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庸医和神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既然这里你已经派不上用场了,那就赶紧滚吧。”羽嘉怡寒声说道,显得很不客气。

“就算不需要我医治,让我看看老爷子也成吧,毕竟我和老爷子也算是旧识。”郝建笑着说道,却仿佛一点也不生气。

“你小子是郝建吧?都这么多年了,还改不了你蹭饭的习惯啊?以前是老爷子宠着你,你这不知哪来的野小子才能吃我们的住我们的,现在你以为你还能像当初一样,赖着我们家吗?”羽志勋也随之讽刺道,显然也看郝建不顺眼。

因为他父亲当初疼郝建,要多过疼自己的孙子,还说什么郝建骨子里有着军人天生具备的冷血气质,跟他年轻时很像,可这话在羽志勋听来,简直就是扯淡。

所以一直以来羽志勋就对郝建有意见,当听说郝建去当兵的时候,他还辱骂过郝建说他是白眼狼,吃过他们家的米就投奔别人去了。

但因为这句话,他却被老爷子狠狠的打了一顿,因此更加憎恨郝建了。

“老二,你怎么说话的?难得当初郝建能哄老爷子开心,吃几碗饭能对咱家造成什么影响了?”

羽夏堂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他们那么大一个家族,会在乎加多双筷子?羽志勋这分明是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茬。

“哄老爷子开心?我们家那么多子孙,谁不能哄他开心?有这小子什么事?”羽志勋不屑的哼了一声。

“你自己儿子什么德行不知道吗?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哄老爷子开心?不气死老爷子就算不错了。”羽夏堂脸色阴沉的说道。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儿子就好了?在军队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我们动用家族那么多资源去帮他,结果他说不当就不当了,害我们家族之前做的那么多事都白费了,光凭这一点你就没资格和我叫板!”羽志勋冷笑着讥讽。

羽夏堂和羽欧听到这话,都不禁沉下脸来。

郝建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羽欧果然说的不错,羽家越来越不和谐了。

虽然在几年前羽夏堂和羽志勋就已经是这样了,但那时候羽志勋还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顶撞羽夏堂,可现在却不同了。

羽志勋知道老爷子就快死了,没人约束他,他也就没再把羽夏堂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了。

唯独老三羽名相一直默不作声,显得很内向沉默,在一旁观望着,面无表情。

羽家三个兄弟的性格,郝建大概都知道一点,羽夏堂是沉稳大气有大将之风,羽嘉怡是阴险诡诈精于算计,而羽名相则是才不外露神秘莫测。

这三兄弟若能同心合力,羽家何愁不兴盛?只可惜这三兄弟就是一盘散沙,谁都不服谁。

这话他也和老爷子说过,也正是因为他当时才十七八的年纪就说出这样的话来,才让老爷子感到无比震惊从而高看了他,从而很喜欢与他聊天,总是说郝建是他的小友。

“让他跟上来也无所谓,正好我也能告诉他神医和庸医的区别。”梁笑棠冷笑道,在他看来,郝建敢跟过来就是自取其辱。

郝建笑而不语。

梁笑棠回头对羽嘉怡说道:“嘉怡,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还是你爷爷的病要紧。”

“算你运气。”羽嘉怡狠狠瞪了郝建一眼,转身跟着梁笑棠一起离开。

“神医你这边请。”羽志勋立刻客气的迎了上来,带着梁笑棠往一旁走了。

此时除了羽夏堂父子之外,没有一个人愿意理会郝建,在他们看来,郝建这样的江湖郎中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他们也懒得在郝建的身上浪费时间。

“郝建,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羽欧有些羞愧的道。

如果不是他把郝建给叫来这里,郝建也不会被羽志勋他们侮辱。

“说什么对不起,老爷子当初对我那么好,替他治病是理所应当的,为此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老爷子当年那么器重他,还特意引荐他入伍,如果就因为侮辱就受不了的话,那未免太狼心狗肺了一点,郝建可不是那样的人。

“况且你怎么知道,那个梁笑棠就一定能治得好老爷子,如果他治不好,那还不得要我来?”

郝建笑着说道,示意自己并没有生气,也不会因此拒绝给老爷子治病。

“对啊,那小子也就态度嚣张了点,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真本事啊。”

羽欧连忙点头,对于郝建他是无条件的信任,而郝建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而羽夏堂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羽欧还是太天真了,无法理解梁王孙的接班人这样的称号象征着什么。

如果连梁笑棠都没办法的话,光凭郝建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羽夏堂也没想到羽嘉怡竟然能请到梁笑棠,如果他早知道的话,或许就不会去请郝建了。

当郝建跟羽夏堂父子俩到老爷子病房的时候,梁笑棠依旧在诊断了。

而这个时候,郝建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老爷子。此时的老爷子,再也没有当初的威武姿态,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一如病入膏肓的模样。

此时,郝建也不禁长叹一句,一个人无论再如何强大,终究还是逃不开死神的鼓掌啊。

“怎么,来自取其辱啊?”看到郝建进来,羽嘉怡立刻讥讽道。

“你怎么还不走,都说了这里不需要你,你那半吊子的医术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羽志勋也皱着眉侮辱道。

“只是看看也不行,这就是你们羽家的待客之道?”郝建一脸嘲讽的看着羽志勋。

“客人?你也配?你就是个喜欢在我们家白吃白喝的无赖罢了。”羽志勋哼笑道。

“郝建也是来给爷爷治病的,真就不算客人了?万一梁笑棠治不好爷爷,那还有郝建呢。”羽欧连忙说道。

“笑话,如果连梁笑棠都救不活这老爷子的话,这废物能行?”羽志勋笑得很讽刺。

“能闭嘴吗?”羽夏堂望向羽志勋,也是动了火气,表情有些阴沉。

羽志勋不满哼了一声,但终究是没再开口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