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我偏要试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美美知道孙仁耀等人的阴谋之后,便主动去找萧立人,希望得到萧立人的帮忙。

而当时萧立人正在和郭淑娴聊天,无意间听到了郝建的名字,之后,更是从从萧美美口中了解了这一切。

而此时,萧美美也都震惊的看着不远处胁持着陈景城的郝建,看着满地狼藉和倒下的警员,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家伙疯了不成,真的敢袭警啊?

“郑棐,你这话糊弄鬼吧?你想替人出头,公报私仇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郭淑娴早已从萧美美的口中,得知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怎么可能会相信郑棐的话。

“市长,你这么说可是要证据的,不然便是污蔑警务人员,你有证据吗?”郑棐阴笑了起来。

郭淑娴沉下脸来,她自然是没有证据的,应该说现在还没有。

“你没有证据,我却有证据。我那外甥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而这一切都要拜这小子所赐,我抓他回来有什么错?他要暴力抗法,我难道不该制止?”郑棐哼了一声,这件事情他占了一个理字,就算告到上头去他也不怕。

郑棐得意的望向众人:“我也不妨告诉你们,今天这小子走不出警局,谁都阻挡不了!哼……”

“那我就偏要试试!

”正当这时,外头也传来一道雄浑的声音,一个如同大黑熊似的壮汉大步走了进来,随着他的步伐移动,整个警局都仿佛在微微颤动。

他身高八尺,身材结实,皮肤黝黑,一条手臂就粗如树根,一身军装显得格外扎眼。

而在他的身后,便跟着羽欧。

那大黑熊似的男子,犀利的目光看了一眼众人,又一扫胁持人质的郝建,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行啊小贱人,还跟当年那么刺头啊?”

“羽叔叔。”郝建苦笑道,这人是羽欧的父亲羽夏堂,未来最有可能成为羽家继承人的人。

打从以前羽夏堂就叫郝建小贱人,不过那时候郝建还小,但现在可以直接去掉那个“小”字了。

众人再度震惊,羽夏堂乃是军队上校,在花市也算是一号人物,羽家在花市的军队很有影响力,而羽夏堂可以说是羽家的代表人物,他竟然也来捞郝建?

郑棐顿时脸就黑了,行政机关和军部两位大佬都来捞这小子?这他妈要他一个公安机关顶两个势力啊?

郑棐心里直骂尹承智王八蛋,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尹承智之前还说这就是个普通的**丝,结果你他妈说的**丝摇身一变成大神了?这要老子怎么弄?

“郑棐,是不是不放人?这小子是我们羽家的恩人,你他奶奶的要是不放,老子就揍你一顿!”羽夏堂很霸气的说道。

郑棐脸色铁青,他知道羽夏堂就是个粗人,说一就是一,他说揍他一顿那就真的是揍他一顿的。

“哟,挺热闹的呀,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啊。”紧接着,又是一道狐媚棉柔的声音传来。

高寄萍一如既往的一身大红色旗袍,妖艳的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莲步款款的走来,美得惊心动魄。

“高寄萍,你来干什么?”郑棐怒喝道,他一直没法坐上总局的位置,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高寄萍,因为高寄萍的势力在他的地盘里生事,导致他的能力受到质疑。

“我?我来看看我的朋友。”高寄萍微微一笑,然后望向郝建:“怎么过来西城区也不和我打声招呼?”

郑棐额头遍布青筋,又他妈是来找这小子的?

“又不是我想来的。”郝建耸了耸肩,作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既然不想呆在这,那就走吧。”高寄萍浅笑道,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高寄萍,你未免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吧?你以为你是谁啊?”郑棐勃然大怒,走?呵,可能吗?

“郑局长你这么说话可就伤我的心了,毕竟咱俩可是那么多年的老邻居了,你看我知道你外甥生病了,还特意派人去看望他呢。来之前我还特意去你家找过你呢,你不在,是嫂子开的门,我担心会有不法之徒像伤害你外甥那样伤害你老婆儿女,所以我就让几个人在那盯着了,你也不用谢我,谁让咱俩是邻居呢?”高寄萍作出一副别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模样。

然后郑棐的脸就彻底黑了,这一段话里头可满满都是威胁啊。

“不如放人吧。”尹承智也连忙说道,开始萌生退意了,高寄萍都说了,他儿子的命运现在就掌握在高寄萍的手里了,要是不放人他儿子就死定了。

郑棐黑着脸在犹豫,就这么放人的话太丢脸了,可要是不放的话,这么多来头不小的家伙和自己对着干,自己估计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自己的家人现在还被高寄萍给胁持了。

“如果不放人的话,我会告得你们连底裤都穿不起!”而此时,舒雅也终于到了,而她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一整个律师团来的。

看到这里,郑棐要哭了,。

这小子到底尼玛的什么来头啊,军部、行政机关、****、商界,几乎所有大人物都他们要救他,自己只是一个局长,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吧?

舒雅带着这二十几人的律师团,他看着都害怕,要真的打起官司来的话,先不说输赢,耗都能耗死他了。

他可比不上舒雅,有那么多的钱来消耗。

“我他妈真的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和你们做成亲家。”郑棐一脸愤慨的注视着尹承智,要不是他们,自己何必面对这些家伙?

尹承智也是羞愧的低下头,他哪里知道郝建竟然这么大有来头。

别说是他了,就连舒雅、高寄萍等人也都想不到郝建竟然认识这么多人,而且一个个都大有来头,没有一个简单货色。

“那个。郝建。”郑棐只能堆起笑脸面对郝建。

“谁他妈好贱?你他妈才好贱呢!”郝建怒吼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