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七星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羽志勋的脸就绿了,羽名相和羽夏堂这话说怎么就这么的奇怪呢?好像迫不及待想要看他笑话似的。

羽志勋怒视着郝建,沉声道:“为什么他们就不用跪,而我就要跪?”

“这还用问吗?你长得丑啊。”郝建呵呵笑道。

“。。”

“跪不跪,不跪我可就要走了。”郝建作势要走。

“老二你快跪啊,别逼我动手啊!”羽夏堂不耐烦的威胁道,只要郝建肯给老爷子治病,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羽志勋闷闷不乐的跪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自己不跪,羽夏堂也会逼他跪的。

“小子,你有种!”羽志勋目眦欲裂,恨得咬牙切齿。

“哟呵,还敢威胁我?自打嘴巴子。”郝建瞪着羽志勋道。

“你小子别太过分了!”羽志勋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让他下跪就算了,现在还要他自残?

“看来你也不是很着急老爷子嘛,既然如此那救不救应该也没什么区别吧?”郝建叹了口气,又装模作样要走了。

“啪。”

羽名相直接就给了羽志勋一嘴巴子,羽志勋当场就蒙了,一怎么也没想到,打他的竟然会是一向沉默内向的羽名相。

“老三你。”

“你说你那么多屁话干什么,老老实实的下跪认错不就好了吗?老爷子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自己想倒霉别连累我们好吗?”

羽名相一脸不爽的说道,一旦老爷子死了,羽家就将没落,到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得倒霉。

换做是他,别说是自打巴掌了,就算是砍掉自己的一只手羽名相都会毫不犹豫的干了。

羽志勋就是太精于算计了,所以干什么事情都显得小心翼翼的,因此也就缺乏了一些血性。

“啪。”

而此时,羽志勋脸上又挨了一下,他愤怒的转过头去看羽夏堂:“你又干什么?”

羽夏堂却不理他,而是征求郝建的意见:“郝建,够了吗?不够我还可以再打的。”

郝建哭笑不得,这两货分明就是假公济私嘛,说什么帮他,实际上是自己想过手瘾吧?

“算了,先救老爷子吧。”郝建说道

“哦。”羽夏堂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

看到羽夏堂这样,羽志勋都有了杀人的冲动,太欺负人了,太他娘欺负人了!

郝建他们回去的时候,梁笑棠还站在那里,却跟个木头似的,不敢吱声,也不移动半步。

因为他的失职,差点害死了老爷子,如果羽家追究起来,他分分钟是要被活埋的,所以他不敢走。

而郝建等人也没搭理他,郝建直接对羽夏堂说道:“去给我准备一盆热水,一盒消了毒的银针,还有一件雨衣。”

众人都很不解,一盆热水和一盒银针可以理解,可那雨衣是用来干啥的啊?

但他们虽然疑惑,却没有问为什么,麻溜的去准备了。

而后,郝建便慢条斯理的穿上雨衣,又用那盆热水洗了手,这才开始动手施诊。

“呼。”他手握七根银针,深呼一口气,瞬间下针,只听唰唰唰的几下,七根银针尽数落在老爷子的后背。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令众人都倍感震惊。

“七星针?你竟然会七星针?”而这时,梁笑棠发现了郝建的针法,突然惊叫了起来,吓到了所有人。

“什么是七星针?”羽嘉怡不解的问道。

“七星针是梁王孙独创的针法,有排毒祛湿消淤的特效,因为那七星针扎的七个穴位都是梁王孙自己发现的特殊穴位,所以至今还无人能够窥探其中精髓,也就无人能够学到他这个绝技,可我刚才看他下针那手法,绝对是七星针没错!”

梁笑棠震惊的看着郝建,他也钻研过七星针,所以对七星针的下针和大概位置都有了一定的了解,郝建那绝对是七星针没错。

如此一来,所有人便都充满惊讶的望向郝建,郝建竟然会梁王孙的绝技?这怎么可能?

“本事不怎么样,眼法要是不错。”郝建调侃的道。

“你为什么会梁王孙的针法?”梁笑棠皱着眉问郝建,他现在只想知道郝建的七星针是从哪里学来的。

“梁王孙是我的师傅,你说我为什么会他的针法?”郝建翻了翻白眼,梁笑棠这简直是废话。

一听这话,众人的震惊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刚才他们还在想郝建和梁王孙是什么身份,结果现在郝建就告诉他们他是梁王孙的徒弟?

“不可能,梁王孙根本就没什么徒弟,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别想糊弄我。”梁笑棠充满怀疑的道。

“如果我不是他的徒弟,我的七星针是从哪学来的?”郝建冷笑道。

梁笑棠便不说话了。

的确,如果郝建不是梁王孙的徒弟,那怎么解释他会七星针?以梁王孙那老古董迂腐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独门绝技传给外人的。

“所以你现在知道我在听到你是梁王孙的接班人的时候觉得有多么可笑了吗?我这个人正统弟子都还没说是他的接班人,你个冒牌货敢这么大言不惭?”郝建切了一声,很嫌恶的看着梁笑棠道。

梁笑棠羞愧得五体投地,自己竟然在梁王孙的徒弟面前炫耀他的身份?

众人的表情都很古怪,他们刚才之所以相信梁笑棠就是因为梁笑棠被称为郝梁王孙的接班人,梁笑棠这个称号是外界给的,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梁王孙的接班人。

但只要梁王孙不点头,他就不算,但郝建却不一样了,他是梁王孙的亲传弟子,他不需要全世界的认可,他只需要梁王孙一人的认可就足够了。

羽夏堂等人都苦笑了起来,他们刚才还真是抱错大腿了,把珍珠当鱼目了。

羽嘉怡也露出了愧疚的神情,因为她差一点点就害死了自己爷爷。

七星针扎下后,郝建又在老爷子的后背进行推拿,时轻时重,拿捏有度,如此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郝建才算是放开。

而此时,他们便看到老爷子的后背微微隆起,一团淤血全部聚集在七星针的位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