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真正的大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如果我输了,我就跪下磕三个响头叫你爹,并且赔偿你那个陶器的数十万损失。”郝建自信的道。

他这么一开口,众人都有些懵了,这小子难道疯了不成?找虐也不是这样的吧?

而台下,舒雅也是惊呆了,这家伙竟然把赌注压得这么大?他到底行不行的?

“哇塞,老师好帅呀!”赵雅婷一脸激动的道。

“同学,你们老师在陶艺上很厉害吗?”舒雅对赵雅婷问道。

赵雅婷先是看了舒雅一眼,发现舒雅竟然也很漂亮之后,态度就有些冷漠了:“你是谁?”

“我是你们老师的,呃,朋友。”舒雅讪笑道,本来她想说未婚妻的,但是考虑秦冰在身边,所以立马就改口了。

闻言,赵雅婷就放心了,道:“之前老师送给我一个他自己做的陶艺茶壶,张佳说那价值百万以上,还说老师是大师级的陶艺家,张佳是这么说的。”

张佳也跟着点了点头:“从老师做的那个茶壶的外形以及做工及其艺术价值来说,真的值百万以上,是大师的手笔。”

“你不是说你是老师的朋友吗?老师没告诉你吗?”赵雅婷奇怪的问道。

舒雅不说话了,一肚子的火气。

妈的,连郝建的学生都知道他是个陶艺家,可自己却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听到郝建这么自信满满的话语,司徒俊彦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家伙这么自信,是故意在唬我,还是真的有些能耐?

“怎么?不敢啊?不敢那就算了“

郝建讥笑道,故意激将,这个时候司徒俊彦如果拒绝,那么台下的那些宾客和买家都会看不起他,他的展品就卖不出去了。

“谁不敢了,既然你想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我了,我接受你的挑战!”司徒俊彦冷哼道,一会儿他要郝建颜面扫地!

“别着急,我还没说你的条件。如果你输了,你就跪下叫我三声爹,然后滚出华夏陶艺界!”郝建冷笑道。

“我会输?开什么玩笑?”司徒俊彦有些愤怒了,自己怎么可能会输?

“别激动,我是说如果。”郝建浅笑道,笑容显得有些斯文。

而台下的舒雅看到这笑容,立马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因为这笑容是这家伙准备坑人前的预兆。

每当他准备坑人的时候,嘴角都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司徒俊彦果然上当,怒哼道:“如果我输了,就按照你说的条件做!”

“大家伙可都听好了哈,也给我做个证,别到时候有人耍赖!”郝建对群众说道。

众人都是哭笑不得,都不知道郝建这自信到底是从何而来。

“孙老先生,到时候还麻烦您帮忙品鉴品鉴了。”郝建转而望向孙宏,态度却变得谦和有礼。

“可以。”孙宏点了点头,他也很好奇这个后生是否能够赢得了司徒俊彦。

“那我们就开始吧!”司徒俊彦催促道,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郝建出糗了。

“怎么,那么着急认爹啊?”郝建冷笑着问道。

“口舌之争有什么意思,有本事手底下见真章!”司徒俊彦被郝建的话塞得很恼火。

“你连说都说不过我,别的就更不用说了吧?”郝建嗤笑一声,然后完全不给司徒俊彦回话的机会,转身走向自己那边。

而司徒俊彦表情狰狞的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这才悻悻的走回自己那边,同时怒吼道:“做什么?”

“随便!”

“风格?”

“随便!”

“材料?”

“随便!”

“你怎么什么都随便,你到底懂不懂陶艺?”司徒俊彦有些生气的问道,郝建什么都说随便,这根本就是托词。

郝建眼神冷漠的扫了司徒俊彦一眼:“我这是不想欺负你,让你来选,傻币!”

“好好好,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那就选青花瓷吧!”

司徒俊彦目眦欲裂的道,青花瓷是他的强项,郝建让他选,那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司徒俊彦的青花瓷很厉害?”舒雅对张佳问道。

“我犹不及。”张德奇却抢先回答,微微叹了口气,司徒俊彦在青花瓷的造诣上的确要比他还高,这一点就连张德奇都不得不承认。

“那郝建不是危险了?”舒雅大惊。

“没事,老师一定会赢的!”赵雅婷却自信满满的道。

舒雅一怔:“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反正我就是知道。”赵雅婷哼了一声,脸上却满是笑容。

见状,不知道为什么,舒雅突然感觉有些不爽了。

“那就青花瓷吧!”郝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对于中西陶艺他都有研究,并且也都精通,做什么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你就等着跪下给我磕头吧!”司徒俊彦阴沉一笑,也开始动手。

制作开始,郝建将六个步骤一一完成,练泥、拉坯、捏雕、彩绘、印坯、施釉。

而在郝建的制作过程中,一直观察的孙宏却发现很奇特的一点,那就是郝建竟然是先雕刻字才送入窑炉的,而且还是内部刻字。

孙宏大吃一惊,这分明是大师手笔,他怎么也想不到偶然一次被邀请残疾的展览会竟然会遇到一位大师级的陶艺家。

而且这个家伙还这么年轻,这样的年纪就有这种水平,这简直是天才!

这一次耗时较长,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两人才终于完成自己的作品。

司徒俊彦对自己的青花瓷非常满意,所以瞟向郝建那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嘲讽。

“现在,由我们的孙宏老先生点评。”

唐丽雅才刚开口,可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孙宏冲上了台来,一把抓住郝建的手。

他抓住郝建的手之后就不撒手,满是激动的道:“大师!大师啊!”

“孙宏老先生,你在说什么呢?”唐丽雅表情有些僵硬的问道。

孙宏指着郝建道:“诸位,这位才是真正的大师级陶艺家!当之无愧的!”

众人惊愕失色,都直接懵了。

孙宏这话是什么意思,郝建才是真正的大师,那司徒俊彦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