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耍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见状,司徒俊彦惊讶的嘴巴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就连他都没想到孙宏竟然会这样说。

“孙老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需要一个解释。”唐丽雅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孙宏先不说话,而是指着郝建做的凤穿花纹罐问道:“可以吗?”

郝建笑了笑,道:“可以。”

于是,孙宏便举起了那个凤穿花纹罐,面向众人,道:“诸位请看,这青花瓷青花胎体厚实,胎质细腻,洁白坚硬。釉面肥厚滋润,光泽柔和不刺眼,釉质肥润光亮,发色清淡,色泽幽雅。由此可见,乃为上上极品!”

众人怔怔,这家伙原来是故意藏锋!

司徒俊彦也懵了,郝建真的懂陶艺?

“你们再看这字体,遒劲有力,字体清晰,结构公正,浑厚而古朴,先不说这瓷器如何,单单是这书法,就足以堪称一绝!”

孙宏推了推鼻梁上的大眼睛,对郝建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郝建笑了笑,没有说话。

孙宏继续点评:“而且你们刚才都没有留意到,他是先刻字再烘炼,正常人都是先将瓷器烘炼成形再来刻字,原因很简单。因为先刻字的话,在烘炼的过程中瓷器会发生变化,字体也可能会随之变动,如此一来字体就有可能会模糊不清,歪歪扭扭。”

“可是他却用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方法炼出这青花瓷,更令人惊叹的是,他的字体非但没有任何变化,反而愈发的纯青,如此手笔还不能被称为大师吗?”

孙宏笑眯眯的望向众人,道:“诸位都是陶艺爱好者,就应该知道诸料悉精,青花最贵,而郝建做的这青花,又是诸青之中最贵啊!”

听到孙宏的点评,司徒俊彦和唐丽雅已经面如土色。

而张德奇等人却是一脸激动。

场面寂静无比,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不少人都认得孙宏,可却都从未见到过他如此激动。

而如今不用说,他们也知道这是因为郝建造出了奇珍的原因。

“孙老先生,你还没看司徒俊彦的瓷器呢。”唐丽雅却还是不死心的道。

孙宏淡漠的瞥了司徒俊彦一眼,有些不耐的道:“不必看了,他已经输了,他的水平极高,但若想超过这位大师,只怕是毕生无望咯。”

眼下,孙宏见到了如此真品之后,却是连看司徒俊彦作品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了。

“司徒俊彦,你不是说你是大师吗?可听孙老先生说,你似乎并不是啊?”台下,张佳立刻跟着起哄了。

而听到张佳这么说,那些宾客们也都一个个面露懊恼,他们刚才竟然差点被司徒俊彦给骗了,什么大师,原来只不过是在吹牛。

一些准备高价购买司徒俊彦的展品的买家,也都临时的改变了主意,转而将目标打在郝建的身上,他们都不差钱,但就求个珍品而已!

但孙宏却已经下手为强了:“大师,我想用三百万买你这个青花瓷,你意下如何?”

司徒俊彦黑如铁锅,孙宏竟然花如此高价买郝建的东西,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这不是明摆着侮辱他吗?

“先等一会儿吧,现在我有点事情要处理。”郝建示意孙宏等等,然后便走到司徒俊彦的面前,淡漠道:

“愿赌服输,现在,是时候履行你的承诺了。”

“输?我什么时候输了?”司徒俊彦却像是故意耍赖似的。

“连孙老先生都说你输了,你还没输?”郝建也在冷笑,他看得出来司徒俊彦是打算耍赖。

“他说我输了我就输了?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和你们一伙儿的?”司徒俊彦切了一声。

“你说什么?”孙宏一听这话也火了,他事先根本就不认识郝建,怎么可能和郝建他们是一伙儿的。

“我说你有可能被他们收买了。”司徒俊彦故意大声道: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被你推崇成大师,假不假了点?他如果真的是大师,那为什么一点名气都没有?依我看这根本就是你们故意布下来局,而布局的应该就是张德奇吧?张德奇知道我今天要挑战他,所以提前把你给收买了,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让我难堪。”

众人听到司徒俊彦这么说,也都觉得有些道理啊。

如果郝建真的那么厉害的话,为什么在国内一点知名度都没有呢?在今天之前,他们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么个人,

“你别血口喷人!是你自己输了就想赖账吧?”台下的张佳也不禁暴跳如雷,被司徒俊彦的无耻给激怒了。

“输了就想赖账是吗?”郝建哼笑了起来,此时就连他也不得不佩服司徒俊彦的脸皮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能胡说八道。

“赖账?我说的就是实话,反正我不相信这老东西的话!”司徒俊彦哼了一声,只要他不承认孙宏说的是真的,郝建能奈他何?

“既然不相信他,那你相信谁?找个你认为可靠的人来品鉴。”郝建说道。

“让我师傅来!我相信我师傅绝对不会徇私舞弊的!”司徒俊彦说道。

阿贝尔怀特不认识郝建,也就不可能帮他。而且自己是阿贝尔怀特的徒弟,他没理由不帮自己帮郝建的。

“据我所知,阿贝尔怀特应该在法国吧?你让我们所有人去法国找他吗?”郝建嗤笑道,他自然知道司徒俊彦在打什么主意。

“不用,我现在就可以连线他。”司徒俊彦得意的笑道,然后对唐丽雅吩咐几句,唐丽雅便去准备了。

不一会儿,司徒俊彦就和阿贝尔怀特进行的视频通话,并且司徒俊彦还将视频内容直接投影在幕布上,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确是在和阿贝尔怀特通话。

“司徒,怎么了?”

阿贝尔怀特是个高个儿的光头白人鬼佬,操着一口不算流利,但勉强能够听得懂的英文对司徒俊彦说话。

“师傅,今天我和别人切磋了一下,但我不相信那个评委的眼力,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品鉴一下,到底是我的陶瓷好还是他的陶瓷好。”司徒俊彦恭恭敬敬的对阿贝尔怀特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