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叛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愿意!”

三个女人同时摇头,他们才不想嫁给一头猪。

“为什么?”李塔玛德怔住了,道:“难道你们没有看到我刚才施展的神威吗?”

“看到了,但你太丑了。”车小小很直接的说道,这话就如同一把剑,直接刺穿了李塔玛德的心脏。

“怎么说话,陛下可是真命天子,看上你们是你们的荣幸,一个个别不识好歹。”郝建呵斥道。

“郝建你个王八蛋,你到底站哪边儿的?”车小小气得直跳脚,这个混蛋已经丧失理智了吗?

“我?我当然是站在陛下这边!”郝建毅然决然的站在李塔玛德旁边,为了那五厘米,他只能卖友求荣了。

“王八蛋!”

三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咒骂。

正当这时,两个大汉架着鼻青脸肿的陈火箭走了上来:“陛下,这人偷偷摸进你的房间,试图打开你的保险柜偷钱。”

李塔玛德表情顿时剧变:“好啊,原来你们是觊觎我的钱财,想要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趁机偷钱!你们根本就不是有心要加入我的皇帝宫!”

“诸位,有人想要践踏我大秦威严,阻挠我大秦霸业,你们说该怎么办?”李塔玛德望向众人。

“杀了!杀了!”

台下的信徒都已经丧失理智了,疯狂的大喊了起来。

“把他们给我绑起来!”李塔玛德也随之怒吼道。

于是乎郭淑娴就都被绑了起来。

“陛下,我是真心臣服你的,我已经弃暗投明了,给我一个机会吧。”郝建说道。

“真的?”李塔玛德上下打量着郝建。

“当然是真的,我已经被你的神威所折服,打算潜心加入皇帝宫。”郝建连忙点头。

“好,你就不用被绑起来了。”李塔玛德点了点头。

“叛徒!”车小小怒骂道。

“打死这些捣乱者!”台下的那些信徒清晰很激动,拿起地上的石子就朝着车小小等人丢了过去。

“王八蛋你敢丢我?我记住你的脸了,看我等一会儿不宰了你!”车小小怒吼道。

“寡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李塔玛德疾声怒喝,霎时间这工厂内便是电闪雷鸣,就跟拍科幻电影似的。

“陛下发怒了!”那些信徒全部都跪倒下来,大呼吾皇万岁,显然都被这情景给吓呆了。

“一群傻帽,我只不过是打了点光加了点声音特效而已,就把你们糊弄成这样,真是比猪还笨!”李塔玛德心里冷笑。

“咔。”

突然间,声音戛然而止。

“哎?”李塔玛德懵了,声音怎么没了,音效师在搞球啊?

那些信徒也都一副不解的样子。

“喂。喂喂。听不听得到?”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郝建!”车小小顿时惊呼了起来,这分明是郝建的声音。

然后李塔玛德的脸就绿了,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些信徒四面环顾,也开始怀疑了。

“你说你们这些傻帽,还真以为他会呼风唤雨啊?这就是他娘的音效加光效,瞧把你糊弄的。”郝建在后台对着麦克风冷笑。

“你们不是想看大变活人吗?我变给你们看。”

然后郝建按了一下按钮,灯光变化一下,投影出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女,就站在车小小的跟前。

那些信徒顿时都怔住了,这不是之前李塔玛德变出来的美女吗?这也是假的?

而后,他们就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脸上渐渐的浮现羞恼之色,狠狠的将李塔玛德盯着:“骗子!”

“骗子!把钱还我!”

“骗子,你敢骗老娘上床?老娘和你拼了!”

意识到上当了的信徒全部朝着台上冲了上去。

“你们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李塔玛德吓得一张肥脸完全煞白。

可他还没说完,就被人一脚给踹倒了,紧接着就是被群殴。

郭淑娴长舒了一口气:“吓死我了,还以为那家伙真的叛变了呢。”

“他敢?老娘活剐了他!”车小小哼声道。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郝建手里抄着一个板凳冲向李塔玛德,嘴上还骂骂咧咧的:“奶奶个熊,敢欺骗老子感情?要不是老子尿急找厕所不小心闯进了后台,这还不给你坑了?给你死!”

“好吧,他就是个混蛋。”车小小哭笑不得。

等警车到了的时候,李塔玛德已经被打得半死了,要不是警察及时阻拦,估计李塔玛德也就被人给打死了。

而郭淑娴也被带回警局里头协助调查,到了后半夜才从那警局里头出来。

陈火箭也和他们一起,警方告诉他,他很快就能拿回被骗走的钱了,但陈火箭却没有因此而有多高兴。

“干嘛这副表情,钱不都回来了吗?”赵雅婷不解的问道。

“钱是回来了,可问题是他女儿的医疗时间已经耽误了,就算拿到钱又有什么意义呢?”车小小知道陈火箭心里的痛楚,便也叹息的说道。

车小小不说还好,一说陈火箭就委屈,直接就哭了起来。

“大老爷们儿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哭,你说你有什么卵用?”郝建没好气的呵斥道。

“郝建,你不是医生吗?不如你给陈火箭看看吧?”车小小提议道。

“对啊,郝老师,你医术那么高明,这点病痛应该难不倒你吧?”赵雅婷也对郝建投去期盼的目光。

此言一出,陈火箭便是眼巴巴的看着郝建,眼神中带着一丝哀求。

“把你女儿的住的医院地址给我,明天我会过去的。”郝建冷漠道。

“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陈火箭激动的对郝建连连鞠躬。

“你别谢我,我可不是帮你,而是帮那个可怜的孩子。”郝建拿了地址之后,连理都没理陈火箭一下就走了。

留下陈火箭一个人在那尴尬不已。

“你别怪他,他这个人就这样外冷内热。”赵雅婷解释道。

“郝建外冷内热?”车小小低着头静静的思索着这个问题,那家伙冷吗?那是无耻吧?

“怎么会呢,他能同意替我女儿治病我就已经很感激他了,怎么会怪他呢。”

陈火箭苦笑着摇头,他能体会郝建为什么这么生气,生气代表在乎,代表关心,如果不关心的话,谁会愿意多管闲事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