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摆脱前男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到秦冰这么说,郝建突然觉得有些心疼起来。也可以充分的体会到,她的那种一个人的孤独和无助。

“诶,你怎么看了都不怕的啊?”这时,秦冰奇怪的看着郝建。

郝建切了一声,满脸嘚瑟的说道:“那是因为我在战场上看过更加血腥残忍的,比如把人的活生生的切成两半,然后把肠子拉出来再塞回去之类的,你这种只能算是小儿科。”

“真的假的?”秦冰怔怔的问道。

“当然咯,战场上都有虐待俘虏的恶习,这是人性邪恶的扩张,谁也没办法阻止的,就算是那时的我都没有办法阻止手下士兵的这种行为。他们折磨俘虏的方式千奇百怪,相信我,每一样都要比电影上拍出来的要更加血腥,而真人的惨叫要更加的凄厉和惨烈,远比电影上演得要真实的多。”

“你该不会也干过这事吧?”秦冰惊骇的看着郝建。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干得出这种事来?”郝建立马反驳,他的确没有干过这种事。

“不可能吧?人家吃人肉你不吃,人家虐待俘虏你不虐?你有那么好?”秦冰对此深表怀疑。

“好?我一点也不好,他们虐待俘虏是因为那能让他们感到快意,也就是说他们还有感觉,将他们当成是一条生命。但对于我来说,生命卑微如蝼蚁,我之所以不虐待俘虏,不是因为我人好,而是因为他们在我面前就如同蝼蚁般不值一提。”

郝建目光灼灼的盯着秦冰:“你会没事特意的去踩一只蝼蚁吗?除非你真的很无聊。”

这样一来秦冰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很无情?”郝建牵强的笑道,可在那样的地方,如果不这样是根本无法活下来的。

郝建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不,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我想你要逼自己成为那样的人,一定很痛苦吧?”秦冰却摇了摇头,有些心疼的说道。

这样一来,反而是郝建怔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冰会这么说。他原以为秦冰在听他说自己的经历之后,会先害怕,然后渐渐的对他敬而远之的。

但秦冰非但没有嫌弃,反而还同情他,这让郝建心里头不敬涌现一股暖意。

那种感觉就好像就连你自己都讨厌自己,但却有个人不顾一切的喜欢你一样。

“干嘛这么看着我,不要太感动了哦。”看到郝建看着自己不说话,秦冰也是笑了起来。

郝建急忙回神,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然后故意岔开话题道:“那墙壁上的挂钟在哪买的?可真难看。”

墙壁上挂着一个小丑挂钟,是陶瓷制成的,工艺很粗糙,最主要的还很丑。

可一听这话,秦冰的表情却突然有了变化,失落的低下了头。

见状,郝建也有些不解:“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这是我前男友做的,他是个陶艺工匠。”秦冰声音低落的道。

“你们怎么分手的?”郝建很好奇的问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他竟然跟你分手,他是不是脑残啊?”

“他是个艺术家,他有他的艺术追求,所以他说要去国外发展。而我没办法跟他一起去国外,也就只能和他分手了。”秦冰苦笑道。

“什么艺术追求,我看他就是想吃干抹净不负责任吧?”郝建哼了一声,那些艺术家最不靠谱了,为了所谓的艺术追求,爹妈都可以放弃更别说女朋友了。

“你别瞎说,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秦冰红着脸道。

“真的假的?”郝建无比的吃惊的看着秦冰,什么都没发生?这要么就是秦冰在撒谎,要么那个前男友就是脑残。

面对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竟然什么都不发生?

“我和他是大学同学,因为大学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腼腆害羞,而我又比较传统,所以我们当时连手都没拖过。”

秦冰脸更红了,这种私密事她从来没有跟人说过的,但她把郝建当成了自己的好姐妹,所以也就什么都敢说了。

“那他还真是个白痴。”郝建嘟囔了一句道。

“你说什么?”秦冰惊疑的看着他。

“哦,没什么,我说那还好,这样你才不算太吃亏。”郝建连忙改口,而后问道:“既然已经分了手,那这些东西为什么不丢掉呢?”

于是,秦冰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

“好吧,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郝建微笑道,之所以不丢,估计是因为舍不得吧。看得出来秦冰对那个男人应该还存在着某些期盼或者说是遐想。

“你真的很矛盾诶,一方面憎恶着男人,一方面又沉迷一个男人。”郝建无奈的笑道。

“我知道我应该忘了他,可是我做不到。”秦冰也是叹了口气,她的确想忘掉那个男人,只是她无能为力。

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而她又是个重感情的女人,所以一直无法自拔。

“既然这样,那干脆我帮你好了。”郝建突然间站起身来,朝着那个挂钟走了过去。

“你怎么帮?等等,你干嘛拿那个挂钟?”秦冰见到郝建拿起那个挂钟,顿时表情惊变。

可不等她阻止,郝建就已经举起了那个挂钟,然后重重的往地上砸了下去。

只听一声巨响,那个挂钟瞬间就四分五裂了。

而秦冰的表情顿时就很丰富了。

“睹物思人,只要他的东西一天还在,你就会不断的想起他,所以摆脱失联阴影的第一个方法,就是先把他的东西全部丢掉。”郝建很严肃的说道。

“全。全部?”秦冰下意识的惊呼了起来,目光不自觉的望向不远处的一个陶制茶壶。

然后她又立马很心虚的低下了头,似乎害怕郝建会发现。

郝建呵呵冷笑两声,朝着那个茶壶走了过去,旋即那个茶壶就步了挂钟的后尘,也成了稀巴烂。

秦冰顿时就脸一垮,幽幽道:“那是我十八岁生日那天他送给我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