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你知错的太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中医院教官宿舍内!

“娘的,到底是谁在暗处丢石头,看把老子脑袋给砸的!”寸头教官怒气冲冲的道,一想起今天下午的时间,他心里就一百个不痛快。

向来都只有他欺负人,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老子一定要把那家伙给揪出来!”黑瘦教官也咬牙切齿的道。

他的下场比寸头教官要惨一点,头给打破了,牙给打掉了,就连下身的小弟弟也受了重创。

“可我们又不知道那家伙是谁,怎么把他揪出来?”

“我们不知道,那些学生会不知道吗?那家伙明摆着就是在救那些学生,只要我们去逼问那些学生,我不信他们不说!”黑瘦教官冷哼道。

“明早你叫上兄弟,我们一起去宿舍把那群小子给堵了,要是他们不说,我们就打到他们说为止。”

隔天一早,罗同他们还没起床,宿舍门就被一脚踹开了,几个黑衣人同时冲了进来,手里拿着木棍。

“你们干什么?”罗同被猛然惊醒,惊恐的看着这些黑衣人。

“把门关上!”寸头教官对自己的兄弟说了一声,然后便摘掉自己的面罩。

“是你?”罗同惊愕失色。

“少废话,那天用石头偷袭我们的人到底是谁?说!”黑瘦教官呵斥道,手里挥舞着木棍威胁道。

宿舍里的其他人都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听到寸头教官等人追问郝建的身份,他们都一致的选择了沉默。

“不说是吧?”寸头教官怒目圆睁,直接一棍子就落在罗同的头上,瞬间就把罗同给爆了头。

“你们怎么可以动手打人?我们要到院长那里去告你们!”张佳气愤的道。

“你有命走出这个宿舍,随便你去告!”黑瘦教官瞪着眼说道,此时已经丧失理智了。

他现在就想把那个敢把他打成这样的那家伙给找出来,之所以敢这么有恃无恐,是因为他知道就算惹了事,他的上司也会替他摆平的。

罗同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沉下脸来,异口同声的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郝建为了他们付出了那么多,他们怎么忍心出卖他?

“好好好,都很有骨气,那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骨头硬,还是我手里头的棍棒硬!”寸头教官怒目圆睁的道。

……

“罗同他们几个怎么没来上课?”班级里,郝建发现一下子少了罗同几个人,他明明已经说过,在他的课上是不准旷课的。

而且这一次缺勤一缺就是一个宿舍的人。

“不知道啊,他们也没说不来啊。”车小小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郝建觉得不大对劲了,如果说一个人不来还情有可原,一群人不来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吧。

“今天早上从他们宿舍经过的时候,听到他们宿舍传来吵架声,他们应该还在宿舍里。”一个男同学说道。

“吵架声?”郝建眉头深锁,放下了课本:“你们在教室里等我,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而见到郝建这样,那些学生也时候是察觉到了什么,一个个面面相觑。

“雅婷,你说会不会是昨天那两个教官报复罗同他们,故意把他们堵在宿舍里头啊?”有人对赵雅婷问道。

赵雅婷先是怔了一下,然后猛地点头:“很有可能!”

“我也要去看看。”这样一来赵雅婷就再也坐不住了,直接起身跟着郝建走了出去。

赵雅婷这么一动,那些同学自然不可能继续在这呆着,也都纷纷站起身来跟了出去。

郝建一路小跑到罗同他们的宿舍,才刚刚到门口,他就听到里头传来寸头教官的怒骂声:“行啊,一个两个的嘴巴都很硬,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不肯说那家伙是谁。”

听到这话,郝建眼神顿时一寒,一脚将宿舍门踹开。

“谁?”寸头教官等人吓了一跳,同时望向宿舍门口。

“老师。快跑。”

此时的罗同等人都已经没了人样,被打得浑身是血,尤其是罗同,头顶上的鲜血哗哗直流,染红了整张脸,他现在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看到郝建到来,罗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惨笑,然后便是昏死了过去。

见状,郝建的双眸怒火更甚。

“你是个什么玩意?来这里干什么?”黑瘦教官对郝建怒吼道。

“是你们把他们打成这样的?”郝建眼神凌厉的问道。

“小子,我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老师吧?奉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比较好。”寸头教官呵呵冷笑,手里掂量着木棍,眼中的威胁意味很明显。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昨天是谁用石头丢你?”郝建笑问。

“原来是你!”寸头教官和黑瘦教官当即对着郝建横眉怒目。

“本来昨天只是想给你们一些教训的,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们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郝建怒吼一声,冲向寸头教官二人。

“揍他!”寸头教官和黑瘦教官也同时怒吼道。

“砰砰砰砰。”

宿舍一阵混乱,而后那几个军人就被郝建打翻在地上,哀嚎不止。

张佳等人见状,嘴角都露出了一丝疯狂的笑容。终于这些恶人还是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郝建抄起寸头教官二人刚才拿着的木棍,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你别乱来,我是军人。袭击军人可是重罪,要坐牢的。”寸头教官真的怕了,郝建根本就是个恶魔,他真的敢废掉他们的!

“军人?”郝建呵呵一笑,摇了摇头,而后目光森冷的道:“你们配吗?”

话音落下,棍棒落下,只听寸头教官一声惨叫,整只手掌鲜血淋淋,不住的哆嗦。

那根木棍都被打断了,如果没有任何意外,寸头教官应该是粉碎性骨折了。

“不要,我知道错了。”黑瘦教官可怜巴巴的看着郝建,一个劲的摇头。

在看到郝建嘴角流露出的残忍微笑之后,他就知道求饶没有任何意义,转身朝着门口爬去,一边大喊救命。

但郝建哪里会给他机会,直接一脚踩住黑瘦教官的后脚跟,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知错的太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