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帝王之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郝建猛然一拔七根针,而后迅速转身。

“噗!”

七道血柱顿时冲天而起,如同血崩了一样,止都止不住。

那血水如浴泼般落下,直接就浇了众人一身都是。他们现在算是明白郝建为什么要雨衣了,敢情这家伙一早就知道会这样了。

“王八蛋,你知道会这样竟然不提前告诉我们?”

羽嘉怡咬牙切齿的瞪着郝建,此时的她俏脸沾满了血水,显得很狼狈。

“我不喜欢,你咬我咯?”

郝建不屑的切了一声,他就是故意的,谁让这些混帐东西刚才敢侮辱自己来着,这就是一个教训。

羽嘉怡一口贝齿都快咬碎了,可就是拿郝建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了,老爷子大概晚上就会醒来,醒来之后给他吃清淡的东西,切记油炸辛辣。”郝建提醒道。

羽夏堂等人如今简直把郝建信奉为神,自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纷纷点了点头。

“还有那个庸医,我可警告你哈,以后少拿师傅的名头在外头招摇撞骗,要不然有你好看的。”郝建指着梁笑棠骂道。

梁笑棠脸都绿了,他很想反驳一句我不是庸医,但此时的他却没有这个勇气。

“郝建,你这就走了?”而就在此时,羽嘉怡突然不怀好意的看着郝建。

“要不然呢?你还打算请我吃饭吗?”郝建撇了撇嘴道。

“吃饭就免了,切磋一下吧。”羽嘉怡笑道,现在老爷子的病已经解决了,也是时候解决一下他和郝建之间恩怨了。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一过河就拆桥?”郝建无语了。

“一码还一码,你救了我爷爷,我也很感激你,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不讨厌你了。”羽嘉怡坏笑道,如果不打郝建一顿,她的心结无法解开。

“羽嘉怡,不要胡闹!”羽夏堂呵斥道,郝建现在是羽家的恩人,他感激郝建都来不及,哪能让羽嘉怡欺负他。

“嘉怡,给我回来!”羽名相也跟着呵斥道。

但羽嘉怡却跟没听到似的,只是看着郝建:“怎么,不敢吗?你还是男人吗?”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试试吗?”郝建厚颜无耻的笑了起来。

“无耻之徒!”羽嘉怡气得脸都红了。

“好吧,既然你想要做个了结,那我就成全你。”

郝建答应了下来,要是不和羽嘉怡打一顿的话,这女人以后一定会经常来骚扰他的。

几分钟后,郝建和羽嘉怡就出现在演武场。

羽夏堂等人在围观,而这个时候羽夏堂不禁对郝建奉劝道:

“不如还是算了吧,这丫头可不是善茬,一旦发起飙来,十几个训练有素的军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男人不能说不行!”郝建严肃的道。

“好吧,那我去给你准备跌打药酒,看在你刚才救了老爷子的份上,我想她也不会把你打得太惨,最多就是让你脱臼而已。”羽夏堂嘟囔着离开郝建的身边。

“选一把武器吧。”羽嘉怡对郝建说道。

“不用了,对付你,赤手空拳就行了。”郝建讥笑道,他还真不把羽嘉怡放在眼里。

“口气不小,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么赢得了我!”羽嘉怡怒极反笑,朝着郝建狂奔而来,手中军刀已经刺向郝建的腹部。

众人都以为郝建会躲开的,但哪里知道郝建却跟个木桩似的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他这是干嘛?”羽夏堂吓了一大跳,郝建这行为不是在自杀吗?

“我也不知道啊。”羽欧同样苦笑,心想郝建该不会是想以死谢罪吧,这也不太可能啊,因为这不符合郝建那无耻的性格。

羽嘉怡也没想到郝建会这样,连最基本的躲闪动作都省略了。

而此时她想收手已经太迟了,那军刀已经捅了上去。

羽夏堂和羽名相的脸色都很难看,如果羽嘉怡真的杀了郝建那可就大条了,郝建刚刚才救了老爷子,转头就被他们杀了。

先不说传出去会对他们羽家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光是他们自己内心都无法接受。

而且还是死在这么莫名其妙之下。

可在这个时候,有两个人是很希望羽嘉怡能够一刀捅死郝建的。

那就是梁笑棠和羽志勋,他们两个都憎恨郝建,因为是郝建让今天的他们颜面扫地,饱受屈辱。

两人都在心里催促,希望羽嘉怡赶紧把郝建捅死。

然而就在此时,郝建嘴角突然抹过一道微笑,身形微动。

“铿!”

一声轻音,那把军刀便没入郝建的两指之间,被郝建牢牢的夹住。

众人宛如见鬼似的盯着郝建,两根手指居然就挡住了如此凶险的一击?这家伙是人类吗?

羽嘉怡也是当场呆住了,自己联系过上百万的致命突刺,竟然就这样轻易被挡下来了?

郝建的手宛如铁钳一般,死死的钳住了她的军刀,任由她如何挣扎都无法将之从郝建的双指间拔出来。

郝建双指夹住军刀,气定神闲的看着羽嘉怡:

“看到了没,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想击败我,你估计还要再勤学苦练五十载,然而那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到那时你都成老太婆了,哈哈哈。”

“老三,你记不记得老爷子是怎么形容我们三兄弟?”羽夏堂突然对羽名相问道。

“当然记得。老爷子说你杀伐果决,有大将之风;老二精于算计、阴险狡诈,诡计军师;而我善于操控布局,为治国之才。”

羽名相回答道,三兄弟各有千秋,老爷子老早就已经说过了。

羽夏堂却是苦涩一笑,带着一些自嘲的意味:“可你知道老爷子是怎么评价他的吗?”

“老爷子评价过他?”羽名相暗暗吃惊,他并不知道此事。

“老爷子说他是文韬武略为帝王之身,身为帝王,要比我们更加狠辣、诡诈、睿智,我们三兄弟加起来都及不上他一人。一开始我不相信这话,但如今我信了。”羽夏堂摇头叹息。

羽名相也是沉默不语,如换做以往,他也绝对不会相信,但今天发生的事情,却完全颠覆了他的想法。

医术高超,武力超群,光是这两点,就足以让他高看郝建了,而他也知道,这应该只是郝建的冰山一角,他还有很多东西并没有展现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