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落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司徒俊彦冷冷的看了张德奇和郝建他们一眼,道:“失陪了。”

语毕,他便直接朝着台上走去,对着众人挥手示意。

“秦冰,你个这个前男友不怎么样啊。”郝建望向秦冰说道。

秦冰狠狠的瞪了郝建一样,没说话。

赵雅婷和张佳他们都很吃惊,他们刚才就看司徒俊彦和秦冰的关系不一般,却没想到双方是这样的关系。

“算了,谁都有眼瞎的时候,现在看清他是什么人就可以了。”舒雅也跟着说道。

秦冰也是略微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

秦冰真的觉得很失望,或者说是患得患失,她其实一直在等司徒俊彦,但却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现在死心了?”郝建笑问。

“死心了!”秦冰重重的点了点头。

说起来,她还应该感谢司徒俊彦让她看清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一来,秦冰就不会再对他有任何的遐想了。

“那就好,看来那个司徒俊彦的无耻还是起了一定的效果嘛。”郝建哈哈笑道,只要秦冰不再迷恋那个混蛋,那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此时,台上的司徒俊彦却是剑拔弩张,指着张德奇说道:

“这一次我回国,主要是为了融合中西方陶艺技巧,所以想要和国内的一些优秀的陶艺名匠切磋切磋,而就在刚才,张德奇已经答应和我切磋了,一会儿我们将会为大家带来一场大师级的陶艺表演。”

此言一出,众人全部都惊呼了起来,显然都很兴奋。

“张德奇,我们开始吧?”司徒俊彦面向张德奇,直呼张德奇的名讳,显得很不客气。

张德奇脸色阴沉的走上台去,在台上已经准备好了炼制陶瓷的各种工具,显然司徒俊彦一早就已经打算要与张德奇一较高下了。

张德奇走上台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司徒俊彦道:“怎么比?”

司徒俊彦指了指一旁的一个轮盘,怪笑道:“摇号,摇到什么就练什么,如何?”

“我没问题。”张德奇回过身去。

而就在此时,司徒俊彦对唐丽雅使了个眼色,唐丽雅的嘴角顿时闪过一道阴险的弧度,走到那个轮盘的面前,开始摇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纸团便从里头掉了出来,唐丽雅拿起那个纸团然后面向众人道:“钟!”

闻言,张德奇和张佳都皱了皱眉头。

而看到张佳这样,赵雅婷顿时不解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爸最不擅长的就是炼钟,他所以一辈子练钟不超过二十次,司徒俊彦那么凑巧就抽出了钟?你觉得会是巧合?”

张佳咬牙切齿道,在他看来,司徒俊彦一定是事先在那个轮盘里做了手脚,想要在自己父亲最不擅长的领域上战胜他。

“这个司徒俊彦这么卑鄙?”赵雅婷也是惊呆了。

而听到众人这么说,秦冰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很没面子。因为自己竟然看上这么一个人。

“光是这种行为,他就不配被称为大师。”郝建摇头浅笑。

而台上,唐丽雅继续摇号,选择要炼制的材料。

“黑陶。”唐丽雅拿起手中的纸团面向众人,证明自己没有造假。

“妈的,无耻!”张佳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们连续找了两个我爸不擅长的技艺,这要不是搞鬼,我脑袋都砍下来给他!”

“黑陶是传统陶艺,你爸不可能不会啊。”郝建不解的道,但凡是个陶艺家,都必须懂得炼制黑陶的啊。

“老师你是不知道,早些年我爸得了手疾,打那之后手就总是会发抖。而黑陶以素面磨光最多,风格多为弦纹、划纹、镂孔三种,他的手现在根本就做不了黑陶,司徒俊彦一直都知道。”

张佳苦闷的道,因为他已经看得出来张德奇要输了。

张佳此言一出,众人都面露凝重。他们都没想到司徒俊彦竟然这么卑鄙,刚才费尽心思的对张德奇寻衅,原来早已布下这样的阴谋。

“不如让你爸回来吧?”赵雅婷提议道。

“他已经答应了和司徒俊彦切磋,这时候要是反悔,别人会觉得他在找借口,认为他是怕了司徒俊彦,这对他的名声会造成一定的影响。”郝建却摇了摇头。

张佳也随之叹了口气,知道郝建说的是实话,现在他爸爸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

“那难不成就只能看他们耍阴招吗?”赵雅婷忿忿不平的道。

“先看看吧。”郝建扬了扬头,望向台上,没有再说话了。

因为他知道现在谁也帮不了张德奇,现在张德奇只能靠自己了。

张德奇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虽然暗恼司徒俊彦的无耻,却又一定办法没有。

“有问题吗?”唐丽雅装模作样的问张德奇。

“没问题。”张德奇咬着牙回答。

“好,那就开始吧!”司徒俊彦也不给张德奇任何反悔的机会,当机立断的道。

而后,双方就走到各自的位置去,开始炼制陶器。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司徒俊彦和张德奇的陶器都相继成形了,但还不用评价,观众光是看,都觉得司徒俊彦做的陶器要好一些。

“现在有请国内知名的一流陶艺鉴定师孙宏孙老先生为我们品鉴。”唐丽雅脸上的笑容显得无比开心,因为她知道司徒俊彦赢定了。

孙宏老先生是陶艺这方面的专家,钻研陶艺近三十年了,所以由他来做评委,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他看了看司徒俊彦的陶艺,又看了看张德奇的陶艺,紧接着抬头看着张德奇,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转身回去。

众人看到这里,都已经预料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一次的胜者是司徒俊彦!”孙宏面对众人说道。

张德奇面沉似水,低下了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已经尽力了,但连续两个致命弱点,却是让他难以招架。

司徒俊彦哈哈大笑,戟指张德奇:“张德奇,以后你就别再自称是花市第一陶艺家了,因为你不配!”

从今天起,花市第一陶艺家的名头,就要正式易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