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舒雅查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干嘛睡那么边上去?”秦冰靠着枕头,打量着局促不安的郝建。

“我。我还不习惯和别人睡在一起。”郝建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道。

“我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和别人睡在一张床上。”秦冰笑嘻嘻的道,有朋友的感觉其实还真的挺好的。

“要不我还是去外面的沙发上睡吧?”

郝建就打算起身,这样下去真不行,要和秦冰这样的尤物共度一夜,只怕他整个晚上都不用想睡了。

但秦冰却一把将他拉住,道:“我知道适应这个过程不容易,但我已经在学着适应,所以我希望你也能一样。”

她还以为郝建真的只是因为不适应而已。

这样一来,郝建就再也没有借口离开了。

而此时秦冰却不理会郝建错愕的表情,直接一个熊抱将他抱住,舒舒服服的往他怀里钻,郝建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她反抱住了。

可到了深夜,郝建却突然感觉秦冰在他怀里瑟瑟发抖,他借助月光看清了她脸上的表情,那是无助与委屈。

“爸。妈。”突然间,郝建听到她口中的轻唤,也看见了她眼角的泪痕。

郝建可以想象,当秦冰在得知父母的死对她造成怎样的打击,突然间父母死去,让自己从此孤身一人,只怕任何一个子女都无法承受。

郝建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将秦冰搂的更紧了,柔声道:“别害怕,我在这里。”

听到这话,秦冰瞬间身体紧绷,若有所觉的睁开双眸,抬头错愕的看着郝建。

郝建面露微笑,拍了拍她的肩膀:“睡吧。”

秦冰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要被暖化了,被塞满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幸福感。

虽然她的父母都去世,但至少她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两人就这样过了一夜,可到了清晨,郝建就被一阵尖叫声所吵醒,而秦冰已经不知去向。

郝建急忙冲了出去,顿时看到秦冰发呆似的站在那儿,还没等他问发生了什么事,他就看到沙发上坐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女人。

郝建的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你怎么来了?”

“你们认识?”秦冰目瞪口呆,郝建竟然认识这个非法入侵者?

“她,也是我朋友。”郝建哭笑不得的道。

“朋友?”秦冰更加不解了,你朋友来我家干嘛?

还把自己当成自己家似的,话说她是怎么找到自己典藏版的茶杯的?还有她又是怎么找到茶叶?

闻言,舒雅很优雅的放下手上的茶杯,反问道:“怎么,我不能来吗?”

昨晚她越想越不对劲,郝建这色狼会见肉不吃那么乖?然后她就担心的整夜没睡,终于还是忍不住来找郝建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郝建欲哭无泪,昨天不是说的好好的嘛,怎么这女人中途又变卦了?

“什么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秦冰瞪着眼望向舒雅:

“你这样未经允许擅闯别人家真的好吗?虽然你和郝建是朋友关系,但我们应该不认识才对吧?”

闻言,舒雅转移目光,望向秦冰,却说道:“你们睡了吗?”

“什么?”秦冰错愕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睡了睡了。”郝建急忙插嘴:“不过什么也没发生,你也知道的,我是GAY嘛,就算睡在一起也什么也做不了的,呵呵,呵呵呵。”

此时此刻,郝建心里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就连他都觉得自己现在跟个小丑似的。

而此时,秦冰也在看着他,神色已经有些怀疑了。

见到秦冰没有反驳郝建,舒雅才终于肯相信郝建昨晚的话,有些心虚的插开话题道:

“其实我来是为了想约郝建一起去参加一个陶艺大师的艺术展。”

“你想约他打电话就行了,用得着到我家来?话说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秦冰有些生气的问道。

“你家门没关,我就直接进来了。”舒雅更加心虚的低下了头。

“门没关?”

秦冰看着已经被凿烂的门把手,表情相当丰富。

“那不是我干的。”舒雅很可耻的撒了个谎,这的确不是她干的,是她命令手下员工干的。

秦冰一脸的不相信,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他在我家的?”

“笑话,只要是在这花市内,就没有我舒雅找不到的人。”舒雅骄傲的说道,找个人而已,对她来说能有多难?

郝建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也就是说一个自己真的是应了星爷唱的那首“我没自由,我失自由,伤心痛心眼泪流?”

以后自己想出去偷吃都不行了啊。

“走吧郝建,我们一起去看陶艺艺术展。”舒雅对郝建说道。

什么陶艺艺术展,这纯属鬼扯,完全是她从手下人口中听来的,此时不过是当作借口罢了。

“不许去!”而这时,秦冰却一把将郝建拉了回来。

见状,舒雅也火了:“凭什么不许去,他是你朋友,又不是你男朋友,别忘了他可是GAY!”

“对啊,你也说他是我朋友,那我叫他陪我怎么了?反倒是你,大清早的擅闯别人家,还说一些无厘头的话,现在居然还想把他带走,合适吗?”秦冰也讥讽道。

不是只有情侣之间才会吃醋的,朋友也会的。

当一个和你非常要好的朋友突然冷落了你,而和别的人嘻嘻哈哈的时候,你也会感觉心里不舒服的,而秦冰此时就是这样的心情。

而她吃的醋和舒雅吃的醋显然不是一个类型,舒雅是真的担心郝建和这秦冰在一起久了会擦枪走火,来之前她就担心了,当看清楚秦冰的长相之后,她就更担心了。

这个王八羔子,还真是一点也不谦虚,尽找些个顶个的大美女。

“我和郝建认识七八年了,你才认识他多久?我们之间孰轻孰重,你难道看不出来?”舒雅冷笑。

郝建惊呆了,七八年?这逼装的,他都脸红了。

“认识久有什么用,像你这种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朋友,就算没了也不算什么。”秦冰也跟着反击。

“别吵了,那什么艺术展,一起去看不就行了?”郝建怒吼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