼了一声,也只好乖乖的把嘴巴给闭上。

“打开吧,没事的,看看喜不喜欢。”但郝建却对赵雅婷投去一个鼓励的目光,似乎在说这个礼物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吧。”赵雅婷只好苦笑的拆开礼盒,然后从里头取出一个古朴无华的茶壶。

“靠,送个破茶壶,你还真送得出手?你还不如不送呢!省的在这丢人显眼!”尹东翰一看郝建竟然送了个这么破烂玩意,立刻就露出了刻薄的嘴脸讥讽道。

“我看这茶壶顶多街边二三十块吧。”

“这礼物还真是送的有意思,一个女孩子要个破茶壶来干什么?”

尹东翰的那些同伴也跟着嘲笑道,都很看不起郝建。

“不管这东西是好是坏,只要是郝老师送的,我就喜欢,怎么样吧!”赵雅婷高傲的道,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立刻就选择站在郝建这一边。

“赵雅婷,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东西分明就是个破玩意儿,他拿着破玩意儿糊弄你,你还帮他说话?”尹东翰有些气愤的道。

“你们说是破玩意儿就是破玩意儿了吗?也许是你们不懂货呢?”赵雅婷切了一声,却懒得去理尹东翰他们。

郝建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不禁浮现一股暖意与无奈,暖意是因为赵雅婷的善良,无奈是因为好像这里似乎并没有识货之人啊。

“不懂货?这怎么看都只是一个破茶壶好吗?”尹东翰却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行啊郝建,我生日的时候,你送了一幅几百万的画,别人生日,你又送个茶壶,你挺舍得的啊?还是说,这就是你泡妞的老套路?”

而即在此时,车小小却开口了,带着嘲讽对郝建说道。

但郝建却知道,这丫头是在给他找回场子,故意将那几百万的画拿出来说话。

一听这话,赵雅婷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郝建曾经送给车小小一幅几百万的画?真的假的?

“切,你就吹吧,他能拿出一幅几百万的画?就他那熊样!”尹东翰不禁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我说小妹妹,你就算喜欢你这个老师,也不必撒这样的弥天大谎吧,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谎撒的很没有技术含量啊?”

讥讽声是一声接着一声,而赵雅婷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我没有撒谎,他确实是送了我一幅几百万的画,而且还是他自己亲手画的。”车小小一脸平静的说道。

“你们听到没有,这妹纸说那个穷鬼画了一幅几百万的画给她诶!”尹东翰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

“听到了,哎呦妈呀,笑死我了,画出几百万的画,卧槽,那他不是大师级画师了吗?”一个同伴回答道。

“哎哟,大师级画家,还真是吓死人哦,那他怎么不送一幅画,而是送个破茶壶啊?是他认为赵雅婷不值得他送那么贵重的礼物。”

尹东翰笑得格外讽刺,也格外的刺耳。

“你怎么就知道他只会画画?”车小小嘲讽道,尹东翰简直是狗眼看人低,就连她都不敢说完全了解郝建,尹东翰凭什么就先入为主。

“难不成你想告诉我,这个破茶壶也要几百万?”尹东翰切了一声,很轻蔑的奥:

“如果这破茶壶要几百万,那我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

“那你就准备砍脑袋吧。”

就在此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之前在教室里的那个四眼仔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脸淡漠的看着尹东翰。

“你是什么玩意?”尹东翰挑衅似的看着那四眼仔,心想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装什么逼啊?

“我?我不是什么玩意,我是个懂陶器艺术的人。”那个四眼仔冷笑一声,然后对赵雅婷道:

“赵雅婷,能不能把你的茶壶借我看一下?”

“当然可以。”

赵雅婷怔怔出神的把茶壶递了过去,心里也是震惊到了极点,难道说这个茶壶还有什么非凡之处不成?

四眼仔小心翼翼的接过一个茶壶,如同品鉴一个艺术品似的,细心的端视着这个茶壶。

“一个破茶壶,有什么好看的。”尹东翰却嘟囔了一声。

但这四眼仔却像是没有听到尹东翰的话似的,专心致志的看着这个茶壶。

良久,他才终于惊叹一笑:“虽然表明古朴无华,但古朴之中,却见沉稳大气,入手温润,材质上佳,袖珍尺寸恰到好处,盈盈一握,如手揽女子柳腰,手感非凡。而且刻字也很精妙,一笔一划看似粗重潦草,但却粗中带细,草中见锋锐,如铁画银钩,这等上品,非行家看不出来!老师,如果我没猜错,你这茶壶至少得要三百万吧?”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简单的袖珍茶壶,竟然能够卖到这么贵?

赵雅婷也是惊呆了,她和郝建还不熟悉,郝建就送她如此贵重的礼物?

“没有那么贵,最多两百五十万而已。”郝建笑了笑。

“没我的贵。”车小小嘿嘿一笑,心满意足了。

“切。”赵雅婷很不高兴的撇了撇嘴。

“开什么玩笑,你说它值三百万就值三百万了?你算个什么东西?”看到四眼仔在那胡言乱语,尹东翰也火了。

“张佳的父亲是我们花市最著名的陶瓷茶器艺术家,一套茶具曾经拍卖出百万的高价,你觉得他没有资格来品鉴这个茶壶吗?”

罗同直接冷笑面对尹东翰,暗讽尹东翰的愚昧无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