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江湖郎中,不值一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没让你说这个!”

羽嘉怡恨得牙根痒痒,这个混蛋把当初对自己做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的了?

“你难道忘记了,你曾经对我做过多么过分的事情了吗?”羽嘉怡直接怒吼道。

“什么事?”

郝建还真记不起来了,这都和羽嘉怡多少年没见了,而且他对羽嘉怡做过那么多过分的事,谁知道她说的是哪一件啊。

“就是你偷看我洗澡那件事!”

羽嘉怡像是只雌豹子似的嘶吼着,那眼中燃起的怒火旺盛的都似乎要将郝建直接给烤化了。

“哦,你说那件事啊,那真不能怪我,我当时就是尿急,你洗澡又不关门,我这才一不小心闯进去的。而且你也真是的,大白天的洗什么澡嘛。”郝建叹了口气道。

那时候羽嘉怡的远没有现在这么彪悍,是相当爱干净的,一天得洗几次澡。

“也就是说这还成了我的错咯?”羽嘉怡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当然不是咯,我的意思是说呢我当初真不是故意的,而且当时的你就是一胖妞,远没有现在这么漂亮的,有什么好看的,你说是不是?”郝建笑呵呵的道。

“铮!”

羽嘉怡直接将腰间的军刀给拔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盯着郝建。

郝建表情一僵,下意识的退后两步:“都几年的老朋友了,动刀动枪就没意思了吧?”

“我可不记得我们是什么老朋友,从你偷看我洗澡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发下毒誓一定要宰了你!”羽嘉怡咬牙切齿的道。

“她是认真的?”郝建对身旁的羽欧小声的问道。

羽欧如小鸡啄米般猛点头:“是真的,这丫头被你偷看过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但一改她的洁癖,还跟着我们家的那些老兵一起训练,整天在泥潭里打滚,我们家现在都叫她泥猴。”

羽欧拍了拍郝建的肩膀,深表同情的道:“看得出来她真的很恨你,因为你,她现在连性取向都变了,我亲眼看着她在酒吧为了抢别人的女朋友,把别人给打进医院了,我家老爷子都气坏了,所以你还是小心点,这丫头可今非昔比了,连我都不是她的对手。”

郝建大吃一惊,然后忙道:“没办法解开这误会?”

“有。让她打一顿就行了。”羽欧说道。

“那还是别解开了。”郝建认怂了。

而羽嘉怡则如豺狼虎豹一般凝视着郝建:“郝建,我要跟你决斗,是男人的就选一件兵器吧!”

闻言,在羽嘉怡身边的那个医生模样的男人,便也不禁眼神带着讥诮的望着郝建,从羽嘉怡说郝建偷看她洗澡开始,他的脸色就变得不大好看了,显然是对羽嘉怡存在爱慕之心的。

因为郝建他们现在站的位置就是羽家自己的演武场,这两边的兵器架上摆放着十八般兵器。

羽嘉怡也不想被人说她欺负郝建,所以让郝建挑选一件兵器和她决斗。

“在外头瞎吵吵个什么劲?都叫狼给撵了是咋的?”

正当这时,一群人便从不远处走来,其中两个人模样与羽夏堂有七成相似,正是羽夏堂的两个弟弟老二羽志勋和老三羽名相。

三兄弟各有不同,羽夏堂像是个将军,羽志勋看起来像个奸商,羽名相看起来则像个文弱的书生。

他们本来都打算去看望老爷子,但却在路过时听到演武场传来吵闹声,便过来瞧瞧。

而羽嘉怡则是老三羽名相的女儿。

羽志勋一脸不忿的注视着郝建他们,方才开口的就是他。

“羽嘉怡,不许胡闹!赶紧让开,郝建是来给你爷爷看病的!”羽夏堂见状也连忙呵斥道,对于羽嘉怡这个侄女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知该怎么料理才好。

“看病?就他?”羽嘉怡冷笑了两声,显然并不相信郝建能够治好她爷爷的病。

“不必了,让他回去吧,老爷子的病有我就足够了。”而此时,那个站在羽嘉怡背后的男人却很傲气的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羽夏堂听到男子这么嚣张,立刻就不爽了。

“他叫梁笑棠,是我的朋友。同时他也是华夏大有名气神医,被外界誉为最有可能成为梁王孙的接班人,至于你呢郝建?你有什么名头?”羽嘉怡嘲笑道。

然后羽夏堂就不吱声了,虽然他也想站在郝建这一边,但毕竟老爷子的安危重要,如果梁笑棠真的有办法救活老爷子的话,他自然要好好善待。

羽夏堂这也是做好两手准备,如果郝建不行的话,至少还有个梁笑棠嘛。

羽夏堂听到羽嘉怡说梁笑棠可能成为梁王孙的接班人时,就已经开始将自己的天平向梁笑棠倾斜了了,毕竟梁王孙的名头太大,华夏内还真没几个人是不认识他的。

闻言,羽名相和羽志勋也都惊疑的看着梁笑棠,却没有让往郝建那里看上一眼。

“我在电视上看过他,是挺厉害的,很多医学院都请他去讲课。”羽志勋的妻子也跟着说道,显然是认识梁笑棠的。

而梁笑棠也扬起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像是一只斗胜了的公鸡似的。

但郝建却只是摇头笑了笑,他知道新闻的报道是有些夸张了,说梁笑棠是他的师傅的接班人?

如果梁笑棠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那么他师傅早就把他收入麾下了,之所以没收梁笑棠,那是因为他师傅的性格很傲,在他看来没有资格成为他徒弟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去培养的。

以他师傅那令人惊厥的医术,梁笑棠这辈子只怕都望尘莫及了。

“问你话呢,你得过什么荣誉没有?”羽嘉怡冷嘲道,她这么问就是认定了郝建没什么本事的。

郝建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江湖郎中,不值一提。”

闻言,羽志勋夫妇二人都不禁面露鄙夷,而羽夏堂也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什么江湖郎中,他明明是。”羽欧看到这里正想反驳。

但郝建却拉了拉羽欧的衣角,示意他闭嘴。

羽欧狐疑的看了郝建一眼,但见到郝建一脸笑意,却连忙住了口。

“他是什么?”羽嘉怡问道。

“没什么!”羽欧不满的哼了一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