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给我一些时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种东西,我随随便便都能做出第二个来,对我来说不值钱。”郝建说道。

众人哭笑不得,对你来说不值钱,可对我们来说值钱啊。

“可是。”秦冰还有些犹豫。

“秦老师,你就收下吧,老师都送给我一个小茶壶了,那也得几百万的,我还不是也收了?”赵雅婷在一旁怂恿道。

“这。好吧。”

秦冰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嘴角泛着一丝笑容,显然她也为能够得到这么昂贵,并且意义非凡的艺术品而感到高兴。

“郝建,谢谢你,不是因为这个瓷器,而是因为你让我不再眼瞎了。”秦冰很认真的注视着郝建。

“讨厌啦,就算你这么说,人家也不会高兴的啦。”郝建摆了摆手,情难自禁。

众人一头黑线。

而此时,秦冰却发现那瓷器之中竟然写着一连串字,写的是:“和你在一起,我会死,但是离开你,我也一样会死。”

“这话的是什么意思?”秦冰不禁问道。

“这是一个人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刚才在制青花瓷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做出来了。”

郝建苦笑道,不知为何,神色竟然显得有些落寞。

因为那个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他,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老师,那个人到底是谁啊?”赵雅婷不禁问道。

“一个很好的朋友!”郝建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回答道。

听郝建这么说,赵雅婷等几个女人都对那位很好的朋友很感兴趣。

赵雅婷本来想问问是男还是女的,但又觉得这样问的话意图太明显了,所以没敢继续问下去。

“老师,这一次真的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爸估计就只能把打碎的牙往肚子里吞了。”

张佳站在郝建的面前,对郝建深深鞠了个躬。

“郝老师,这一次真的多亏了你,是你让我没张家这么多年的招牌给砸了。”

张德奇也是对郝建充满敬意,一开始他听张佳说起郝建的时候,还不是很相信。

心想一个年轻人,就算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儿去?之前之所以称呼郝建为大师,也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

但直到看到郝建轻松的解决掉司徒俊彦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

郝建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一见郝建这样,张德奇父子俩就没再继续恭维,他们知道郝建不喜欢这样。

“走吧,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郝建主动开口道。

秦冰看了一眼在可怜巴巴看着他的司徒俊彦,义无反顾的走出了艺术展。

而此时那些买家看到郝建要走,都纷纷将郝建给堵住,非要他留下个联系方式才肯定让他走,弄得郝建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交出自己的手机号码。

为了避嫌,郝建没有和秦冰一起回家,这已经在秦冰家过了一夜,要是再过一夜,估计舒雅就要抓狂了。

“你送那个大波妹一个百来万的茶壶了?”一回家,舒雅就揪着郝建的耳朵问道。

“大波妹?你说赵雅婷,是啊,那是她生日我才送的,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郝建连忙解释道。

“那秦冰呢?她也生日了吗?”舒雅冷笑道。

听到郝建送别的女人那么贵重的东西,她就觉得格外的不爽,郝建都还没送过她东西呢。

“这不是为了庆祝她摆脱前任的阴影嘛。”郝建哭笑不得。

“那我不管,既然你都已经送了她们,那就不能厚此薄彼。所以。”舒雅望着郝建,眼神中没有一丝怜悯:“同样的茶壶和瓷器,一样做十个给我!”

“我艹!你是想让废掉我的手啊?”郝建哭丧着脸问道。

“怎么会呢?”舒雅双手抱住郝建的脖子,极其妩媚的说道。

郝建顿时心猿意马,这娘们儿这是什么意思?

“连朋友你都能送那么贵重的东西,那我是你的未婚妻,自然不能和他们一样不是吗?不说样式了,至少在数量上不是一样的对吧?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舒雅笑得如同一只狡黠的狐狸。

“对,你说的很有道理。”郝建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对了郝建,我一直想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不但精通画艺,就连陶艺也那么精湛?感觉好像没有什么是你不会的一样,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去做司机?到底有什么目的?”舒雅眼神凌厉的看着郝建。

“唉,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好吧,那我就只能如实相告了,其实我去集团上班真的是有目的的。”郝建叹了口气。

闻言,舒雅顿时心头咯噔一下,不会吧,这家伙真的有目的?

舒雅隐约间有些不安了,如果这个好家伙真的动机不纯的话,自己该怎么办?早知道就不问了。

“其实在我进集团之前,我就以前见过你了。打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被你那惊为天人的美貌给惊呆了,从而下定决心一定要追求你,所以我就去应聘试图接近你,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得到了你。”

郝建深情款款的看着舒雅。

“你这死相!”舒雅的脸上瞬间抹过一道娇羞,她自然不会相信郝建说的鬼话,但郝建的赞扬,却是让她心花怒放。

郝建哈哈大笑,道:“我说的是真的,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么漂亮吗?我第一看到你的时候,都被你电的腿软了。”

“谁电你了,你少给我打马虎眼,问你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舒雅虽然高兴,但却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依旧咄咄逼人的看着郝建。

这一次,她才不会让郝建就这么搪塞过去。

“这个,等恰当的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的,但现在真的不太适合。”郝建苦笑道。

和舒雅相处了这些日子以来,他也已经渐渐习惯了有她的生活,郝建不想失去她,所以并不打算把自己曾经的那些丑恶的过往告诉她。

因为谁也不知道舒雅在听到他的那些故事之后,会不会鄙弃他这个杀人狂。

以前他觉得自己杀了很多人,很风光。

而如今,他只觉得肮脏!

看出了郝建脸上的犹豫与不安,舒雅便也有些失神了,愣愣的点了点头:“那好吧,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

“谢谢你,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全部告诉你的。”郝建微笑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