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只剩狗样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被郝建这么一唬,司徒俊彦和唐丽雅都有些怕了。

郝建可以不要脸,可他们却不可以。

这是他们回国后第一次开展的艺术展,如果第一次开艺术展就闹出这种丑闻,这将不利于他们在国内的发展。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而郝建就是那种不要命的。

反正他就光棍一个,也不怕媒体曝光什么的,可司徒俊彦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刚准备回国发展,必须营造一个良好形象。

郝建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使劲的闹腾,因为他知道司徒俊彦他们最后也只能选择息事宁人。

摆明了就是欺负你,咋滴?

司徒俊彦凶狠的瞪着秦冰,道:“秦冰,我对你很失望,我没想到短短几年没见,你竟然堕落到如此程度,居然找一个无赖当男友。”

“我们对你也很失望,早几年你还人模狗样的,现在好了,人模没了,彻底成狗了。”郝建反讥道。

司徒俊彦彻底气结,冷冷的威胁道:“你就继续嚣张吧,等我的艺术展结束之后,我有的是时间修理你!”

听到这话,郝建没有说话,而是又一脚伸了过去,然后司徒俊彦就又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下,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里,惊奇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司徒俊彦。

“你.”唐丽雅愤怒的将郝建盯着,却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作如何反应。这个混蛋,竟然又一次当众打人了。

司徒俊彦的脸也是一阵青一阵白,众人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此时此刻,司徒俊彦杀了郝建的心都有了。

那些记者见状也急忙迎了上来。

这时候郝建连忙去搀扶司徒俊彦,故作惊讶的道:“哎呀呀,你怎么摔倒了,来,我扶你起来!”

“滚开!”司徒俊彦一把推开郝建,气得面红耳赤,打了他之后来装好人?当他白痴吗?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会比较好,那些记者已经过来了,我想你也不想我大嘴巴跟他们说些什么吧?”郝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司徒俊彦。

闻言,司徒俊彦顿时一怔,也随之望向不远处,果然发现一群记者正在赶来。

“司徒先生,请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摔倒在地?”一个女记者对司徒俊彦问道。

“那是.”司徒俊彦刚想回答,但却被郝建抢先打断。

“那是因为地板太滑了,所以他一个没留神就摔了。”郝建笑呵呵的说道。

一听这话,司徒俊彦的双眼简直是要冒火了,没留神?你特么才没留神呢!

“是这样吗?”那个女记者望向司徒俊彦。

“是这样的。”司徒俊彦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此时他心里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明明想否认却又否认不了。

被人打了还要替打人的那个人掩护,这种感觉太闹心了。

“可是我们刚才分明看到你踹他了。”那个女记者狐疑的看着郝建道。

“哦,原来你们都看到了,好吧,其实那是因为他是个人渣,想要调戏我女朋友,所以我气不过就把他给揍了。”郝建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

那个女记者大吃一惊,似乎没有料到郝建会这么说话,就算是真的,你至少也的装装样子反驳一下吧?

这么干脆利落就承认了,让人一点点防备都没有啊。

司徒俊彦和唐丽雅也是表情大变,这小子疯了?

“开玩笑开玩笑,实际上是因为我和他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我一见他就激动,所以控制不住情绪,你说是吧司徒?”郝建拍着司徒俊彦的肩膀说道。

“是.是.”司徒俊彦已经石化了,整个人在风中凌乱着。

“原来如此。”那个女记者也就相信,旋即转移话题道:“司徒先生,听说你这一次回来是打算挑战张德奇先生,请问你的自信从何而来呢?”

司徒俊彦看了郝建一眼,觉得有记者在这,郝建应该不敢乱来之后,他才开口道:“我这些年来一直在国外学习陶艺,更拜了阿尔贝怀特大师为师,细心研究中西陶艺,并且努力将这两种文化融为一体,所以对此这一次回国发展,我有着十足的信心。”

闻言,张德奇等人的脸色就显得很不好看,司徒俊彦这话不就是说他们输定了吗?这根本就是变相的侮辱。

而话刚说完,司徒俊彦的脸就绿了,哀怨的看着身旁的郝建。

“你怎么了?干嘛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郝建佯装不理解的问道。

司徒俊彦指了指自己的脚下,众人都低下头去,发现郝建的脚正好就踩在司徒俊彦的脚掌上。

司徒俊彦真要哭了,他没想到郝建竟然真的敢当着记者的面继续伤害他的身体。

“哦哦,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郝建连忙解释,收回了自己的腿。

众人一头黑线,你的脚都直接叉出去踩人家了,还说不是故意的?

“那现在张德奇老先生就在这里,你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呢?”那个女记者又问道。

司徒俊彦下意识的离郝建远一点,站到那个女记者的身旁,挑衅似的望着张德奇:“我希望张老先生能够不吝赐教,今天在这会场上和我切磋一番。”

张德奇哼了一声:“放心,我一定不吝赐教!”

“那这就是一次大师级的中西较量咯?我们都拭目以待。”那个女记者一听这话,顿时就激动的不行,这可是大新闻啊。

“大师?我还不敢这么自诩。”张德奇谦虚的摆了摆手,他现在可承受不起这个称号。

“对啊,他现在可还承受不起这样的称号。”司徒俊彦讥讽道,言下之意,就是自己是大师了。

“就你也配自称大师?开什么玩笑?”张佳恼怒的呵斥道,司徒俊彦自称是大师?这得多不要脸啊。

司徒俊彦哼了一声,怒道:“我是不是大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而这个时候,唐丽雅也抓住了机会,阴险的笑了笑,跑到了台上去,拿起麦克风对众多宾客说道:

“各位来宾久等了,现在就有请我们当代陶艺杰出大师,同时也是这一次艺术展的主人司徒俊彦登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