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神医成庸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刚才也已经说过了,该怎么处理老爷子的性命,那是你们的事情,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那出了事情也就是你们的事了。”

“装神弄鬼,那你倒是说说老爷子到底哪有问题?”梁笑棠讥笑道,如果郝建不说个所以然来,看他怎么侮辱他。

“你说老爷子体内有些淤血,只要服用你开的药,就能立刻痊愈是吗?”郝建不答反问。

“没错!只要有我在,保证药到病除!”梁笑棠自信的点头。

“也就是按照你的意思说,老爷子只有体内才有淤血,是吗?”郝建又问。

“也没错,刚才我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梁笑棠语气有些不耐的道。

“好。”郝建阴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向老爷子,双手抓住老爷子的身体,准备给他翻个身。

“小子你干什么?你敢乱动我爸,我看你是想死了!”

羽志勋顿时急红了眼,医生都已经说过了,现在老爷子需要静养,不能随意的打扰,更加不可移动的。

“早就让你们把他赶走的,你们偏不听,现在好了,他非要把老爷子给玩死不成。”梁笑棠也笑着讥讽道,却作出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羽夏堂也是铁青着脸,有些后悔刚才没有赶走郝建了。

“你找死!”羽嘉怡直接发作,一记干脆利落的鞭腿朝着郝建扫来。

“砰!”

郝建轻而易举的就扣住了羽嘉怡的脚踝。

如此一来,羽夏堂和羽嘉怡等人就全部震惊了。

羽嘉怡的一脚可是可以踢碎石块的,可竟然被郝建如此轻易就挡下来了。

羽嘉怡花容失色,错愕的看着郝建,难以想象这竟然是真的。

但郝建却似乎没有看到众人的震惊,替老爷子解开他的病号服,猛地将那衣服抛开。

而在这个时候,众人便看到了老爷子的后背。

“嘶。”

霎时间,一道道吸冷气的声音便随之传出。

“好恶心啊!”羽志勋的老婆忍不住嘟囔一句,心有余悸的看着老爷子的后背。

原来,老爷子的后背早已经病变了,一大块的不规则的暗紫色凝结,遍布整个后背,带着无数青筋脉络,看起来恶心至极。

从这完全暗紫色的后背中就不难猜出这是因淤血导致的,而且淤血已经多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

不说别的,光是这样子就已经把人给吓坏了。

而梁笑棠也是表情一僵,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你不是说老爷子只有体内有一点淤血吗?那这是怎么回事?”郝建怒视着梁笑棠问道。

身为医生,居然没真正认真替病患检查过身体就妄下定论,梁笑棠这种自负的性格不知道要害多少人。

“这。”梁笑棠也无言以对。

郝建却是冷笑:“如果是梁王孙,他一眼就能看出老爷子的病症,而你竟然连看都看不出来,更别说治了。梁王孙的接班人?你配吗?”

“。。”梁笑棠阴沉着脸不说话,虽然愤怒,但却无法反驳,因为这的确是他的失误。

“现在你告诉我,老爷子这伤势是不是三天内就可以药到病除?”郝建严厉的瞪着梁笑棠问道。

梁笑棠有些不敢看郝建的目光,低声嘟囔道:“不能。”

“大点声!”郝建再度呵斥。

“不能!”

梁笑棠无比憋屈的吼了一声,他再也不敢托大了,这么严重的伤势别说是三天了,三个月都不见得能好得了。

众人都已经惊呆了,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们刚才本来还对梁笑棠抱以绝对的信心的,可转眼间郝建就用事实打了他们的脸。

梁笑棠这个哈佛大学毕业的医学博士看不出的问题,竟然被郝建这个江湖郎中给看出来了。

更可笑的是,他们刚才还嘲讽他。

如果不是郝建出口提醒,他们就傻乎乎的完全听信梁笑棠的话了,这要是三天一过,老爷子也就魂归西天了。

想到这里,羽夏堂等人都不禁遍体生寒,暗自心惊险些铸成大错。

“哼,什么神医,看来也只是自诩为神医的庸医而已。瞧不起江湖郎中?你连江湖郎中都不如啊!”

羽欧也站出来嘲讽梁笑棠,就这逼样也想在郝建面前装逼,郝建分分钟就能玩死你啊!

梁笑棠浑身僵硬,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羽嘉怡也没有再开口嘲讽郝建了,和梁笑棠一样,不知该说什么了。

因为梁笑棠是她请来的,而梁笑棠刚才差点就害死了她爷爷,如果她爷爷真的死了,那她也会有一半的责任,因为是她把这个庸医给带回来的。

“话我也已经挑明了,要信他还是信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别忘记我刚才说的,老爷子只有三天的命,三天的时间若是再找不到人救他的话,他必死无疑,我就先告辞了。”

郝建说完这句话,就直接面无表情的往外头离开。

看到这里,羽志勋和羽名相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却都不好意思开口,因为他们刚刚才那样对待郝建,转头就让他帮忙,哪有这样的道理?

而就在此时,羽夏堂便是无奈的站了出来,说道:“郝建,既然你能一眼就看出老爷子身上的病症,你一定有办法治好他的对不对?”

“是。”郝建很老实的点了点头。

羽夏堂等人顿时眼前一亮。

“但是我现在不想治了。”郝建面无表情的补了一句。

然后羽夏堂等人的脸色便黑了。

“你个小杂碎,当初吃了我们家那么多米,现在竟然忘恩负义?老爷子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让你这种畜生进我们家门!”

羽志勋一听郝建不肯给老爷子治病,顿时气得鼻孔冒烟,恶毒的咒骂了起来。

郝建也回头望着他,眼神冰冷的道:

“刚才我就已经说了,我打算给老爷子治病,是你们处处阻挠我,宁愿相信一个庸医也不相信我,还试图赶我走。我有救人之心,但却被你们扼杀了,俗话说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人了。我肯把老爷子真正的病症所在,告诉你们,你们就已经要庆幸了,光是这一条,也足够抵过这么多年在你们家吃的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